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11日星期五

淮生:权力失去约束,人类将会怎样?



包括权力在内,以及一切具有大规模伤害性的力量都需要在制度性的框架内给予约束。因为人是靠不住的,一切形式的“寡人治理”靠不住,都可能失控、闯祸;人类承受不起(权力)力量失控的代价。核弹危险、权力危险;危险的核弹,操控在危险的权力手里。权力失去约束,造成的危害分两种:一种,人类的局部人群陷于煎熬;二种,人类整体走向灭亡。怎么办?这就回到文章的主题:权力不能泛滥,权力需要约束。不仅美国英国需要、不仅印度不丹需要。我们中国也不例外,同样需要。

 

 

 权力失去约束,人类将会怎样?

 
淮生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征文

 

 
一、人类能幸存至今,是缘于人类的无能

 

我最近写的几篇文字,一直在从不同角度论述一个观点:人们如果想获得安宁的生活,就必须得设法阻止权力的泛滥运行。为什么?这要涉及到我将要表达的另外一个观点。该观点是:人类到今天为什么依然还存在?这是因为人类的能力;人类到今天为什么依然还存在?这是因为人类的无能。

 

怎么回事?人类存在既得益于“能力”、又得益于“无能”?下面我来解释。前半句,倒是很好理解。在漫长的过去,每年每月甚至每天,都会有一些物种灭绝于动物圈。人类何以依然不灭?排除那些解释不清的运气,剩下的,是人类的能力。曾经,我们人类跟猛兽一同居住在茂密的原始森林。体能明显占劣势的人类,在与体格彪悍的猛兽在万年对峙中,虽然死伤无数,但也没有灭绝,并且凭借智慧,凭借工具,最终取得压倒性胜利。那么,为什么我又说:人类能够现存至今是“因为人类的无能”呢?这个问题,将是本文将要重点论述的内容。这个论述中,涉及到我个人的一些判断:

    人类中每一个个体人,其天性里除了有爱、悲悯、宽容、公允、益生这样的正面,同时也有恨、冷漠、狭隘、偏执、厌生这样的负面。负面的天性常会不定期发作;无论这个人是莽夫,还是圣人;无论他是夏桀、还是李世民,皆是如此,只是程度有别;

    人是权力的载体;任何一个权力持有人都可能被负面的天性裹挟。因此权力是靠不住的;

    乌江自刎的项羽、滑铁卢惨败的拿破仑、幽室自杀的希特勒,如果败亡时手边有一个能量巨大、足以毁灭地球的按钮,万念俱灰的他们会倾向于按下它,让万物为其陪葬;

    不说这些强人和王者,就是一个饱受欺凌、即将饿死、诅咒世道的乞丐,都有可能内心萌生开启“毁灭按钮”的冲动,跟这个让他感到的寒冷世界同归于尽;

    相信历史上有很多人有过毁灭地球的愿望,只是缺乏引爆地球的能量和能力。这是人类侥幸生存至今的原因;

    要正视人性的先天缺陷;易发怒火的人类个体一旦与巅峰权力结合,如同易燃的引线与充满巨大能量的火药桶的结合,构成威力巨大的“易燃易爆危险品”;因此“人人有责”,去监控权力这种杀伤力巨大的“爆炸物”的存储是否安全。

 

二、人类对力量的使用,几乎全都用在了对同类的掠夺和征服上

 

人类自从学会发明和利用工具以来,先后使用过石块、树枝、火、弓箭、牛马、刀剑、枪炮、原子弹……这些在人类文明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工具,除了用于对飞禽猛兽等猎物的捕猎,同样都无一例外地用到了对同类的征服上。例如石头互掷、棍棒互殴、火烧敌营、骑马射箭、“火牛”攻击、刀剑搏杀、枪炮互射、原子弹投掷……不但如此,每一种杀戮方式,随时都在改进之中,以增强杀戮效果。比如,对敌人射箭之后,觉得射程不够,改进弓体材质;觉得杀伤力不够,设法弄来剧毒药物,蘸在箭头……

 

甚至还有这样的例子:2500多年前的中国,越王勾践把大批煮熟的、不能发芽的水稻种子,提供给敌对的吴国种植,让吴国的农业颗粒无收。以此实现“三千越甲可吞吴”,把陷于粮荒的吴国一举攻占;当代中国,看过一则报道,说:某公安部门负责人率众抓捕一个逃犯。犯人逃进一山洞里。该领导果断下令:运几桶汽油来,灌进洞里去,点火!……

 

从文字记录看,人类的历史就是一部血腥征战的历史。看看:把箭头蘸毒、把稻种煮熟、对逃窜的猎物用火攻……这些,都是人类负面天性的表现。除了人类之外,你找不到任何其它物种,对猎物、对同类如此毫不留情、赶尽杀绝。这是人类对力量的滥用、对权力的滥用的表现。在任何时代,最强大的攻击手段,最终都落在当权者手里。当权力因为失控而疯狂的时候,它握有的力量有多大,它制造的恐怖场景就有多大。所以我们要对权力运行保持警惕。

 

三、如果人类能掌管空气和太阳、能掌握“读心术”,人类会怎样?

 

在中国,权力有没有不当使用的例子?有。比方说,中国的政府权力垄断了中国城市的所有土地,政府实现了类似于“点石成金”一般的神话。只不过这儿是“点土成金”。政府“把泥土当黄金”卖给地产商,再由广大民众买单。比如今年,北京某区政府把首都机场附近(孙河)一块住宅用地卖了,其摊薄后的“楼面地价”价格是 48444 /平方米。几十层的住宅楼,每1楼层的每1个平方,政府都能拿它换回150克黄金。1100平米的地皮需要买主交30斤重的金砖来换。这种权力运行导致了可怕的后果,把几亿中国人打入到“住房难民”的境地。人们发现:一个人倾其一生的劳动所得、甚至掏空一个家族积蓄,也不够买一个简单的栖身之所。人们在强势政府面前苦不堪言,一筹莫展。这是权力被滥用的一个典型例子。

 

政府知道:这是“刚需”,买不买你看着办!让人没脾气。我常想:幸亏人类中强势权力只能把土地捏在自己的掌心,而没有能力垄断太阳、没有能力垄断空气的供应。如果它有这个能力,你有理由相信它不收钱吗?那时,如果政府部门卖给你空气,让你每呼吸1天、或者1周的空气,要交给它1克黄金。交不起钱就停止对你的空气供应。后果会怎样?

 

权力之害,总是让百姓不能消停。话说斯大林执政的时候,他害死了1000多万苏联人。如果在当时有成熟的“读心术”,如果这个技术被斯大林掌握,用于甄别谁的内心不忠于他、谁反对他,用来配合由他发动的那场血腥的“大清洗”运动,后果会怎样?再想想:如果这个技术在全球扩散,后果又会怎样?

 

诸位:我相信,在全世界范围内、在权力普遍没有得到有效约束的过去,人类能幸存至今,不是源于(人类)权力萌发了善心,而是源自(人类)权力的无能。如果权力掌握了这种“控制阳光/控制空气”的技术能力,那么,这样的技术除了被用于对境内人民的财富掠夺,还必定会用于对境外敌人的征战。只要对敌方实施断光、断气,就能实现“简洁的杀戮”。那么做的后果呢,大致是人类被消灭得差不多了,并且会连带殃及池鱼、殃及百兽,一同毁灭,或命悬一线。感谢上苍!没有赐给人类这个能力!避免了权力无限作恶!

 

诸位:权力的嗜血性格、权力的不被约束,导致的后果就是如此的不堪设想!万幸的是,某些政府现在只能控制我们脚底下的土地,却还没能控制我们头顶上的阳光和空气!没能检测我们头颅内的想法!否则,我们人人都是活在“剃刀的边缘”(赵传语),随时会命悬一线、随时可能被权力“玩死”!权力如水,既可以滋润我们,也可以吞噬我们;既可以协助我们获得福祉与幸福,也可以阻挡我们获得福祉与幸福。因此,我们再也不要为权力的强大而骄傲,而是要为自己有没有关注对权力的约束而检讨。

 

上述提醒,不仅是对庶民说的,也是对官员说的:想一想,你、你家人、你后代,有没有成为庶民的时候?

 

四、权力得到约束,其实也是权力拥有者的福音

 

拥有生杀予夺的大权,看起来很威风。但历史事实却是:权力越是放任滥用,权柄持有人越是死得难看,例如秦始皇和他的王朝。秦始皇家族依仗权力施暴,让天下人不好过。天下人也没有让他的家族好过。仅仅十五年,秦家就收获了一个被“族秦”的凄惨结局。

 

再面说现实事例。上个月,叙利亚“总统”巴沙尔按下了一个按钮,向平民发射了数发装有毒气的炮弹,1000多个平民丧生,国际社会为之震怒。没有约束机制,他固然是想发就发;可面对随时可能挨揍、被国际法严惩的严峻局面,他现在估计 “肠子都悔青了”。不知道事后他有没有痛责部下:为什么不在我动手的时候,拦我一把?

 

一个对比的例子是:美国总统奥巴马现在也想按下一个按钮,目标是对准作恶多端的巴沙尔。显然,这是王师伐不义,道义正当性无可置疑。可是,这个按钮不是奥巴马想按就能按的。这不,他不断找麦凯恩等扬言要投反对票的议员做工作,说服他们投票支持他的动武提议;他还认真准备证据材料到国会演讲,说服国会授权。同样是总统,奥巴马固然不能率性而为、不能想灭谁就灭谁。但他是幸运的。美国成熟的权力约束机制让他少做混事。使他不至于落得像秦始皇、希特勒、卡扎菲、巴沙尔那样,或肉体不得善终,或名声遗臭万年。

 

五、权力失去约束,人类活在“剃刀的边缘”

 

文章最后,可能有人会质问:你不是说,人类的存在是得益于“人类的无能”吗?明明在今天,人类“有能”了。你看,仅仅美俄两国的核弹就能轻易地荡平这个地球若干次,人类不是还存在吗?

 

是的。从1945年首个核弹在美国出现,到今天它被塞满全球不计其数的核武仓库里,标志着人类第一次拥有瞬间毁灭地球的能力。人类跟这个恐怖的摧毁能力相处已经68年。只是,与人类400万年的历史相比时间还短。如果把人类历史浓缩为1年,那么核弹出现才9分钟,短时间内人类对它是持有它、还是毁灭它,心生纠结,争吵不休。在核弹没有销毁之前,我们面临的是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危险。我们需要面对这个危险,监控这个危险。

 

在最近的系列文章里,我一直说洪水是力量、猛兽是力量、核弹是力量,权力是力量。其实,一个鞭炮、一大串鞭炮何尝不是?——引爆的鞭炮把人的眼球炸飞,这样的悲剧屡屡发生。当一串鞭炮在北京某个街巷燃放的时候,路过的人有权、有必要警惕、监控这个能量的释放;当一国权力运行的时候,该国国民出于“免于匮乏、免于恐惧”的考虑,有权、有必要警惕、监督这个权力的运行;当美俄等国的核弹威胁全球人类的时候,人类中的每一份子——哪怕是一个无核小国的一个小人物——譬如不丹的一个农夫,他都有权去关注、并施压美俄当局。

 

我重申观点:包括权力在内,以及一切具有大规模伤害性的力量都需要在制度性的框架内给予约束。因为人是靠不住的,一切形式的“寡人治理”靠不住,都可能失控、闯祸;人类承受不起(权力)力量失控的代价。核弹危险、权力危险;危险的核弹,操控在危险的权力手里。权力失去约束,造成的危害分两种:一种,人类的局部人群陷于煎熬;二种,人类整体走向灭亡。

 

怎么办?这就回到文章的主题:权力不能泛滥,权力需要约束。不仅美国英国需要、不仅印度不丹需要。我们中国也不例外,同样需要。

 

完稿于2013925

 
来源:民主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