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13日星期日

中国“被精神病者”维权面临诸多困难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作者:林坪
   

m1010-ql1p1.jpg
图片:“被精神病”受害者将各自经历寄给各地精神病院及法院。(益仁平中心提供)
10 月10 号是世界精神卫生日。中国民间组织发布报告指,目前中国的“被精神病者”维权面临诸多困难,报告还给“被精神病者”以及面临此风险的人士提供了一些自救攻略。
在中国大陆,一批有过“被精神病”经历的人士,把自己定义为“精神医疗幸存者”,他们于2012年8月成立了“中国精神医学使用者与幸存者网络”,成员还包括:律师、记者、心理咨询师、社工、精神科护士及医生等。在今年10月10号世界精神卫生日当天,该网络组织发布了一个《精神医学体验报告》。封面的文字介绍说,这一报告是:“精神医学幸存者多年经验总结,普及精神医学常识,搜罗法律法规,提供自救攻略,书写个案维权心声。”
报告的执笔人阿莉(化名)星期五晚间向本台记者表示,中国今年5月1号开始实施《精神卫生法》后,各医院、单位对非自愿收治的个案有所警惕,但仍有精神正常的人士出于种种原因被标签为“精神障碍者”。“被精神病者”的经历曝光后,相关医院和单位的责任却很少被追究,“被精神病者”的维权也面临重重困难。她说,
“现有的法律、行政规定都对此有明文规定,但真正已经发生了的案件,处理的结果不尽人意,维权的效果不是很令人满意,只有极少数的人,在某些地方的领导认识到这个问题的情况下,才会有比较好的改观。但在众多的投诉案件中,能够获得救济的,是非常少的。”
阿莉本人有“被精神病”的亲身经历。她原为江苏镇江某公司的外企经理,2007 年4 月,因办公室新装修而出现中毒症状,次日就诊于江苏镇江市第四人民医院,却被诊断为“急性短暂性精神病”。医院未经任何查验就将阿莉捆绑,并违规给她滥用大量精神药物。医生还伪造阿莉家属签字,伪造和隐匿她的病历。 同年5月,阿莉遭其公司解除职务。如今,阿莉深陷劳动争议案、医疗侵权案的连环诉讼超过6年,所有社保被冻结,没有得到任何救济和赔偿。
阿莉说,“被精神病”期间服用的大量精神药物给她造成了肥胖、头疼等后遗症,“精神病人”的标签也给她的生活带来很多麻烦,但她只能用化名讲述自己的经历。
“举一个比较直接的例子,比如我要解决后遗症的问题,去重新门诊,很多医生都不会在病历上写字。医生不想被卷入医疗纠纷,所以很多医生避而不答,或者就让你去精神科复诊。本身在医疗行业就存在这样的问题。更何况你这样的经历被公之于众的话,你将来的工作、生活就会完全颠覆。不管你做任何解释,没有人会听。因为你带着这样一个标签,人家会认为你说的任何话都是疯话。”
河南农妇吴春霞也有“被精神病”的经历。2008 年7 月16 日,她因为上访问题而被周口市公安局第二分局强行送进河南省精神病院住院治疗132 天,出院后吴春霞将公安局告上法庭,请求法院确认公安局将她强送河南省精神病院的行为违法。2013 年5 月6 日,河南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吴春霞胜诉,周口市公安局不服上诉至河南省高院,7月18 号二审开庭,事理清晰,然至今已快3个多月,法院判决被无故拖延。

吴春霞星期五晚间在接受本台记者电话采访时介绍说,河南省高院工作人员告诉她,河南省政法委向法院施压,不让他们作出判决。吴春霞说:
“因为好多媒体都在关注我这个案件,全国各大媒体都在关注这个案件,他们怕判了对公安机关的影响不好。我们周口副市长刘保仓的亲兄弟叫刘满仓,他是河南省政法委书记,公安机关活动,找到了他,省政法委书记压着法院不让下判。据说省政法委书记给省高院院长写了一个批示,说公、检、法不要斗。”

吴春霞表示,当地法院曾试图让她和周口公安达成庭外和解。
“中间法院还试图给我搞一个调解,像这种案件法律规定是不允许调解的。我诉公安机关强行把我送到精神病院行政违法,你能说他不违法吗?你能把他调解成不违法吗?像这种维权非常难,这个案件行政干预也比较严重。但我没有放弃,我还是要为自己讨个说法,因为不明不白的被非法拘留、非法劳教、非法送到精神病院,我要为自己讨个说法。”

“中国精神医学使用者与幸存者网络”星期四发布的报告还给“被精神病者”及面临此风险的人士提供了“自救攻略”,其中包括:与律师签订《预先委托授权书》;如被强制收治,所有诊疗过程注意录音、录像,并留存书面证据;沉着冷静、少言、不争辩,争取出院;寻求媒体曝光等。
据中国疾控中心精神卫生中心2009 年初的数据,中国大陆各类精神障碍患者人数已超过1 亿人,目前还不清楚其中多少人确实有精神障碍,多少人是“被精神病”者。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林坪的报道。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