2013年10月28日星期一

作家慕容雪村发问:下一个抓谁?


【 RFI 】   时间: 10/27/2013
作者: 郑汉良
大陆著名作家慕容雪村近日在纽约时报撰文称,他最近与朋友吃饭聚餐,大家都在猜谁是下一个被抓的言论活跃人士。有条件被抓的,包括了一些在网上谈民主自由的,一些批评政府的,也包括为弱势社群维权的人。慕容雪村说,有人甚至将自己也列为即将被抓的人,但人人都同意,下一个最可能被抓的,不是笑蜀就是郭玉闪,“跟着就是我了”。


大陆当局自从8月开始以打击网络谣言为名,抓捕了数以百计敢言的博客和微博作者,但慕容雪村以及他们朋友们认为,真实的数字可能是成千上万。被捕者包括了拥有1200万粉丝的薛蛮子,虽然他因涉嫌嫖妓而被捕,但新华社说这是对所有大V敲响了警钟,意义已不言而喻。

慕容雪村说,最为人发指的,就是一名16岁的甘肃中学生因为发了两条短短的信息怀疑警方处理一宗命案的手法而被捕。

在此同时,慕容雪村说,官方媒体则发表了一列系的文章警告发言者要慎言,8月24日新华网一篇评论指,毒害网络环境的言论人士,应该“如过街老鼠般的人人都要喊打”。

本名郝群的慕容雪村说,政府为什么害怕,道理很简单,例如中国最大的新浪微博,已经成为公民参与大众事务最重要的空间,同时也当然揭露了政府不少谎言,微博作者够胆去怀疑一党专政的合法性,他们敢于揭露贪污,他们让犯罪者感到耻辱。

他说,作为大V,他不只是发表意见,“我们还充当信息中心的角色,当我们在网上讨论问题,其他人会注意到。”他说:“2010年我转发一条有关江西省有3个人拒绝强迫搬迁而自焚抗议的消息,之后信息被转发上万次,成为当年最热议的新闻。”

他说,当局试图拼命遏制他们,但信息在微博上快速传递以及转发,快到连最新的科技也难以驾驭,因此“政府只剩下抓人一途了”。

慕容雪村承认,政府的行动确实制造了一个肃杀的气氛,整个微博社区的政治评论都冷了下来,历史学家章立凡形容这是“网络反右运动”。50年代毛泽东的反右运动,目的是消除异己的声音,造成接近55万人被捕或被流放,50多年后的今天,“反右”一词仍然挑起人民的恐惧,而这正就是政府的目的:制造恐惧。

但慕容雪村认为,时代已经不同了。1957年中国的知识分子只是单打独斗,没有依靠,也没有大众的支持,2013年今天,互联网就像一个很大的广场,人民可以相互聆听和支持,无权无势的人可以团结起来,当一个勇敢的人踏步向前,其他人都会跟随。

他说有人曾经问他害怕吗,“几年前刚开始用微博时,确实感到害怕,现在我不怕了,我认为我的转变可以代表其他用户的看法,即我们在网上找到了我们的自由,足可让我们鼓起勇气”。

他说,虽然他们这些微博大V经常对未来坐牢的可能开玩笑,但这其实不是玩笑,“我们能做的,只有无奈面对后果”。他说,他已经准备好坐牢的打算,万一不幸被捕,他会将他所有的著作存档起来,交给海外的朋友保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