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21日星期一

郭永丰:摊派精神病患者指标,中共暴政集团丧心病狂



据媒体近期披露,去年9月,郑州市卫生局下发文件,规定各辖区筛查发现重性精神疾病患者任务数不低于辖区常住人口数的2‰。这个比例据说已经低于上级规定的标准。郑州市政府此举并非孤例,许多地方都有类似做法。为了完成政府摊派的指标和达到维稳目的,将异议人士和维权人士强行送进精神病院的“被精神病”现象相当严重。精神病是人们闻之色变的一种疾病,构陷他人是精神病,是最易损毁其名誉的方法。共产极权专制暴政下,精神病往往成为当权者用来打击摧残政治异议人士的工具。更有不计其数迄今不知名的政治异议人士、维权人士、法轮功学员、家庭教会成员被中共强行关入精神病院进行政治、精神、生理迫害。





摊派精神病患者指标,中共暴政集团丧心病狂

郭永丰

 

一、郑州市卫生局向社区摊派精神病指标:要在1千个人中找出2个重症患者,凸显土鳖政府强势霸道

 

据《新华网》109日报道,去年9月,郑州市卫生局下发文件,规定各辖区筛查发现重性精神疾病患者任务数不低于辖区常住人口数的2‰。这个比例据说已经低于上级规定的标准。郑州市金水区卫生系统内部人士提供的资料显示,在郑州市指标分配下去后,金水区在上级分配的1742人的排查指标基础上,对下辖的各个社区按照人口数进行了分配。合计要求39个社区完成2023人的排查任务。任务层层分解到每个居民小区。在中部城市郑州,社区的卫生服务人员仍在按照指标要求寻找更多的精神病人。

目前我们登记的病人才12个,郑州市丰产路林科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负责人黄琳琳说,按照要求,应该完成的指标是71个。从去年10月开始,拥有900多万人口的郑州,一个引发争议的指标任务被层层下发到各个社区的卫生服务中心内。各个社区的基层医护人员被要求筛查本辖区内的重性精神疾病患者,人数不低于辖区人口总数的2‰。这意味着他们要在1000个人中至少找到2个重性精神病。这个任务被纳入卫生部门对社区医院的考评中,完不成会面临上级的督导。

郑州市卫生局负责宣传的人士告诉南都记者,2‰的指标是根据原卫生部201276日印发的工作考核评估方案精神制定的,已经低于上面规定的标准。至今,上述指标已下发一年。9月初,郑州市卫生系统要迎接上级领导的视察,又加大了以量化指标为参照的各种考核。根据南都记者的调查,至少对部分社区来说,重性精神病的统计指标成为了一名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正如一个社区医护人员所说,总不能把没病的写成有病的吧?

去年12月,被认为不能算是重性精神病人的韩明(化名),被作为重性精神病指标的一员,登记在了北林路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患者排查名单中。韩明今年16岁,在家人看来,他显得有些自闭,不爱说话。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依据是,有居民报告韩明可能患有精神病,他被发现在路上行走的过程中,会突然攻击他人。当韩明被登记造册之时,一场寻找精神病人的行动正在郑州市区的各个社区展开。其中,邻近郑州北环的北林路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负责华北、奥克、汇城等12个社区的登记工作。

根据2012年的统计,这12个社区总人口超过8万,依据千分之二的比例,他们被要求完成筛查登记的重性精神病人数为164人。指标出台的依据是郑州市卫生局的一份文件。2012910日,郑州市卫生局印发了《郑州市2012年重性精神疾病管理治疗项目实施方案》。该方案的目标包括,进一步完善重性精神疾病管理治疗网络和工作机制。与此前曾实施的管理方案不同,这份印发于910日的项目方案中,对筛查进行了量化。其中第三项筛查登记中要求,各县(市、区)累计筛查发现重性精神疾病患者任务数不低于辖区常住人口数的2‰

在文件的附录中,郑州市下辖的包括郑东新区和航空港区在内的16个县市区,均被分配了任务指标。需要排查的重性精神病人总量是8324人。郑州市金水区卫生系统内部人士提供的资料显示,在郑州市指标分配下去后,金水区在上级分配的1742人的排查指标基础上,对下辖的各个社区按照人口数进行了分配。合计要求39个社区完成2023人的排查任务。任务层层分解到每个居民小区。

根据这一报道有微薄评论,老贫头陈绍华:“土改按指标杀人,反右按指标划右派,计生按指标弑婴……这又登峰造极了,土鳖政府太强大了。”

二、广西梧州精神病院逃出病人42人,精神病人的越狱智商竟然比看管他们的正常人高明?!


据新浪微薄报道,无助的弹匠:“广西梧州精神病院逃出42人。接受央视采访的精神病院某负责人说,主要策划逃脱的都是67名重症精神病患者,都是当地公安部门送来的!”

针对此微薄,网友纷纷诘问:


公平正义是立国之本V:腐败利益集团丧心病狂,把人民说成精神病。


脊松:神奇的病,真是病的不轻!到底是谁神经病了?


城西小钓哥:公安送的,就是被罪犯,被神经病,就是群众。今天殃屎档走群众路线,展览。档走了群众的路,群众已经无路可走。


恍惚农民:精神病人还能策划出逃?超人!


青梅煮假酒:被精神病、被幸福、被代表…… 早已是中国特色的重要特征,没什么奇怪的。哪天或哪个地区没有这些特色,那才叫新闻!


给生活打点鸡血:这几名重症精神病人的智商太高了,把精神正常的负责人和公安都算计了,牛!


军队留着打蚊子:喂,那些狗们,你们确定他们不是上访的?精神病能有逃的意识没听说过!我倒是听过狗改不了吃屎的!


Gandiaoshangdi:如果不是神经病人,那么这些公安就是典型的反人类罪!该怎么整治?


生活蕴道:如果我被关进去了,我想我也没有办法出来,我证明不了我没病!专家统一说我病。


o中郎将o:老新闻了,在天朝没被车撞死送进精神病院已经算开恩了吧,感谢公安老爷们。


西北呼儿:公安局送去的,肯定是重症病人,要不怎么会有这么高的智商呢!


正义直播:大部分有冤无处诉说的人,他们都会定为精神病!


手机用户了了廖永忠:在全国一盘棋下个人的力量太渺小了!重精神病人能策划多人逃脱戒备森严的精神病院吗?公安局而不是卫生部门送去的!不能不让人联想到被精神病!恐怕是上访维权人士,是要维稳的对象吧?!?!?!?!?!?这是何其恐怖的事呀!比法西斯好在哪呀?!?!?!?!?!?


-刘郎:想起了日本电影《追捕》——杜丘冬人被强制送进精神病院,在哪里他看到了以前被送进来的横路进二,早已变成了一个名符其实的精神病人。——着实使人不寒而栗!


周正的海角:当地公安不简单,居然能发现那么多的精神病人。


刘云歌:转[][][]公开,公开他们的病因和病情,否则你中国……天火,天杀的,都该灭亡!!!

 
三、被中共精神病的正义维权人士乃是家常便饭,见怪不怪。


据笔者所了解到的被精神病人,目前已经数不胜数了。其中最著名的没过于至今仍旧下落不明的湖南耒阳的网络作家贺伟华先生。为此,笔者还专门在网上发消息多次寻找他,但均因无法联系到他的家人而无果。自2007821日以来,贺伟华先生被湖南衡阳当局再度强行关进当地精神病院后,已经六年了,竟然没有发现有关他的任何消息。据《民生观察》于2009910日发表的以下内容:编号:016,姓名:贺伟华,姓别:男,籍贯:湖南省耒阳市,被关精神病院的时间:多次被送精神病院。被关精神病院的名称:当地精神病院。

贺伟华遭受精神迫害的基本情况:200412月,贺伟华被国安部门施打不明药物的针剂后,强行关进精神病院。


2007
8月,贺伟华再次被送当地精神病院。湖南省衡阳市国安大队20076月份曾经搜查贺伟华的家,搜走了他的一部手提电脑,并警告贺伟华不准再发表关于维权方面的文章,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贺伟华当时表示,他揭露社会各方面存在的弊端,是在讲真话,无奈这个社会却不允许人讲真话。


20078月被送精神病院前,贺伟华还披露过他们当地猪肉上涨的情况。

贺伟华博客里的个人简介:贺伟华,男,一九六三年四月十九日出生于湖南省耒阳市,藉贯湖南省双丰县荷叶乡安子村。一九八一年高中毕业于耒阳市二中,一九八三年毕业于湖南省粮校(中专),一九八七年毕业于湘潭大学食品工程专业(大专)。


由于在学校期间探讨传播自由主义思想家、经济学家斯密.亚当的思想理论;传播伟大的思想家、现代民主政治的奠基人之一——康德的思想;传播自由民主理念及未来学,被中共当成政治异端。个人档案中明确定性为无政府主义者,监管限制使用。


作为八九民运的积极支持与同情者,十多年来,受到严厉控制与打压。一九九八年,个人遭遇的暗中监控转化为公开的监视居住,强权者的公然挑战及一再侮辱激起了原本深藏于内心的反抗精神的日益高涨,从此终止十多年的科研工作,开始了暴政下的异议写作生涯,作为一个独立知识分子、自由撰稿人,开始针对时弊发出自己的声音。直到2008年,建立起自己的人权观察论坛——星火燎原:http://zyzg.us/forum-103-1.html

写作题材范围涉及人文、哲学、政论、民间文学等。主要作品见于博讯新闻网个人博客:http://www.boxun.com/hero/hewh/

贺伟华的文章很多,在许多网刊杂志发表。尤其是,他作为民主志士,不只文章写得好写得多,且秉性嫉恶如仇,性格刚烈,不畏任何强暴,且极具爱心、善心和正义的豪情。比如在他被抓前,他就替高智晟,郭飞熊,郭起真,力虹,陶君等遭遇当局迫害的同仁及时大声疾呼并强烈谴责暴政集团。尤其是在高智晟刚被抓捕后的万分恐怖时期,他竟然发起高智晟后援会,主动牵头向社会各界募集援助资金。

笔者亲自所见,当维权律师杨在新请求本人为他写一个募捐呼吁书后,正在遭受当局严控,自身经济并不宽裕,因为有点固定收入,贺先生知晓后立即慷慨解囊,捐出两千元的现金给杨在新。

据流亡海外的著名维权律师郭国汀于2007826日在加拿大撰文说:湖南历来出壮士。名杨中外余志坚、俞东岳、鲁德成天安门三君子皆系湖南人。今日又一湖南壮士脱颖而出,他便是日前被中共当局两度蛮横无理强行关入精神病院的贺伟华君。

郭国汀说,精神病是人们闻之色变的一种疾病,构陷他人是精神病是最易损毁其名誉的方法。共产极权专制暴政下,精神病往往成为当权者用来打击摧残政治异议人士的工具。例如本人1984年曾因哲学沉思被中共当局强制关进精神病院21天;王万星先生因在天安门公开要求平反六四被中共关入精神病院13年;张国堂先生因提出一整套政治主张曾被中共当局五次强制关进精神病院;中共曾将企图将杰出青年作家黄金秋先生关入精神病院;更有不计其数迄今不知名的政治异议人士,法轮功学员,家庭教会成员被中共强行关入精神病院进行政治、精神、生理迫害。

由此可知,中共各级政府及其官僚把大批访民和维权人士随时随地关进精神病院,乃是见怪不怪,实际就是家常便饭。

四、用被精神病的办法对普通民众实施暴政统治,中共独裁者的末日确实不远了。


任何性质的国家,无论实行皇权体制、一党专制、还是多党竞争执政的民主政体,只要这个国家的政府敢于对普通民众下如此毒手,这个政府肯定就要很快完蛋了,因为这种显而易见的耍流氓,是最容易擦亮大众眼睛的。中国民众平日被中共暴政集团强权蒙蔽、愚昧欺骗、暴力威慑、小利诱惑,致使绝大多数人民确实都很无知、愚昧和麻木,尤其对于政治这个作为一个人一生中最大的人权,基本都是谈之色变的,这便无形中将中国人的人权全部且终身剥夺得干干净净,人们仅仅只像羊群和猪一样地被中共官权任意放牧并随意宰割着。

不过,中国人虽然被如此强权蒙骗着,但显而易见的道理还是能看得很明白的,正如俗话所说,庄稼汉人不识货,拿上货货比货。所以,当这种可以触动全民神经的被精神病的案例非常普遍地不断发生在普通民众身上时,这固然是对普通民众最直截了当、立竿见影,非常高效的启蒙和开导,任何纯理论的宪政、民主、人权、自由和公民的知识培训绝对无法比拟。时日一长,这个恶棍政权固然就会被绝大多数民众彻底抛弃。

由于中共政权垄断着现实的一切资源和财富,用之收买众多痞子和无赖做其打手捍卫的,但作为做打手的这些人实际也只能是极少数人,且还容易变节,所以,如此政权在人民群众所自发构成的汪洋大海的层层包围之下,一定就会被孤立成一座小岛,在起大风浪时将会被轻易淹没。

作为用谎言和暴政的手法统治中国人民的中共痞子政权,无论在国际国内,何尚不正在加速走向自我完全孤立的状态呢?很明显,真正埋葬中共的人,当且仅当只有中共的这种甚嚣尘上且倒行逆施的暴政举措。中国人绝对不可能都是任其宰割的猪羊,他们中绝大多数人还是有强烈反抗精神、独立人格和尊严、以及完整公民思想和意识的,尤其当这种极端无耻的暴政落到某平民或其亲朋好友身上时,这就彷佛当下正在兴起的反拆迁的维权抗暴行动,那些被拆迁户,个个都无比神勇,且足智多谋,在最需要的时候,他们也甘心用自己最宝贵的生命来捍卫这最后的一道防线。

长此以往,中共的这种极为现实化的逼迫方式,自然就训练出越来越多的这类自愿反抗的人群,自发组成越来越浩荡庞大的队伍,这些人逐步自觉自愿地走在一起,紧密团结起来,直到形成全国一盘棋的雄厚势力同。届时,只要一次小小的冲突成为导火索,便会点燃全民争取自由民主的社会政治运动,人民群众共同发力,才能一举将这个暴虐异常、无耻至极的痞子和无赖所把持的黑帮政府彻底掀翻。


2013
1014

 
来源:民主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