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23日星期三

陈破空:开除夏业良,北大“挥刀自宫”


 
作者:陈破空    文章来源:RFA

上周,北京大学的一个委员会决定解聘该校经济学院副教授夏业良。理由是:“教学评估成绩连续多年倒数第一”。夏业良不服,讽刺说,如果这是真的,他就可以拿到吉尼斯世界记录了。

夏业良的回应显然有道理。因为,如果说夏业良是北大经济学院的倒数第一,那么,谁又是其他院系的倒数第一?他们是否也遭到了解聘?如果说夏业良是这些年整个北大的倒数第一,那么,前些年谁又是北大的倒数第一?是否也已经被解聘?答案是,都没有。

实际上,北大以“教学评估”的理由解聘夏业良,只是一个借口,用的是软刀子杀人、吃人不吐骨头的厚黑术。

北大解聘夏业良,完全是因为他的言论和思想。戴着浅边眼镜、言辞犀利、表达流畅的夏业良,在微博上,自称“夏业良九世”,因为,在此之前,他的微博已经被封杀八次。夏曾经是《零八宪章》的首批签署人,呼吁中国实行民主宪政;湖南民运人士李旺阳被自杀之后,夏曾发表“预防被自杀声明”,嘲讽当局。

2009年,夏业良发表《致中宣部长刘云山的一封公开信》,批评中宣部是“控制国民思想和阻碍学术自由的中喧部“,直指刘云山是”不学无术的部长“。夏在信的最后说:“如果因为我今天给你的这封公开信,而使我失去北大的教职,或者最终用尽手段迫使我离开,那么我将会感谢你成全了我,因为你这样有可能使我成为当今北大为数不多的有骨气的知识分子而永载北大民间校史。”

如今,不幸或有幸而言中。夏业良失去了北大教职。事件的幕后黑手,首推中宣部,或者,那个已经升任政治局常委、主管意识形态的刘云山。

实际上,这一切顺理成章。中国大学,受共产党直接控制,共产党和共青团的委员会,建立在校、系、班各级;学生中,还有为数不少的共产党员,负责监控老师和同学;北大所谓收到学生对夏业良340条“批评意见”,多半来自当局安插在学生中的奸细。这些学生奸细,从本科时代就充当告密者角色,本科毕业时,被学校以“推荐”手段直升研究生,其中相当一部分,研究生毕业后,又被留在学校充当政工干部。

北大当局告诉夏业良:“你以为美国教授支持你,我们就一定得听他们的?其实这恰恰帮了你的倒忙。”意思是,如果没有美国教授们发言支持你,说不定我们还有通融的余地。这更不打自招地证明,北大炒掉夏业良,是政治决定,而非学术决定。

美国威尔斯利学院(Wellesley College)130多名教授,联名签署了一封公开信,指出,如果夏业良遭北大开除,威尔斯利学院应考虑终止与北大的合作关系。美国大学坚守言论自由、思想自由和学术自由,对夏业良事件,深感震动。北大的行为,自损形象,自毁门面,犹如“挥刀自宫”。

北大开除了夏业良,会不会开除孔庆东?那个冒充“孔子七十三代孙”、却满口脏话、满口喷粪的所谓中文系教授,因辱骂“香港人是狗”、“新加坡记者是婊子”,而被中国网民封为“孔叫兽”。孔庆东是毛左派,夏业良是自由派,北大开除夏而不开除孔,表明,北大党委,宁左勿右。

这进一步写照,当今中国,是一个毛左派当道的时代。中南海不断下达所谓“新三反”、“七不准”、“十六条”等极左指示,让毛左派的气焰嚣张到极点,也让自由派的处境,窒息到极点。
历史上,北大曾经以自由思想而著称;民主与科学,曾经是北大的两面大旗。然而,自从来了共产党(1949年),北大便逐渐丧失了灵魂。历经反右、文革、六四等政治风暴,北大的自由精神,被一步步砍伐殆尽。对夏业良下手,证明当局犹嫌不足,将进一步钳制北大,进一步扼杀中国知识界所剩无几的言论自由、思想自由和学术自由。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