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23日星期三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北大教授夏业良遭解聘,当局严厉的政治报复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0/22/2013


也不奇怪,中国当局政治报复《零八宪章》签署人北大教授夏业良,这是肯定要发生的事情。如同参与六四的学者和知识分子,哪一个不被政治报复?!有时就是时间问题,所谓“秋后算帐”是此也!报复夏业良,还是在恐吓其他高校老师和体制内有良知的仁人志士,如果不听党的话,批评党和国家领导人,下场就是这样。慈禧太后有句名言,谁让我一天不舒服,我就让谁一辈子不舒服。自由派知识分子追求的是宪政民主,这可是共产党下台的追求,共产党不舒服,就得让这些敢言知识分子一辈子不舒服。毛泽东早已这样做过,现在的中国当局还是这样。夏业良《致中宣部长刘云山的公开信》,确实让刘云山咬牙切齿,如今刘已成为常委之一,刑不上大夫,还有什么不敢做的?
也不奇怪,中国当局政治报复《零八宪章》签署人北大教授夏业良,这是肯定要发生的事情。如同参与六四的学者和知识分子,哪一个不被政治报复?!有时就是时间问题,所谓“秋后算帐”是此也!

报复夏业良,还是在恐吓其他高校老师和体制内有良知的仁人志士,如果不听党的话,批评党和国家领导人,下场就是这样。慈禧太后有句名言,谁让我一天不舒服,我就让谁一辈子不舒服。自由派知识分子追求的是宪政民主,这可是共产党下台的追求,共产党不舒服,就得让这些敢言知识分子一辈子不舒服。毛泽东早已这样做过,现在的中国当局还是这样。夏业良《致中宣部长刘云山的公开信》,确实让刘云山咬牙切齿,如今刘已成为常委之一,刑不上大夫,还有什么不敢做的?!

▲英国广播公司(BBC)10月18日报道:北大教授夏业良因批中国政治体制遭解聘


 
著名经济学家夏业良因批评中国当局被北京大学解聘。(网络截图)

前些天被《纽约时报》“预言”在未来数周内有可能失去北大教职的夏业良教授,周五(10月18日)对外确认,他已经被北京大学除名。

夏业良是著名经济学家,是《零八宪章》的第一批签名者之一,也是中国政治体制的尖锐批评者。

尖锐批评

他最著名的举动是在2009年5月在新浪博客发表《致中宣部长刘云山的公开信》,对中宣部压制思想和言论自由提出尖锐批评。

他在公开信中说,如果因为这封公开信而失去北大教职,他不会感到遗憾,却会为自己可能成为当今北大为数不多的有骨气的知识分子而永载北大民间校史而感到骄傲。

夏业良教授可能因为批评当局而失去教职的预测,已经有相当一段时间,就连他自己最近数月也声称,北京大学可能解聘他。

刚结束美国斯坦福大学一年访问的夏业良,在8月底回中国前曾在推特上透露,北大校领导说,有人举报他在网上“恶毒攻击党和国家社会主义制度,嘲笑和歪曲中国梦”。

周五他在接受法国国际广播电台中文网的采访时确认,北大经济学院教授委员会在上周五(11日)就已经举行投票,34名投票的委员中30人反对他续聘。

夏业良教授说,去年7月他已经通过了北大的业务考核,按规定不需要投票续聘,但北大领导称他的情况特殊,必须通过委员会表决。

关注与声援北京大学当局对待夏业良教授的态度,已经引起许多同行甚至中外各界的不满与关注。

《纽约时报》中文网本周早些时候刊登了一篇题为《从经济学家到异见者》的文章,文中提到,北京大学法学教授张千帆指出,惩罚夏业良的做法对北大希望提高国际地位不利。
张千帆教授说:“它将发出这样的信息,即北大无法抵制政治影响,也不能使政治和学术分离,而这对希望能从事具有一定水平的学术工作的人来说,是个基本要求。”

一些国际学者也表示声援夏业良,著名的美国维斯理学院有130多名教师签署公开信,向学院管理层呼吁,如果北大解聘夏业良,学院管理层应该重新考虑与北大的合作关系。

▲德国之声(DW)10月18日报道:网传北大停聘 “异见教授”夏业良

昨日在社交网络Facebook和推特上,先后有北大学生曝出,北大经济学院停止续聘经济学教授夏业良;早在今年7月,夏业良曾向德国之声透露因其批评当局的言论、遭到北大校领导威胁。

(德国之声中文网)10月17日晚间,相继有北大学生在社交网络Facebook、推特等发出信息,称北京大学经济学院就是否续聘经济学教授夏业良的教授委员会投票中,34人的委员中有30人投出反对续聘票。德国之声多次联系夏业良,其手机处无人接听状态;德国之声也试图与北大经济学院办公室确认,但工作人员拒绝透露有关情况。

早在今年7月初,正在美国做访问学者的夏业良曾在推特上透露,北大领导称有人举报夏业良在新浪微博上“恶毒攻击党和国家社会主义制度,嘲笑和歪曲中国梦”及发布“反宪政就是反人类”等博文;该校领导称“有关部门”对夏业良很关注,并称将在新学期开学后,由教授委员会投票决定夏业良的去留。夏业良当时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对北大教授委员会在内部运作压力下投票结果的不乐观。

夏业良是《零八宪章》首批联署人之一,2009年在网上发表《致中宣部长刘云山的一封公开信》,指责时任中宣部长的刘云山钳制国民思想和阻碍新闻言论自由。习近平执政开始,夏业良也在网络上发文批评习无意政改。近日《纽约时报》以“夏业良,从经济学家到异见者”为题发文,指夏业良在未来几周内很有可能失去北大教职,将成为又一位陷入异见打压活动的中国知识分子。

旅美新媒体人北风也多次联系夏业良未果,北风判断,夏业良如不再被北大续聘,北大肯定不会给出政治原因,应该会有“理中客”站出来称是因为夏业良的学术水平所致(理中客:网络上指以理性、客观、中立自居的人)。

“北大借用教授委员会投票一是种伪善的迫害”

今年8月17日,上海华东政法大学副教授张雪忠,因为多次呼吁宪政改革,及于今年6月4日发表《2013反宪政逆流的根源及危险》一文,被校方停课。

德国之声就夏业良可能不再被北大续聘一事采访了张雪忠,他向德国之声表示,如果北大因为夏业良的言论,只针对他个人组成一个“教授委员会”且通过投票形式决定夏业良的去留,而这个程序并非针对所有教授的,那么这个投票涉嫌违法:“如果北大专门设一个教授委员会就夏业良能否被续聘来投票,这并不改变北大对夏业良是进行政治迫害的本质,在这个政治迫害上面还加上了虚伪的色彩,因为夏老师能不能聘用应该按照北大现有的规则来定,而不能专门为他搞投票,这样的投票是不合法的。”

今年7月份,旅美学者何清涟曾向夏业良建议,给教授委员会发出公开信,陈明立场并说明在这些情况下投票,是在良知与政治压力之间做选择。网友目前不断探询专家委员会的组成为何人?遴选标准是什么?到底谁投出了反对票?

“来自高层的政治压力”

张雪忠也向德国之声表示,除对北大作法表示谴责外,应该看到北大背后更为强大的政治压力:“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政治压力是因为今年以来,当局加紧对言论的控制,也就是他们要进行舆论斗争的一部分,在此之前,教育部也发过很多公开的或内部的文件,就是要把教育领域当作意识形态的重要阵地,教育部长袁贵仁也公开表示这个看法,这不仅是一种言论的交锋,还会动用权力来压制批评者,夏老师就是其中之一。”

《纽约时报》8月时曾详细披露中共当局于今年4月底通过习近平援权发布的“9号文件”,该文件称:“西方仇华势力以及国内的异见分子仍然在不时地渗透意识形态领域”;并指出中共当局面临包括“西方宪政民主”、“普世价值”,“西方倡导的媒体独立和公民社会”、“新自由主义”等危险。张雪忠透露九号文件出台后,教育部立即发出《关于改进和加强高校青年教师思想的通知》,而北大这个号称保有“自由精神”的地方也不能幸免。

▲美国之音(VOA)10月18日报道:北大教授夏业良被停聘 政治报复?

华盛顿 — 知名自由派学者、北京大学教授夏业良证实,北大校方已经停止续聘他在该校任教。数周前,这位推崇宪政理念、敢于直言批评当局的知识分子曾披露校方曾威胁要将他开除。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夏业良10月18日傍晚对美国之音确认,北大已经对他停止续聘。他对美国之音记者表示,已经得到校方证实。
北大教授夏业良被停止续聘 政治报复?
夏业良当晚在接受VOA卫视专访时说,北大经济学院领导今天下午三点多找他谈话,通知他人事考核与聘任委员会就是否续聘他的问题举行了投票,结果是30票反对,三票赞成,一票弃权,决定不再续聘。
他说:“10月11日投票的。今天才通知我这个结果。投票结果是完全是压倒多数的反对续聘这样一个结果。”
北大经济学院没有采用行政或政治手段来处理已经通过了业务考核的夏业良的去留问题,而是以教授和各系领导组成的委员会投票方式解除对他的聘任。夏业良表示,他向找他谈话的领导们提出疑问。
他说:“所以我当时就问,第一个疑问,我就说,如果的业务考核是合格的,那么按道理就应该是续聘的,为什么还要在续聘上做文章?他们的答复说,你合格,但是我们是双向选择嘛,我们可以聘你,也可以不聘你。聘和不聘都是我们的自由。就这样一个答复。”
被问到如何应对被停聘一事时,夏业良表示,将尝试通过申诉机制维护权益,尽管结果可能并不乐观。
他说:“他们也告诉我,可以申诉,也可以向校领导反映。我自己也想到,这样做结果可能并不是那么乐观,但是我还是愿意去尝试。”
有评论说,北大教授们在政治压力下投票停止续聘这位直言不讳评论时政的自由派学者。也有网友认为,倡导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北大已死。网上还有人发出要求公布参加投票者的身份及其投票选项的呼声。
夏业良是《08宪章》首批签署人之一。他不久前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曾表示,不会因当局压力而退缩,并准备为中国人的政治自由做出牺牲。
2009年5月,北京大学教授夏业良发表《致中宣部长刘云山的一封公开信》,尖锐批评当局严厉控制意识 形态、新闻媒体和知识传播。他在信中说:“如果因为我今天给你的这封公开信,而使我失去北大的教职,或者最终用尽手段迫使我离开,那么我将会感谢你成全了 我,因为你这样有可能使我成为当今北大为数不多的有骨气的知识分子而永载北大民间校史”。
刘云山去年在中共18大上升任政治局常委,接掌主管宣传、意识形态和培养党员干部的中央党校等大权。
两个月前,上台之初曾表示要容得下尖锐批评意见的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对来自全国各地的宣传部长们发表了对敌对势力“亮剑”的819讲话,并且据说在一段插话中提出文革结束30多年来十分罕见的严肃打击一小撮反动知识分子的说法。
北京资深媒体人高瑜9月初根据一份中共内部文件发推说,“《全国宣传工作会议》(8月)19日刘云山作报告当中,习近平插了一句话:有一小撮反动知识分子,利用互联网,对党的领导、社会主义制度、国家政权造谣、攻击、污蔑,一定要严肃打击。”
今年早些时候,中共中央发出明确提出反对宪政、公民社会、新闻言论自由和普世价值的9号文件。此后,已经有数名知名公共知识分子遭到抓捕或整肃。
夏业良7月曾在推特上透露,北大领导曾威胁他,可能开除他,因为有人举报他在网上发文“恶毒攻击党和国家社会主义制度,嘲笑和歪曲中国梦”。夏业良曾表示,尽管北大已经沦落,但作为北大人,他仍要坚守北大曾有过的精神和北大人应有的风骨。
两周前,130多名美国教授曾联名写信给新近与北京大学建立校际合作关系的卫斯理学院说,如果夏业良被北大开除,该学院就应该解除跟北大的合作关系。
▲自由亚洲电台(RFA)10月18日报道:被北京大学停聘 夏业良表示要向校方申诉
北京大学经济系教授夏业良星期五表示,北大决定不再对他进行续聘。北大经济学院“人事代理考核续聘委员会”是在上周对是否续聘夏教授进行投票的,投票的34名委员中,有30人投反对续聘票。夏教授表示,这一结果出乎他的意料,他会向校方进行申诉。
夏业良教授周五晚间在北京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被北大停聘并没有太让他意外,但经济学院“续聘委员会”以这样压倒多数的选票反对对他续聘,却让他很震惊。夏业良教授说,这个投票委员会由学校教授以及经济学院的党政领导组成,他不能确定投票的教授是否受到来自校方的压力,但是,北大启动这样的续聘程序本身就不合常规,因为他在去年七月已经他通过了北大的业务考核,按规定就应该续聘,而不需要通过投票表决。夏教授说,
“这个投票的依据是说你同意不同意续聘,而不是说对我业务进行考核,按道理这件事情不应该留给教授或者其他人去做,本来这个事情是应该(北大经济学院)院长负责的,但是现在这个责任都分散了,让大家成立一个委员会。院里非常恼火的一点是,我接受外国媒体采访,然后很多网上舆论说我收到政治打压。院方一再强调这和政治毫无关系,完全是学术问题。”
本台记者周五晚间致电北京大学校长办公室,但是,电话一直无人接听,无法进一步了解详情。
据报道,夏业良教授是《零八宪章》首批联署人之一,并在2009年在网上发表《致中宣部长刘云山的一封公开信》,指责时任中宣部长的刘云山钳制国民思想和阻碍新闻言论自 由。今年7月初,夏业良在美国做访问学者期间,曾在推特上透露,北大领导表示,有人举报他在新浪微博上“恶毒攻击党和国家社会主义制度,嘲笑和歪曲中国梦”。
美国的“纽约时报”日前发表题为“夏业良,从经济学家到异见者”的文章,讲述了夏业良教授遭到有关当局打压的经历。夏教授告诉本台,他虽然是一位经济学教授,但是经济和政治是无法分离的,在中国搞经济,如果没有对国家制度的关注和分析,就不可能是一个合格的经济学家。夏教授说,
“当然在过去10年里,国进民退,经济上造成很多问题,民营企业家受到了很多打压排挤,好多人都逃亡国外,资本转移,在经济领域的不公平现象越来越严重。”
纽约城市大学政治系教授夏明对夏业良教授的遭遇表示气愤。他说,中国一方面希望提升象北大这样的所谓精英大学在国际上的声誉,一方面又对校园里一些敢于大胆直言的创造性教授进行打压,这样的做法前后矛盾。夏明教授说,夏业良教授的遭遇充分说明了中国的一流学术教育机构,一直在政府的掌控之中,而北京大学更是有关当局的重点控制地区。夏明说,
“他们往往是几管齐下,包括国安公安,另外还有军方进行控制,整个党的系统还有宣传系统,对这些大学进行强烈的渗透和控制。”
夏明教授表示,北大一方面在剔除象夏业良这样有良知的优秀教授,一方面又频频出现诸如象孔庆东这样被网民称为“叫兽”的教授,这实在是中国学术界的悲哀与堕落。
“我们看到中国的大学教授如果不为人师表,完全是捞钱捞官捞头衔,这些东西都不会成为大学关心的问题,相反他们把大部分精力放在整治有创新思维能够整治权威的学者,我觉得这一点不仅是北大的问题,而是全中国大学的整体堕落。”
今年53岁的夏业良教授最后向自由亚洲电台表示,他打算找北大有关领导进行申诉,希望他们能够收回决定,但是,至于校领导愿不愿意坐下来和他谈,谈之后的结果会如何,他并不乐观。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10月19日报道:中外媒体继续关注夏业良教授被北大解聘事件
包括法新社在内的中外媒体今天继续关注北大经济学院著名教授夏业良被中断聘用的消息,由于夏业良教授是中国国内少有的一位公开批评当局政策的学者,人们怀疑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是出于政治原因作出这一决定,所谓的教授投票,从表面的程序到幕后的安排都存在疑点。本台昨天有幸与夏业良教授取得电话联系,对这一事件的来龙去脉进行采访,夏业良教授认为:他在去年合格通过业务考核后,北大经济学院再为他举行续聘投票是自相矛盾的,而投票结果也是他难以接受的。
夏业良教授:
“对我是连续两年这样的搞,我一直觉得不能理解。领导对我意见很大的一点,就是他们坚持说:你不要把这个东西搞成政治化的,国外媒体已经广泛报道,你说这是一个政治迫害。他们就坚持说这不是,是按程序来的。以往我从来没有受到过这种力度的对我的考核,而且投票的结果是这样的压倒多数,我是根本没有想象到的,我现在都难以接受这样的结果,很难想象会有那么多的人投反对票。在我看来,在学院我和大多数人的关系,虽然不是多么亲密,但是这么多年我自认没有和谁为敌,所以我不认为有那么多的敌人,也不认为有那么多的人反对我。这样的结果是非常出乎我意外的。我没想到有这么多人投这样的票。因为投这样的票就意味这把一个同事赶出北大。去年的考核是合格的,之后又搞第二轮投票就带有主观色彩,个人情感色彩在里面。就是说:你虽然业务考核合格,但我喜欢不喜欢你,同意不同意你留在北大任教,就是这样一个问题。我觉得逻辑上很荒谬。”
53岁的夏业良是《零八宪章》首批联署人之一,北京大学外国经济学说研究中心副主任。2009年5月,夏业良发表《致中宣部长刘云山的一封公开信》,尖锐批评当局严厉控制意识 形态、新闻媒体和知识传播。他在信中说:“如果因为我今天给你的这封公开信,而使我失去北大的教职,或者最终用尽手段迫使我离开,那么我将会感谢你成全了 我,因为你这样有可能使我成为当今北大为数不多的有骨气的知识分子而永载北大民间校史”。
今年7月初,夏业良在推特(twitter)上连续发表消息称,自己由于被人举报用@夏业良八世的新浪微博发表“反宪政就是反人类”等帖恶毒攻击党和国家及社会主义制度,嘲笑和歪曲中国梦,遭到北大领导警告,并被告知或将遭到开除。
当时就有评论说,北大教授们将在政治压力下投票停止续聘这位直言不讳评论时政的自由派学者。也有网友认为,倡导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北大已死。网上还有人发出要求公布参加投票者的身份及其投票选项的呼声。
▲法国国际广播公司(BBC)10月19日报道: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呼吁各界支持夏业良教授
著名的中国政治异议人士,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先生今天向本台表示:他熟悉中国当局在大学内部的运作方式,在所谓的教授投票后面,有中共党组织所作的“工作”的政治压力。孙文广先生高度评价夏业良教授,认为他不仅是一位优秀的经济教授,也是中国境内少有的关注中国社会发展,积极推动宪政的学者,他对夏教授非常赞赏和支持。
孙文广:
“夏业良教授是全国知名的教授,他不但教他的业务,还在政治方面发表了不同的观点,对当前的做法表示他不同的看法。在北大这样的教授很少,在全国也很少。他的行为应当得到支持,作为一个大学教授,应当关心中国的走向,关心中国早日实现宪政。夏教授提出自己的观点,就使得当局用各种方法进行打压。现在虽然通过了一个表决,但我在山东大学工作过许多年,我是知道的,有时候当局或是北大的党委,学院的党委会事先做工作,要大家投票解聘他。这完全是在可以想象之中的,并不代表北大广大师生的意见。”
“我支持夏业良教授,希望他不管是在岗位上担任教授的职务,还是不在岗位上,都能用他的学识,用他的理念来影响中国的青年一代。他过去做的很好,希望他将来还能沿着过去的道路前进,坚持下去。如果不在编制之内,或者不再教学了,他仍然可以用他的知识,用他的见识来影响中国宪政的进程,这是我的希望。我对夏业良教授感到钦佩,中国就是缺少这样有骨气的知识分子。”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10月20日报道:北大为解雇夏业良进行辩护 指他不是好教师
就北大解聘夏业良一事,法新社今天自北京报道说,北京大学对此的解释是:称夏业良是一个很糟糕的教师。对此,有中国网友在新浪微博上指出:“即使夏业良有时表达了比较强烈的看法,但总的来说他依然是一位好教师。” 另一方面,夏业良则向法新社表示,他认为自己之所以被解雇,是因为他敢于表达自己的意见,特别是支持08宪章。
北京大学新闻中心发表长微博,称近期,有关媒体就夏业良被终止聘用合同一事给予高度关注,北大经济学院人事代理制度教师考核与聘任委员会特作如下说明:
夏业良老师于2002年7月入职北大经济学院,现为人事代理合同制身份,职称为副教授。近年来,夏业良的教学评估成绩连续多年处于全院倒数第一,从2006年以来,学院持续收到学生对夏业良授课方式、授课内容、工作态度等有关教学工作的批评意见多达340多条。
2012年10月26日,按照《北京大学关于对新增人员实行人事代理制度的规定(试行)》(校发2001第166号)第四条和第五条的规定,经济学院人事代理制度教师考核与聘任委员会对夏业良进行了考核和续聘的无记名投票,表决结果为不续聘。为了给夏业良老师进一步改进的机会,学校做出给予其延展一年处理的决定。
2013年10月11日,经济学院人事代理制度教师考核与聘任委员会对“是否维持去年的表决结果”进行了确认投票。应到委员37人、实到委员34人,投票表决结果为:30人反对续聘、3人同意续聘、1人弃权。为此,经济学院人事代理制度教师考核与聘任委员会决定终止对夏业良的聘用合同。
夏业良向法新社表示,他认为自己之所以被解雇,是因为他敢于表达自己的意见,特别是支持08宪章。北大的微博公告登出之后,在新浪微博上有网友指出:“即使夏业良有时表达了比较强烈的看法,但总的来说他依然是一位好教师。”
▲美国之音(VOA)10月20日报道:夏业良教授谴责北京大学出于政治原因解聘他
中国一名自由派经济学者表示,他认为享有声望的北京大学中止他的聘约是出于政治原因,其中包括他支持民主改革和法治。
夏业良在接受西方新闻机构采访的时候表示,他星期五收到了北京大学不再延长他的聘约的通知,他和北大的聘约明年1月底到期。
今年53岁的夏业良教授表示,北京大学一个教工委员会会议以30票赞成,3票反对,1票弃权的表决结果,批准对他的解聘。
夏业良是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一名直言不讳的民主支持者。他是2008年中国活动人士呼吁在一党专政的中国进行政治改革的零八宪章的签署人之一。
中国判处零八宪章主要起草人刘晓波11年徒刑。刘晓波后来赢得诺贝尔和平奖。
夏业良表示,北京大学的官员否认解聘他是出于政治原因。但是他说,他认为他是由于自己支持民主的观点而受到惩罚。北京大学当局则表示,夏业良作为一名教师的表现不佳。
▲英国广播公司(BBC)10月21日报道:夏业良谈解聘风波 驳斥“倒数第一”
中国著名经济学人,《零八宪章》首批签名者之一,中国政治体制尖锐批评者夏业良被北京大学经济学院因“教学评估成绩连续多年倒数第一”解聘一事继续引来各界广泛关注。 稍早,BBC中文网电话采访了夏业良,请他讲述事件最新进展和己方看法。
北大经济学院上周五(18日)公布了《关于对夏业良终止聘用合同的说明》。
《说明》提及在2013年10月11日,经济学院人事代理制度教师考核与聘任委员会对“是否维持去年的表决结果”进行了确认投票。根据投票结果,决定终止对夏业良的聘用合同。
海内外媒体在事发后反响巨大,纷纷予以分析报道。 另外据悉,在北大作出决定前两周,美国维斯理学院136名教授也曾联名写信给校长和董事会,表示若夏业良被开除,学院会考虑解除与北大合作关系。
反驳校方
夏业良在接受BBC中文网电话采访时首先介绍了事件最新发展。他说尽管早间曾有校方人事部门干部打电话问他“有什么事情不清楚”,但是当他要求会见学校领导时就没有下文了。
他在采访中也再次反驳了有关他是因为教学评估成绩“连续多年倒数第一”而被解聘的校方说法。
“一年有两个学期,每个学期我一般都开两、三门课程,也就是说一年有四、五门课程,”他说。 “那他们说的是这五门课程都是平均最差呢还是单独某一门课程最差的成绩拿出来排名?”
夏业良谈到,如果说他过去多年所有教授的课程在教学评估成绩方面都是最低,那他估计能拿到这方面的“吉尼斯世界纪录了”。
据北大经济学院教师考核与聘任委员会的声明,夏业良的教学评估成绩连续多年处于全院倒数第一,2006年以来学院持续收到学生对夏业良教学工作的批评意见 340多条,去年10月该委员会对夏进行了考核和续聘的无记名投票,表决结果为不续聘。为了给夏进一步改进的机会,学校做出延展一年处理的决定。
“秘密规则”
夏业良对BBC中文网说,如果校方希望以教学评估成绩来决定是否解聘,却不知这个规则为什么至今都没有公布和告知教职人员。
“如果有这个规则,过去三十多年来,肯定也会有其他人有过倒数第一,那么其他的那位老师有过除名吗?”
他说:“没有!整个北京大学都没有。我是迄今为止唯一的受到这种处理的例子。”
他还表示,如果只是校方所说学术原因而非政治原因解聘,那么全中国2000多所大学都无人敢于向他发出聘请就不能不令人费解了。
在谈到与北大合作的美国维斯理学院136名教授联名要求校方改变决定和其他国际支持时,夏业良表示校方找他谈话时也专门提到过这个问题。
夏业良说校方告诉他:“你以为美国教授支持你我们就一定得听他们的?其实这恰恰帮了你的倒忙。”
“名教授”
中国官方《环球时报》周一发表评论文章说:“以北大在中国的超级名气,在那里做个好教授难,但做个‘名教授’却很容易,只要经常说些”出位“的话,或者摆出个批判当局的激烈姿态就够了。”
文章说:“在北大已任教十年多、仍是副教授的夏业良,至少从外部看,这几年走的就是典型‘舆论成名’路线。”
这篇署名为单仁平的文章说:“夏遭‘政治迫害’的说法受到一些人的鼓吹,近来只要有自由派人士因违法吃了官司,或遇到类似夏的麻烦,‘政治迫害说’就会立刻响起来。”
文章还就美国维斯理学院教授联名信说:“以‘停止合作’为筹码要求北大续聘夏,做法极不适当。试问,如果美国一所大学按其校内规定不再续聘一名教师,中国的大学要求其改变做法,美国人会听吗?”
▲德国之声(DW)10月21日报道:北大停聘教授担忧更大政治报复
北大新闻中心通过其官方微博,就停聘夏业良发出说明,称夏业良近年教学评估成绩连续处于全院倒数第一。资深媒体人李大同则认为这是当局舆论管控之手伸向知识分子,也凸显高校教育的道德危机。
(德国之声中文网)10月19日,北京大学新闻中心通过其官方微博,发表终止夏业良聘用合同的说明,指称夏业良近年教学评估成绩连续处于全院倒数第一。声明中表示:“夏业良任教的北大经济学院从2006年以来,持续收到学生对夏业良授课方式、授课内容以及工作态度等有关教学工作的批评意见340多条。2013年10月11日,该院就是否维持去年就已经作出的有关不续聘夏业良的表决,再次进行确认投票。在应到委员37人、实到委员34人的情况下,表决结果为:30人反对续聘、3人同意续聘、1人弃权。为此,北大终止对夏业良的聘用合同。”
就在夏业良解聘传闻即起之时,德国之声曾采访上海华东政法大学副教授张雪忠,他表示北大“虚伪的投票方式”不能改变“政治迫害”的实质。夏业良本人昨日现身推特,表示从19日晚间开始,北大新闻中心和新浪等全国网络和平面媒体都在传播北大声明,国内大多中文媒体是一边倒的“泼污”。只有《南方都市报》对其本人进行采访,而腾讯微博也为其提供一个“回应北大声明”的账号。他向中国的大学呼吁为一个自由派学者提供一个教职,哪怕是教工职务,但《纽约时报》报道认为:“事实上,其他任何一所中国大学都不会有聘用他的勇气。”
有网友就北大声明中的“学术倒数第一”上传 “夏业良与北大经济学院李绍荣教授学术论文对比”,发现近年夏业良的学术论文有50篇之多,还不不包括近期发表的论文,而李绍荣只有27篇;亦有网友为夏业良鸣不平,指“北大容得了孔庆东,却容不了夏业良。”
夏业良是《零八宪章》首批联署人之一,2009年在网上发表《致中宣部长刘云山的一封公开信》,指责时任中宣部长的刘云山钳制国民思想和阻碍新闻言论自由。习近平上台执政后,夏业良也在网络上发文批评习无意政改。
夏业良:一个人无法对抗一个体制
夏业良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自己在腾讯微博上发出长微博,就北大声明中“学术倒数第一”进行回应。他向北大质询明文的学术评估体系是什么?照此评估体系,是否对每个学院、科系倒数第一的教授等采取如夏业良一样的停聘方式?而夏业良本人发现,自己是北大30年历史中第一个以此方式被停聘的人,让人不得不质疑其中的真正原因,虽然北大一声在强调是因“学术”而非“政治原因”:“我只是从技术角度来质疑他们,声明中逻辑、措辞都不清楚,自相矛盾的,他们又一再强调我的问题'纯粹是学术问题'和'政治毫无关联',他们其实是欲盖弥彰、此地无银。”
夏业良也透露,北大近期还对其发出威胁,要求其收声并不再坚持是“政治原因” :“我的太太还在北大工作,是不是还有其它的报复手段我不知道,我可以不说,但他们不能阻止别人去联想,这件事交给别人去判断。家里人也劝,一个人无法对抗一个体制。”
李大同:中国高校中的“奴才教育”和“告奸文化
德国之声记者注意到,北大声明中特别表示校方收到学生对夏业良教授的意见多达340条。夏业良则对记者表示,北大近年在学生中发展很多“信息员”,这些人的发展路径为:在本科期间成为信息员、然后成为教工,两年后免试读研,然后再进入校方共青团组织等系统及有可能升迁到校领导职务。
中国知名媒体人李大同向德国之声表示:“这当然不是学术问题,北大自欺欺人,这实际是意识形态部门整体上收拾有传播影响力的知识分子的一个步骤,就是断了你的生路。他们以前也采取过,像秦晖(清华大学人文学院教授)等人都被收拾过。他们用断你生路的办法迫使你屈服。实际上也是杀鸡给猴看,警示学校里的其他知识分子。”
李大同也表示夏业良被停聘事件再次折射中中国高等教育的“奴才教育”和“告奸文化”的培养:“教育已经烂到底了,就是奴才教育,现在的北大清华有什么教育,没有对一个健全的人的教育,他们系统的培养'告密者',对青年学生的道德损害是根本性的。”
▲美国之音(VOA)10月21日报道:夏业良回应被北大解聘:当局事先周密安排
华盛顿 —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夏业良在被以教学成绩不合格为由终止聘用合同后,发微博反驳该学院的解聘理由。夏业良对美国之音披露,有学生发短信告诉他,学院通知夏业良本周四的课程已有其他教师代授,但他本人并未接到通知。
*学生告知周四课程被停*
夏业良对美国之音披露,院方对他表示,如果他能把这学期的两门课上完,院方会很感谢,但是刚刚有学生发短信告诉他,学院通知说,夏老师这星期四的课已由其他教员代替,让他感到匪夷所思。
他说:“我不是现在还上两门课,还没结束吗?当时院里领导也征求我意见说,如果你能把这两门课上完,我们感谢你。如果你有困难,我们找别人来替你上。我当时说,我考虑考虑,到现在为止,我也没说我不上。我通知我的学生说,这个周四照常上课。但是刚才我的学生给我发来一条短信:据说学院周四下午对你另有安排,已经安排了别的老师替你上课。到目前为止,我没有接到学院跟我的任何沟通,我觉得这样做是非常过分的。”
与此同时,美国卫斯理学院的比尔.约瑟夫教授对美国之音表示,一些学者正在讨论邀请夏业良到该校访问讲学的可能性。卫斯理学院上个月有130多名教授联名写信声援夏业良。
夏业良表示,他目前没有收到外国大学的正式邀请,如果有这样的机会,他会考虑出国研习,作为过渡,但将来还是希望留在国内为推动中国社会进步发挥作用。
他说:“如果有国内大学或者研究机构愿意接受我的话,我优先考虑国内。但如果在没有国内机构敢接受我的情况下,如果有国外的研究机构、大学邀请我去,我想,作为一个过渡,我是可以过去的。但是我想,它不可能太长久嘛。一般都是一年两年。最终,我觉得我还是应该在中国来推动社会进步,来完成我的一些追求吧。”
*院方解聘原因:连续多年教学评估成绩全院最差*
北大经济学院10月18日在解聘夏业良的说明中说,夏业良老师于2002年7月入职北大经济学院,现为人事代理合同制身份,职称为副教授。近年来,夏业良的教学评估成绩连续多年处于全院倒数第一,从2006年以来,学院持续收到学生对夏业良授课方式、授课内容、工作态度等有关教学工作的批评意见多达340多条。
北大经济学院的解聘说明还表示,“2012年10月26日,按照《北京大学关于对新增人员实行人事代理制度的规定(试行)》(校发2001第166号)第 四条和第五条的规定,经济学院人事代理制度教师考核与聘任委员会对夏业良进行了考核和续聘的无记名投票,表决结果为不续聘。为了给夏业良老师进一步改进的 机会,学校做出给予其延展一年处理的决定。”
夏业良是倡导中国实行政治体制改革的《08宪章》首批联署人之一。他10月21日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反驳了北大经济学院的上述指称。
他说:“不要含糊地说‘连续多年’。你应该说出具体来,是哪个学期?因为我们是每个学期评一次。一年有两个学期,哪个学期哪一门课,全部列出来。看看是不是构成‘连续多年’。如果我连续三年六个学期、四年八个学期都是全院倒数第一,那我不仅在经济学院、北大乃至全国高校甚至世界高校,我都是吉尼斯世界纪录。”
夏业良上周末在腾讯微博质问道:“北大的声明说我连续多年教学考核成绩倒数第一,为什么不说明到底是那几年的哪几个特定学期?”
53岁的夏业良教授对北大经济学院提出的质问还包括:“共有多少位教师曾被评为倒数第一?有谁受到过不再续聘或其他形式的惩罚? 若30多年来经院尚无一位教师受过如此处理,那是否意味着今后被评为倒数第一的教师都将不再续聘?”
针对北大经济学院所说的340多条学生批评意见被某官方媒体渲染成有340多学生批评他,这位在北大任教已经11年的自由派学者指出,他上的大课一门课每学期的学生人数为250人,最大的班曾多达376人,还不包括旁听生,即使从2006年算起,他教过的学生有数千人。他认为,一个教师只因为这么多年(而不是一年)被提340条意见就遭到除名,是不应该的。
*夏业良政治干预安排周密*
夏业良坦承,记忆中有过一次学生评价为倒数第一,也曾有过评价偏低,但不是倒数第一。而校方规定学生不及格率要达到5%到8%.他问道:那么多学生被老师给不及格成绩,他们对老师评价、的时候能说出什么样的东西?
夏业良还指出,“北大有学生信息员制度,有些学生他本来身份就很特殊。”
夏业良在2009年发表过致时任中宣部长刘云山的公开信,对当局严厉管控限制言论自由提出尖锐批评。
他在10月21日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对官方不承认解聘他是出于政治原因提出质疑。他表示,校方以前没有公布过如何处理教学考核或学生评分倒数第一的教员的规定,也从未有过将学生评分最差教员除名的先例。
夏业良在推特上说:“在此我向全国各大学喊话:若贵校不相信我能胜任教学或研究职位,请向我提供一个图书馆管理员的位置。北大经济学院一再强调不续聘本人与政治毫无关系,请大家放心聘用。”
与此同时,官方媒体就夏业良被北大解聘一事进行了几乎“一面倒”的报道。官方的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发表评论说,夏业良本人迅速接受多家外媒采访表示不服,“美国之音”等一些外媒将此事与夏业良“敢于直言批评当局”相联系,给北大戴上“政治迫害”的帽子。
夏业良教授认为,官方对于整肃他早就做了周密安排。
他说:“动用整个国家宣传机器。今天环球时报主编又专门写文章来攻击我。这已经是第二次了。以前对哪个知识分子有这样强烈的攻击力度?现在全国所有的大小报刊、媒体上面都是醒目的标题,都在抹黑我。难道这仅仅是对待一个业务上不太好的一个普通教师的行为吗?怎么它会舍得用那么多的宣传工具和资源来对一个不太合格的高校教师下那么大的力气来进行攻击呢?”
夏业良还透露,在他被通知解聘的两天前,他的新浪博客被封。他在刚刚开通的腾讯微博上发出的对被除名一事的回应没过多久就被屏蔽,已经无法打开。他表示,他原以为他至少可以在国内有限的网络空间发声,现在看来也不被容忍,当局的“三个自信”如何体现出来的呢?
言论尺度稍微宽松的南方都市报则指出,夏业良的学生对其有褒有贬。该报报道说,据留言的学生描述,夏业良的《经济学原理》是“北大最火爆的通选课之一”,“限额100人的教室经常讲台周围和走廊都是人”。报道说,在评师网上,夏业良累计收获21条评论,好评指数4 .3分(总分5分)。
南都的报道还提到一名2006年入读北大的网友留言说,该网友支持北大校方对夏业良的处理,并说夏业良“上课就各种吹牛,完全不讲课。”
对此,夏业良表示,如果这名自称曾听过他讲课的网友公布姓名,他愿意与其对质。
中国当局近几个月来整肃、抓捕了郭飞雄、许志永等一批推动公民社会和宪政的公共知识分子。八月,华东政法大学教授张雪忠在网上披露当局禁止在课堂谈论宪政、公民社会、普世价值的所谓“7不讲”之后遭到解聘。
有左派网民日前发微预言,北大下一个除名的将是敢于直言抨击时弊的法学院贺卫方教授。
▲纽约时报10月21日报道:自由派学者夏业良丢掉教授职位
香港——直言议论时政的中国经济学家夏业良周六表示,在某委员会投票决定解聘他后,他即将失去北京大学的教授职位。北京大学是国际知名的中国最著名学府之一。关于他的未来已经经过了几个月的争论,他的支持者说,这个决定反映了共产党钳制校园中自由政治观点的意图。
夏业良说,北京大学经济学院周五通知他,学校的一个评估委员会于上周投票决定,不与他续签将于1月末到期的合约。美联社(Associated Press)此前曾对该决定做过报道。
“对于我来说,这个决定非常不合理,但我也没什么办法,”夏业良在电话采访中说。他周五说,“一名院领导告诉我,如果我继续对国际媒体说这是个政治事件,而不是学术事件,我的处境还会更糟。”他不愿提供这位院系领导人的姓名。
53岁的夏业良必须找到新的工作,而事实上,其他任何一所中国大学都不会有聘用他的勇气。
这个决定可能会使北京大学与美国和其他国家的大学和学术机构的广泛联系复杂化。记者周六多次致电北京大学经济学院和国际合作部,但却无人应答。在中国,周六不是工作日。
中国有很多像夏业良这样的学院经济学家,他们支持自由市场,并认为自由市场与宽松的民主制度联系在一起。但夏业良的举动超过了一般同侪,他曾公开表示支持民主、反对共产党的管制。他认为这就是北京大学决定解雇他的原因,不过他说,在讨论解聘他的问题时,学校领导人并没有把这一点明白地说出来。
去年,夏业良在网上号召中国知识分子聚集到公共场所,以便讨论并推动政治改革。在此之前,他曾嘲笑一名宣传部长只有技校文凭。
2008年,他在一份要求进行全面政治改革——相当于结束一党制——的请愿书上签了名。请愿书名为《零八宪章》(Charter 08),活动主要组织者之一刘晓波在发起请愿后不久即被逮捕,并因颠覆罪被判刑11年。刘晓波于2010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位于北京西北角的北京大学一直是中国比较自由的一所大学,但也像中国所有的大学一样受到党的控制。学校的高层管理人员由党的组织部门任命,学校各层级都有党委和党支部。
北京大学有很多国际合作伙伴。很多美国学校与北大有合作关系,比如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和耶鲁大学(Yale University)。斯坦福大学去年在北京大学成立了一个研究中心。
夏业良教授工作受到威胁一事早已在国外激起反对声浪。上个月,威尔斯利学院(Wellesley College)的130多名教师签署了一封公开信,敦促自身所在学校重新考虑与北大的合作关系,如果夏业良遭到解雇的话。夏业良教授表示,这些大学需要自己决定该做什么。
“以我个人的观点,我不愿看到这个事件导致美国大学停止与中国大学的交流或合作,”他说。“这对中国的学生和学者没有帮助。”
夏业良教授表示,他会在合同到期前继续完成两门课程的教学工作,但他不确定之后能找到什么工作。
“在中国,没有工作单位,生活会成大问题,”他说。“我告诉我的妻子不要苦恼。总会有转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