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6日星期日

贺卫方:宪政让国家政权更有力量


  
      今年6月,内地知名法学学者贺卫方在一次访谈中表示,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上任后强调“必须履行宪法”,履行宪法就是宪政;“要把权力关在制度的笼子里面”,也是宪政话题。近日,贺卫方再次指出,宪政对政府权力的限制和对公民权利的维护,看上去像是削弱了党的权力,但实际上将帮助其更好地统治这个国家。这是否在暗示习近平,只有宪政才能帮助政府更好的统治国家。
 

    
     贺卫方昨日到港演讲,题为“中国宪政之路”,期间接受了《南华早报》记者专访。他在访问中指出,宪政对政府权力的限制和对公民权利的维护,看上去像是削弱了党的权力,但实际上将帮助其更好地统治这个国家。官员们也未能理解,社会稳定、市场经济和对腐败的遏制都与法治直接相关。
   
     在此专访中,贺卫方也对宪政在中国的巨大作用、中央高层对宪政的理解、中国式宪政如何落实、占领中环等做出回应。
   
     宪政将帮助政府更好地统治国家
   
     在被问及如何理解宪政在中国的作用时,他说,遵守宪法将帮助政府更好地管理这个国家,但很多高层领导并没有看到这一点。
   
     他遗憾地指出,官员们对宪政的理解与学者对宪政的理解存在巨大差异。官员们似乎还并不理解什么才是真正的宪政。还想通过牺牲民众利益来维持社会稳定。宪政对政府权力的限制和对公民权利的维护,看上去像是削弱了党的权力,但实际上将帮助其更好地统治这个国家。官员们也未能理解,社会稳定、市场经济和对腐败的遏制都与法治直接相关。没有媒体自由、司法独立,就不能解决这些问题。
   
     在回答宪政与当前中国政府的管理模式是否存在冲突时,他回答,政府官员们至今依赖一种过时的思维在统治这个国家,并且很难转换到新的管理思维上。政府应该把过去的历史错误真实地告诉人民,从错误中吸取教训经验。共产主义教条将无可避免地导致奴役,因为它夺去了人民自由思考和表达的权利。这些问题至今悬而未决。
   
      对活动家的打击令许多人失望
   
     他对当下宪政在中国的发展并不乐观。他说,自由派学者早前对习抱有很高期望,但随着他对活动家的打击,许多人开始失望。但压制人民通过法律手段保护自己权利可能导致暴力冲突,甚至革命。我当然不希望看到中国走向革命,而希望能通过更和平的方式改革。但有时候和平的方式很难完全达到你想要那样。
   
     他认为中国式宪政落实的方式应该是政府应该逐渐减少对社会的干预,从减少对法庭的干预开始。党跟政府的分界也应更为明晰。对劳工组织及社会机构放权,不再垄断社会资源并允许更多新闻自由。高层领导需要知道一个正常的社会是什么样子的,应该往这上面靠,否则国家未来毫无希望。
   
     在被问及如何理解富国强兵和人民权力间的矛盾时,贺卫方强调,“富国强兵并不是说让我们的政府在我们面前可以无所不为地干预我们的生活、减少我们的自由”。往往越尊重本国权利的政府,越能够获得人民的衷心拥戴,同时对外的时候非常强有力。
   
      为什么汉奸特别多
   
      贺卫方说:“我常常想我们国家过去为什么汉奸特别多,我觉得这可能是跟本国的政府经常让人民愤怒、不满,不让国家人民对政府进行抗争的国家,人民就会想没准换一个会好一点。所以国家强大、富国强兵到底建立在什么基础之上?如果没有对人民权利的高度尊重,对人民权利的无微不至的保障,没有把正义送到人民家门口的这种努力,我相信这样的政府,人民不会热爱。而当自己的人民都不热爱,都不尊重自己的政府的时候,这个国家不可能有力量”。
   
     他再强调,宪政有时候常常感觉对政府权力进行了严厉的限制,看上去似乎在弱化政府,但其实只有拥抱宪政的政府才拥有对人民的高度动员能力。
   
      在被问及杀死城管的小贩夏俊峰日前被判处死刑的事情时,他说,作为内地几个少数坚决反对死刑的学者。 “这个要讲起来很长,但有一点:越是容易出错的政权,越应该废除死刑”。他相信内地民众对废除死刑也越来越宽容了。香港也已废除死刑多年,但港人走在路上也不会惴惴不安。
   
      贺卫方也对占领中环发表了看法。他说,要一个学法律出身的人,明确地支持通过违反某种法律的方式去实现诉求总是一件特别困难的事情。但在人类历史上,有许多时候,人们通过违法的方式和平地提出诉求,这种和平的方式确实违反了法律,但却最终促进了法律的发展。
   
      他说:“我站在一个大陆来的人的角度来看这件事,我觉得大陆政府更应该反思。为什么会让香港,包括法学教授,最后不得不发起这样的抗议活动?为什么说传统的抗议活动都已失效了?”
   
     不要让新加坡式的民主重演
   
      贺卫方期望大陆政府对这种民主的诉求报以极大的支持,“恨不得香港政府早点普选,并且设计出合理的制度,不要让新加坡式的民主重演,(新加坡)看上去多党制,实际上还是一党制。我们(如果)能让香港人民在前面走、探索,看在六七百万人的社会中进行民主试验,这过程中间出现了哪些问题,哪些值得我们学习,大陆也可以把香港看着做一个很好的标尺,去推动大陆的民主试验发展。”
   
      他说:“香港的许多民众认为大陆就是抵制民主的,反民主的,形成这样一种印象,我觉得是最让人感到遗憾的。”
   
      对于大陆人民,贺卫方说:“我们都应该想方设法地影响我们的政府,在香港问题上采取一种更加积极的对策。让香港早日实现真正的民主。台湾作为中国人的民主社会就做得非常好。我认为,在过去30年的时间里,没有一个地方的民主转型像台湾那么成功过。多么理性、多么有序、多么高的政治参与度,那些认为中国人无法搞民主的人士完全没有道理的。况且香港还有很好的制度背景——健全的司法制度,发生了纠纷可以通过司法解决问题,司法在一定程度上什至可以逐渐赋予香港法院constitutional review(违宪审查)的权力,对基本法的含义由香港本地法院作出解释,而不是由中央的立法机关做出解释。这将逐渐使得香港民主非常健全地发展。”

    来源:多维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