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25日星期五

林之春:我的民主中国梦


一想到我所做的梦是自从戊戌变法以来,我们许多代中国人一直在做的梦,这就是立宪梦——使中国成为一个民主国家的梦,为了这个梦,戊戌六君子可以“横刀向天笑”;为了这个梦,黄花岗七十二烈士可以喋血沙场;为了这个梦,八九民运中的北京学生和市民敢于用血肉之躯去阻挡坦克;为了这个梦,王炳章、刘晓波、杨天水、朱虞夫、刘贤斌、陈西、陈卫们愿意把牢房坐穿……最重要的是,目前大多数中国人正与我做着同一个梦,而且人数越来越多。这时候,我又充满信心和激情,因为我坚信:当大部分国人在做同一个梦的时候,梦想成真的日就不远了!

 

 


我的民主中国梦

 

林之春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征文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昨天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中国变成一个民主国家。

 

早晨,我起床后,按照我的生活习惯,点击翻墙软件进入外媒汉语广播,广播里传来了我所熟识的播音员的声音:来自北京的最新消息,由于房地产泡沫破灭挺累,中国几家大银行的破产。消息一披露,立刻出现全国性的民众围堵挤兑银行,接着又演变成为北京、上海、武汉、南京、广州等几乎所有的大城市民众大规模上街抗议,每一个大城市都有上百万人在街头,所喊叫口号出奇的一致,就是“中共下台,实行民主,严惩腐败!”

 

面对这场比一九八九年北京之春规模更大的民主运动,中共还想用军队进行镇压。于是,中央军委马上下令北京军区属下的三十八军入城“平定反革命暴乱”,同时也下令其它军进入附近的大城市实施镇压。眼看中国大地上又要上演一场屠杀,一场比一九八九年“六四”更大规模的屠杀。正当中共利益集团看好解放军会再一次用血腥的屠杀来拯救他们的时候,令他们意外的事情发生了——三十八军开到北京郊区后,就停下来不走,军长钟之春以整个集团军的名义通电全国,宣布三十八军站在人民一边。接着,其它军,甚至大军区,都表态支持,这些表态支持的军队占全国军队一半以上;剩下的虽然没有表态,但没有一个表示支持中共镇压的。一个枪杆子出政权的政党,一旦失去枪杆子,意味着什么谁都清楚啊!

 

第二天,中国的大地上,从北京到上海,到香港,到武汉,到成都,到兰州,……到各个县城,到各个乡镇,中国人,不分男女老少,不分士农工商,万人空巷;在大街上,在广场上,万众一起,欢声雷动;人群中,有白发苍苍的老人,有高歌热舞的大学生,……中共各级党委会的牌子,几乎都在同一天被人们砸成粉末;中共各级党委会的办公楼,则被群众组织贴上封条。人民大众没有恐惧之日,就是民贼独夫逃跑之时。与此同时,中共各级官员,有的争先恐后地登上飞往北美、南美、欧洲等地的国际航班飞机,有的则不知道躲藏在什么角落,有的则宣布退出中共,支持建立宪政民主制度;各省市也先后宣布与中共脱离关系并宣布将支持民主政权。

 

第三天,各个民运组织、民主党派和民间团体与军方代表,经过协商,成立了临时执政委员会,选举由胡德平为首席执政官。临时执政委员会立刻发出了三道命令:第一、由于中国共产党不符合作为政党的基本条件,宣布其为非法组织,并且没收其一切财产;第二、全面落实宪法规定的一切人权,民众拥有包括出版言论、组织社团和政党的自由。第三、3个月后举行全国大选。第四、没收一切外逃贪污官员的财产并启动引渡法律程序。

 

三个月后,中国如期进行大选,同时一人一票选举总统和人民议会议员。大选进行得非常顺利,大选的过程中,没有出现一宗与选举有关的暴力事件,连黑社会和小偷团伙,也宣布在大选期间“停止工作”支持民主。中国创造了世界民主选举历史的奇迹,用铁的事实戳穿了中共关于“中国人素质差实行民主就会大乱”的弥天大谎。

 

大选结果,新民主党候选人盛汉唐当选总统份。新民主党是一个成立不到三个月的政党,主要成员是海内外民运人士、知识分子和工商界人士;刚刚在大陆恢复活动的中国国民党成为议会第一大党,新民主党成为议会第二大党。人民议会第一次会议通过了恢复“中华民国”的国名、国旗、国庆日的提案。随后,总统、议长、最高法院院长等一起到南京中山陵谒灵,其意义是表明新政权继承孙中山的大统。

 

这时,海峡两岸同时存在两个“中华民国”。在国际场合,为了区分,只能在大陆的“中华民国”后加个M字。这样一来,在台湾的“中华民国”就显得更正统了。

 

一年多后,海峡两岸政府通过和平谈判达成了统一协议,协议中规定统一的中国——中华民国的首都为南京。接着,协议由两岸全民公决通过。接着,举行中国统一后的首届大选。大选结果,中国新民主党的候选人盛汉唐以微弱多数击败中国国民党的候选人赵光华,当选中国统一后的第一任总统,国民党仍然为议会第一大党。在新总统的就职仪式上,在台湾的“中华民国”末任总统马英九把象征中华民国正统的玉玺和总统证书移交给统一的中华民国总统盛汉唐。也许,许多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这个细节意义重大,它象征着民主化后的中国人不承认中共政权的法统,就像所有的中国人都不承认汪伪政权的法统一样。

 

天亮了,一觉醒来,打开电脑,谷歌邮箱还是无法进入,外媒中文网站还是无法上去;打开电视,中央电视台还是在宣传中共的“伟光正”;走出家门到街上逛逛,城管还是在暴力驱赶小贩,警车照样是可以开上人行道……这时我才知道我只不过是做了一场梦——我的民主中国梦。

 

一旦知道是个梦,我心情格外失落忧伤!但是,一想到我所做的梦是自从戊戌变法以来,我们许多代中国人一直在做的梦,这就是立宪梦——使中国成为一个民主国家的梦,为了这个梦,戊戌六君子可以“横刀向天笑”;为了这个梦,黄花岗七十二烈士可以喋血沙场;为了这个梦,八九民运中的北京学生和市民敢于用血肉之躯去阻挡坦克;为了这个梦,王炳章、刘晓波、杨天水、朱虞夫、刘贤斌、陈西、陈卫们愿意把牢房坐穿……最重要的是,目前大多数中国人正与我做着同一个梦,而且人数越来越多。这时候,我又充满信心和激情,因为我坚信:当大部分国人在做同一个梦的时候,梦想成真的日就不远了!

 

20131018

 
来源:民主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