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7日星期一

曾伯炎:惊闻习总又向知识分子发难



歧视、仇视、蔑视知识分子,毛泽东的这种恶性,已经给中国文化史和文明史铸成大祸大害。习近平若看不见这文化知识生态的畸形与危机,认为那些奴才知识分子才是可信任的,有独立人格与独立学术见解就是反动的。试问:现代文明国家,你能依靠一帮奴隶和奴才建成吗?中国知识分子已被党折腾了60多年,种,都几乎灭了,尚有点残余,还经得住习小东效法毛泽东来折腾得万劫不复吗?
 

 
 

老的反动帽子又出笼了

 

中共给知识分子戴反动帽子,收拣已有30多年。据海外媒体披露,今年八月十九日,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全国宣传部长会议上发威说:“有一小撮反动知识分子,利用互联网,对党的领导、社会主义制度、国家政权造谣、攻击、污蔑,一定要严肃打击”宣传部与政法部门立即联手行动,从抓网上大V薛蛮子,到致力现代社会公民建设的许志永博士与王功权先生,乃至甘肃张家川县一初中生,发贴网上,质疑一死者是非正常死亡,也被污以造谣被抓,难怪有人又惊呼:文革的“五一六通知”和“公安六条”又复活复出了!如果,老毛发动文革以抓吴晗教授祭旗,薄熙来在重庆搞小文革,以黑打龚钢模等民营企业家扬威,小习搞毛规习随,则是拿小小少年开玩笑了。鲁迅说过:“老调子没有唱完”;老夫惊叹:老戏还没有看完吗?

 

何妨回顾一下中国知识分子挨整史

 

何谓老戏?中国知识分子百年来,遭“反动”鲸面、戴帽、乃至杀头的演出,没完没了。较早的慈禧,称那时反动知识分子为“逆党”说立宪维新的康有为梁启超谭嗣同等,逆了他祖宗规矩,要严肃打击。讲民主共和的孙文章太炎等知识分子,更是叛逆,逼孙文逃亡海外,像今天8964流亡海外民运人士一样。章太炎下狱,像今天刘晓波关在锦州监狱一样,中国,不仍然翻着百年前老剧本在公演吗?习近平还大唱什么民族复兴梦的高调呢?

 

就是老毛整人与斯大林比较,斯大林着重整党内对手,毛还加上一个个专整知识分子的运动。他不仅把反动帽子送给蒋介石称反动派,还加一顶战犯帽子,甚至这战犯帽子,还戴给知识分子胡适、王云五、翁文灏等头上,够反动了吧?现在,尘埃落定,历史返真,显出蒋介石才是抗日中流砥柱的领袖,胡适是文化学术大师,王云五这奇才怪才是继张元济之后,中国的大出版家,胡适王云五在世与身后的文北光辉,老毛的反动帽子也盖不住哩?今天文化界涌出的胡适热,岂不还在嘲笑毛泽东吗?

 

记得毛泽东给蒋介石戴“反动派”和“蒋匪帮”等帽子之前3年,1946年,他到重庆谈判时,一下飞机就高呼“蒋委员长万岁”,给老蒋又送“伟人”帽子哩。他玩帽子戏法,也太神出鬼没了吧?走笔至此,我想起1949年一段往事:当共军打进天津,唱著“消灭蒋匪帮”有个知识分子名叫赵复初,他对此的质疑,便坦率地表现于他写出的春联上:“蒋匪共匪谁是匪?亲苏亲美我亲谁?”横额四字:“心中有数”赵复初这种知识分子,当然很反动,遭灭绝了,可是今天,持赵复初这种质疑的反动人物,在互联网、在饭局与茶馆里,何止千万亿万?这种异议或质疑,就被称为“反动”习近平灭得尽吗?

 

伤疤未愈就忘了痛吗

 

在共党红朝历史上,过去被打上“反动”烙印的知识分子,几乎都平反了,如胡风及其小集团,平反了;右派55万,几乎全改正了;文革中遭反动资反路线打垮的走资派,全都解放复出了。就是习近平的老子习仲勋在1962年戴过利用小说反党的反动帽子,也是冤案平反后,才有有权荫蔽儿子爬上权力顶层哩?若这反动帽子还压在习仲勋头上,习近平能如此官运亨通禄位高升吗,13岁的习近平还是反动老子的小狗崽时,不也受过株连么?文革中也因言获罪被抓过哩?现在一坐上龙椅,这反动帽子又挥舞起来整人害人,岂不学毛泽东一样的政治变色龙吗?

 

习近平何妨想想:毛泽东用反动帽子,打击过刘少奇、彭德怀、林彪,包括你老子。把中国变成一个互斗互咬的互害社会,毛泽东在世,尽管他给亿万人戴了“反动”帽子,可他死后,他的老婆江青,也未逃脱比反动更高的反革命死刑犯帽子哩,不也值得你借鉴吗?

 

毛泽东这种反智反知识分子的统治历史,当他把党内党外优秀知识分子,用梳子梳篦子篦式地清除干净,身边拿枪杆子的彭德怀罗瑞卿到林彪,一个个灭净。身边擅笔杆子的党内同志,从邓拓到田家英,尽逼到自杀。灭反动知识分子彻底到:考试不凭文化学养,只看手上茧疤大小,交白卷的张铁生成了铁岭农学院党委书,文盲农民陈永贵文盲工人吴桂贤,充当了副总理,毛泽东用文盲打天下,他还闹了史无前例的文盲治天下,不也是他反智反知识分子,在世界政治文化史中,写了一出荒诞剧吗?习近平还想毛规习随,把毛的反智反知识分子的荒诞剧续演下去,可能今天,你已不存在毛那历史条仲了吧。

 

什么是反动?顺动?我听历史学家王春瑜(写杂文署名金生叹)说,他改毛泽东的诗只两字,就尽显真实,1958年大跃进时毛有诗:“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他改成:六亿神州尽顺摇,认为才切合实际呀!毛泽东在世,六亿人,那是什么舜尧,尽是不敢违送的顺奴呵,因为他垄断了每个人的饭碗与就业,乃至户籍,现在,习近平要十三亿神州都跟着你指挥捧摇,尽成顺奴,要写老毛笑话的续篇?似乎天时地利条件,已不具备,中国知识分子既被老毛的棒打醒,也被打邓天安门的血腥镇压惊醒了哟!

 

所谓反动者,今日,凡讲真话者必遭之污蔑也。巴金说:“讲真话,把心交给读者,讲自己心里的话,讲自己相信的话,讲自己思考过的话。”这样的知识分子难道都是反动派吗?

 

拆开一看是反动么

 

天安门的学生只说了一句“邓小平垂帘听政”的真话就遭血洗,说了一句反官倒与习近平今天讲的反贪腐相同,便成了反动知识分子了;习近平又给知识分子甩反动帽子,去吓唬,还有效吗?

 

所谓反动者,给异议人士之标签耳。马克思也说:“你们并不要求玫瑰花发出紫罗兰一样的幽香。”同理,老张怎么能想的说的与老王完全无异,吃特供的要求吃三聚氰胺的说一样的话,才叫不反动,可能吗?

 

所谓反动者,持普世价值观念也。因为民主、自由、宪政这些价值,恰好与共党的极权、垄断、专政相对立,从普世价值走向民权社会,反之,顽固坚持君权霸权制度,岂不是反对普世价值者,开历史倒车才是真正的反动吗?

 

已折腾得白茫茫一片真干净了哟!

 

64年,共党把传承传统文化士绅知识分子,用土改灭了,把继承五四文化的知识分子,用反胡风与反右运动灭了。再将接受苏俄文化的党内知识分子,在文革中灭了。早是曹雪芹叹息的:“白茫一片大地真干净”这些年,你们用大跃进办大学,赶造了有数量无质量有文凭缺文化的知识分子,派出国留学包括六四后撵出国的精英,多数滞留异国。故民谣唱的:一等人才在海外,二等人才在沿海,三等人才尽在党内搞腐败。当前世界的竞争,已进入竞争人才。中国知识分子已被党折腾了60多年,种,都几乎灭了,尚有点残余,还经得住习小东效法毛泽东来折腾得万劫不复吗?

 

歧视、仇视、蔑视知识分子,毛泽东这种恶性,已经给中国文化史与文明史,铸成大祸大害,习近平若看不见这文化知识生态的畸形与危机,认为那些奴才知识分子才是可信任的,有独立人格与独立学术见解就是反动的,试问:现代文明国家,你能依靠一帮奴隶和奴才建成吗?

 
来源:民主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