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24日星期四

闵良臣:大半年乱象根源——从毛泽东说起


毛泽东罪恶累累,新上台的执政者不思清算,而是以实际行动继承和实践毛泽东“遗志”,要继续带领中国人民重蹈覆辙,继续重走死路。本人相信,明眼人一定看到,刚过去的大半年间,中国似乎又走进了这种怪圈,即一个人由于产生一种错误认识,被人们广泛批评后,却又不肯承认,于是紧接着也就只好在自己错误认识的道路上继续错下去。就目前来看,尚看不出有什么人用什么办法能扭转,尽管担此大任者与毛泽东的权威不可同日而语。这个错误认识是从肯定1949年后的前三十年形成的,强调两个三十年不能割裂。这让很多清醒而正直的人们感到奇怪:前三十年如果是正确的,干嘛要搞改革开放呢!

 

 

 

大半年乱象根源——从毛泽东说起

 

闵良臣

 

 

现在有人偏认不清自己祖宗,并且总以为祖宗留下来的就是好的,或者总是在祖宗留下的一堆东西里挑些自己以为管用的。自己没有本事创新,就假装自信;自信不管用,就捡起祖宗那一套。这不是坑我中华民族吗?请问:依靠讲两个务必,依靠走群众路线,依靠批评与自我批评,就能收拾官心收拾民心?我不信,估计全国官民中也没有几人会信——但凡有信者,未必不是假装的。我们为什么一直摆脱不掉自欺欺人的恶习呢?

 

一个人,如果一开始就错了,而自己又不肯承认错误,那么接下来这人所做的,也就只能是将错就错下去。当然,若此人只是一普通国民,倒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充其量不过耽误自己一生,与别人无涉,给社会造成的损失更是大不到哪里去。可如果此人乃一官员,且又是高官,甚至位居国家顶层,这可就了不得。

 

比如毛泽东,已经死了几十年,再有神威,现在大家也不会感到恐惧了,今天谈论他的功过,甚至所谓将其拉下神坛,恐惧的都不再是他毛泽东,而是现在的活人。据说201210月下旬,郑州有几个不喜欢毛泽东的青年只是撕了毛泽东画像,很快就被人举报,然后被当地警方拘留。这也实在太荒唐了。什么时候不再出现这种荒唐事件,中国社会真的可说又前进了——我不知道那四个青年撕毛泽东画像到底犯了什么法。

 

或者也正是这种敬神思想在中国根深蒂固,有人见不得某些在民主社会实在是平淡无奇的举动,仍把毛泽东看作神一般,一见有人对自己敬仰的东西不敬,就愤怒不已,并当即举报,以求仅是他不满的人受到惩罚而后快。

 

而有这样的国民,其实正是这个国家的象征。当柬埔寨一华人员工因故撕了刚去世不久的老国王西哈努克的画像后,被柬警方要治罪时,代表国家的中国外交发言人不是想方设法减轻柬警方对自己同胞的处罚,反而站在外方一边,支持他们对自己同胞的惩处。看到那一幕,很多国人感到寒心:要这样的祖国有什么用!

 

回过头说。我们只要想一想1949年后,毛泽东所领导的执政党和政府对中国人民之所以犯下那么多那么大的错误(不便说罪行,否则保不准也会被带走被拘留),正是缘于他毛泽东一开始就错了。要命的是他又不肯承认自己所做出的那些决定是错误的,于是也就只有将错就错下去,以至于把中华民族带到了崩溃边缘。毛泽东一生,特别是建国后,尤其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后期,他的所作所为由着他自己性子来的成分占了很大比例,这样,常常做出一些翻手云覆手雨的事情也就不足为奇了。

 

时过境迁,半个多世纪后,再来看大跃进、人民公社、总路线,都是非常错误的。如果没有这“三面红旗”,也就不会有那么多人饿死(我不说几千万饿殍,免得有人不承认)。至于1962年七千人大会上,毛泽东所谓“脱帽鞠躬”,其实并非发自内心,否则也不会有后面的天天抓阶级斗争、大革文化命及批邓运动,也就没有吴晗、傅雷、刘少奇等一大批臣子之死。毛泽东从“三面红旗”一直错下去。

 

后来虽然搞了一个让有些人至今乐道的“乒乓外交”,与美国建立了一定级别的关系,那也是因为与当年称作“北极熊”的“老大哥”闹翻了的缘故。试想,如果一直保持着所谓的“中苏友谊”(中苏高层之间哪里有什么友谊,不过是尔虞我诈相互利用罢了),还会有那场乒乓外交吗?说到这里,中国人真应该感谢中国与苏联闹翻,中苏不再假装友谊,否则,中美关系只有等到改革开放后邓小平去恢复去建立了。

 

1972年春,接见尼克松总统时,毛泽东已是一个垂垂老者,此时离他谢世只有四年多时间。也就是说,一直到死,毛泽东都在坚持他所制定的错误路线,无人能改,而这一错误路线也不知要了多少人的性命,害得多少人家破人亡,让六亿“舜尧”中绝大多数人家都是穷光蛋,甚至穷得连裤子穿都没有。

 

记得在电视上看纪录片,上世纪九十年代邓小平南巡期间,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如果不改善人民生活,只能是死路一条!如此说来,毛泽东及其领导的执政党在1949年后的前三十年里岂不就是在把中国人民往一条死路上领吗!

 

如此这般,今天包括国家政权机器以及高层领导在内,为何还要维护毛泽东,甚至还在像敬神一样地敬着毛泽东?到底是谁的脑子出了问题还是为了维护自己的政权执政党有难言之隐?那些毛粉们难道就喜欢跟着毛一直往死路上走下去?真让人莫名其妙。

 

毛泽东罪恶累累,新上台的执政者不思清算,而是以实际行动继承和实践毛泽东“遗志”,要继续带领中国人民重蹈覆辙,继续重走死路。本人相信,明眼人一定看到,刚过去的大半年间,中国似乎又走进了这种怪圈,即一个人由于产生一种错误认识,被人们广泛批评后,却又不肯承认,于是紧接着也就只好在自己错误认识的道路上继续错下去。就目前来看,尚看不出有什么人用什么办法能扭转,尽管担此大任者与毛泽东的权威不可同日而语。

 

这个错误认识是从肯定1949年后的前三十年形成的,强调两个三十年不能割裂。这让很多清醒而正直的人们感到奇怪:前三十年如果是正确的,干吗要搞改革开放!如果仍然是毛泽东统治,他会不会搞改革开放?

 

不仅不承认前三十年是错误的,也不肯承认苏共垮台完全是咎由自取,而是把苏联解体和苏共垮台推给一两个当时的苏联大人物,还埋怨苏共垮台时竟没有一个苏共党人站出来做男儿。真是糊涂透顶。

 

一旦有了糊涂认识,紧接着也就只能沿着糊涂认识走下去,于是中国社会一系列的怪事跟着频频发生:除了糊涂者本人又抛出了不讲逻辑的鞋子论外,中国社会开始出现反宪政、反对提倡公民权力、反对公民运动,反对民主自由,后又搞清网行动,一直演变到近期近乎白色恐怖的的乱抓人,让一些胆小的国民有点不知所措,直呼:政府疯了!

 

虽然近一年前在大会上以文件形式说不走老路,可大半年来,人们感受最深的分明就是中国社会显然又在倒退。即使所谓的要求讲两个务必、走群众路线以及批评与自我批评,这很难说不是老路——而历史已经证明,这些老路行不通。

 

如果要求讲两个务必管用,如果强调走群众路线管用,如果提倡批评与自我批评管用,即使从1949年算起到毛泽东去世,也搞了有二三十年时间,可结果又如何呢?不仅人心大坏,中国社会也走到了崩溃的边缘。

 

要管用,早就管用了。

 

说到这里,感觉很有点像当年胡适反对复古的情形。他在《再论信心与反省》里一针见血地指出:“如果过去的文化是值得恢复的,我们今天不至糟到这步田地了。”又“十分诚挚的对全国人说:我们今日还要反省,还要闭门思过,还要认清祖宗和我们自己的罪孽深重”。

 

然而,现在有人偏认不清自己祖宗,并且总以为祖宗留下来的就是好的,或者总是在祖宗留下的一堆东西里挑些自己以为管用的。自己没有本事创新,就假装自信;自信不管用,就捡起祖宗那一套。这不是坑我中华民族吗?请问:依靠讲两个务必,依靠走群众路线,依靠批评与自我批评,就能收拾官心收拾民心?我不信,估计全国官民中也没有几人会信——但凡有信者,未必不是假装的。我们为什么一直摆脱不掉自欺欺人的恶习呢?

 

难道这就是我们一些人想看到的中国社会光景?

 

难道这样下去,中国就能赶上西方发达国家的文明?

 

难道这样下去,就能实现什么人所说的“中国梦”?

 

要做梦,就要做有公民权利的梦!

 

要做梦,就要做实现民主自由的梦!

 

要做梦,就要做真正依法治国的梦!

 

要做梦,就要做一个堂堂正正中国人的梦而不是奴隶更不是奴才的梦!

 

 

20131012

 
来源:民主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