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15日星期二

美医生探视被拒后 朱虞夫保外就医再遭拒绝

    来源:RFA
  
     美国医务人员马库斯医生上周探访中国狱中异议人士朱虞夫遭狱方拒绝后发表声明,认为朱虞夫的健康状况可能极其危险。星期一,朱虞夫的妻子及律师前往浙江司法厅提出保外就医申请,但再次遭到拒绝。

   
     朱虞夫的代理律师、中国东南大学法学院教授张赞宁星期一通过电话向自由亚洲电台表示,马库斯医生、克尼斯先生连同朱虞夫的家属及律师在当天上午,前往浙江司法厅要求为朱虞夫申请保外就医,但同样遭到当局拒绝:  “今天我们先到司法厅,但是进门都进不了。我说我是朱虞夫的律师,要解决保外就医的问题,而且来了两位美国的朋友要见见他。结果(司法厅)马上讲这个事我们不管,要到监狱局去。监狱局其实朱虞夫的太太已经去过了,他们根本就什么都不管,申诉状和保外就医申请一概都不接收。”

   
     马库斯医生上周六在美国民间宗教权益组织“对华援助协会”网站刊发的声明中表示,根据她所查看的记录,朱虞夫经常昏厥等症状很可能是患有急性高血压、冠心病以及原因不明的急性疹子。她指出相关报道显示,朱虞夫如在狱中被剥夺吃药及正常饮食的权利或继续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很可能会出现健康状况的恶化。
   
     现年60岁的中国人权活动人士朱虞夫,去年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中国当局判刑7年。今年以来,朱虞夫的弟弟、妹妹多次向美国政界及人权团体呼吁关注目前健康出现恶化的朱虞夫。
   
     在朱虞夫妻子姜杭莉女士陪同下,美国华盛顿地区的马库斯医生及一位人权活动者克尼斯上周六前往浙江第四监狱,申请探望朱虞夫并为其进行健康检查。但相关要求遭到拒绝,马库斯医生及克尼斯两人还被监狱接待部门扣押长达2个小时。

    本台记者周一晚间就此致电位于杭州余杭区的浙江第四监狱,接听电话的工作人员开始称不了解详细情况,但随后强调监狱方面必须执行在押犯人由狱方负责健康问题的规定:  “你可以到监狱里去办吗,我们这里是值班的不管这个。检查身体监狱怎么会办?服刑的你以为是什么人?能随便叫外面的医生进去检查?不可能的。”

   
     朱虞夫妻子姜杭莉的电话在周一晚间无人接听。马库斯医生及克尼斯两人因正返回上海,克尼斯先生也在电话中表示不便接受采访。
   
     协助马库斯医生一行探访朱虞夫的美国民间组织“对华援助协会”负责人傅希秋,就浙江司法当局再次拒绝朱虞夫保外就医感到失望:
   
     “如果浙江省第四监狱能够给朱虞夫先生做必要的医疗检查的话,那么也不需要家属这么万般着急,在看到朱虞夫先生都没有力气自己行走的情况下,请求一个美国医生过来亲眼看看:朱虞夫到底在里面发生什么情况,有没有生命危险。浙江省第四监狱真觉得朱虞夫没有特别的问题或有合理的理由拒绝的话,他们应该出具相关证明,允许一个纯粹从人道主义出发、从美国不远万里赶到浙江第四监狱去看朱虞夫先生的马库斯医生。”
   
     傅希秋指出,中国当局以诗歌治罪朱虞夫是基于政治原因的任意羁押。他呼吁中国政府出于人道和法制的基本原则,允许朱虞夫获得应有的医务治疗及人身自由。
   
     中国异议人士朱虞夫因筹建“中国民主党”于1999年9月被当局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7年;2007年7月,朱虞夫又被杭州市上城区法院以妨害公务罪判刑二年;2011年3月,朱虞夫因发表诗歌《是时候了》被当局认定支持“茉莉花革命”,再次被捕。杭州中级法院在去年2月10日,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朱虞夫有期徒刑7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何平的采访报道。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