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12日星期六

郭永丰:超期羁押郭飞雄,中共意欲何为?


一、郭飞雄已被关押六十多天,当局为何还不给任何说法?

郭飞雄先生的所作所为,是在扎实地推进中国社会良性进步和正确发展,是在切实地努力把中共腐败官权关进民主宪政体制的铁笼子里的极为浩荡正义的公民行动。但作为做贼心虚、作恶多端且罄竹难书的中共当局,竟然视这类志士仁人如猛虎,认为这些人的权利主张对于日渐式微的他们的统治构成威胁和麻烦,弄得不好,这些人可以将他们这些超级罪犯全部或逐个送进监牢而永久不得翻身。所以,他们就滥用职权,公器私用,假公济私,恬不知耻地向全世界人民公开耍流氓,将如此驰名中外的大英雄长期非法羁押着,竟然不给外界任何说法。

据广州墨客文化传播公司总经理叶恭默发微薄指出,郭飞雄先生已被羁押60多天,远超出刑拘的上限37天。既未批捕,早应立即放人。隋牧青律师五度申请会见,均遭无理阻挠。在被抓捕的新公民诸君中,他是唯一被非法超期羁押且阻绝法律援助的。因此,大众有理由怀疑他遭到了办案机构的残酷对待。提请尽快答复以释大众疑虑。

隋牧青律师108日微薄指出:【警方仍然拒绝律师会见郭飞雄】“刚才天河分局纪检电话于我,称郭飞雄案关系重大,他们无法做主,要求我按程序申请会见,其实就是拒绝了我的会见要求。我答不会申请(申请也没用),我将举牌并申请示威游行抗议。对方以官方标准回答:那是你的权利,你尽可去做。广东警方在蛮横无耻的道路上继续裸奔!”

而这与当初隋牧青律师等跟踪郑酉午及其妻子的案子又何其相似。据刘士辉律师撰文《郑酋午案让海南国宝总队长裸奔》指出,海南省公安厅国保总队及队长蔡仁雄直接下令禁止律师会见郑酋午夫妇,看守所人员向律师出示了一张盖有临高县看守所公章的《告示》:羁押在7号仓的犯罪嫌疑人符某某、郑酋午,未经办案机关批准,不准律师会见……2013829(见照片)。该告示和吴律师614日在文昌市看守所看到的禁止律师会见的告示何其相似,无疑是一脉相承并贯彻始终的。

关于郭飞雄的无限期被羁押,先是由维权人士广州郭春平发布消息,说郭飞雄已三天时间联系不到了,后来有人透露说郭飞雄没事,大家都以为真的没事,有心人还在为能够见到他本人到处探寻着,结果,郭飞雄姐姐突然拿到了当局送给她的逮捕郭飞雄的通知书,这才充分证实了郭飞雄被中共当局再次耍流氓先绑架神秘失踪,然后才正式逮捕了,这种被突然消失的消息确实并非空穴来风。这便令所有关注中国民主维权事业的人士非常震惊。因为,郭飞雄的事业及其名字,目前正在代表着中国民主维权事业的兴衰。他自由活跃着,这说明中国民主维权事业正在一帆风顺的进行着,他的被逮捕,正说明中国民主维权事业再次遭遇重创。

对于这类君子,即便中共当局中某些人对他确实怀恨在心,梦想狠狠报复一下他,也根本找不出有力证据和说得过去的任何理由。曾有人透露,广州国保为了重办郭飞雄,试图把郭飞雄与以煽颠罪逮捕的街头活动人士黄文勋联系在一起,说黄文勋的全部行动均由郭飞雄一手策划和指使,这更加风马牛不相及了。作为当今的中国公民,任何人的行动,都仅仅只代表他本人的全部意愿,其他任何人都无法操控。除非指使者特别有钱,也许钱财确实能使鬼推磨。可作为坐了五年牢,刚出狱不久的郭飞雄先生,他的经济状况绝不可能富裕到这种程度。笔者想,当局之所以迟迟不给外界任何说法,只能说明抓捕郭飞雄的当事人极难收场,既不好向其上级圆满交代,也不方便给社会一个比较合理中肯的说法,也便只有自煽耳光,也许将来还会如同海南民主人士郑酉午夫妇,最终也迫不得已以取保候审的流氓无耻的方式释放人。也就是说,郭飞雄一案正在让专门办他的为虎作伥的帮凶们感到极难堪,深为骑虎难下。

二、郭飞雄被逮捕,可能只是广州国保的公报私仇?


2006
年,郭飞雄为声援高智晟,被广州当局抓捕并判刑五年之后,郭飞雄一直都很低调裕。据笑蜀撰文指出,“2011年获释后,他全身心投入方兴未艾的公民运动,成为南中国公民运动的旗帜性人物。南周事件中,他参与了南周门口的街头抗争,并发表演说。他跟我一起,共同发起呼吁全国人大批准国际人权公约的公民联署。他跟许志永、丁家喜、赵常青一起,共同推动官员财产公示。但这些行为都与“犯罪”不沾边,因为有很多人也参与了以上的活动,而这些行为都是符合中国宪法和法律的。

实际上,仅仅只这些,与现行中共政策确实并没有多大抵触。即便按照当局的维稳要求,郭飞雄出狱后近两年,也没有做出过任何让当局特别难受或者非常不开心的事情。比如据深圳国保对笔者本人的要求:第一不能搞组织;第二不能上街;第三特殊日子特殊事件配合一下。除了第三条,郭飞雄先生有可能严重得罪广州国保之外,其余基本都没有多大问题。太石村维权时,他就主张温和、理性、依法、不屈不挠地进行维权,直到今天,他依然未改这种初衷。毕竟都快五十的人了,郭飞雄做事更加成熟稳健,这是不容置疑的。

据笔者观察,可能是他年初旅游时,被广州国保从北京抓回来,为反抗这种暴行,刚下火车的他,紧接着又去北京旅游了,直到回到广州后,他为了拒绝与国保的见面,很长一段时间都在自我失踪,以致很多朋友都联系不到他本人,直到后来他确实被抓捕了。笔者想,这种自我玩失踪可能才是真正惹恼广州国保此次抓捕他的根本原因。尤其是,乘着全国严打特别活跃的民主维权人士的东风,广州国保也对郭飞雄乘机下毒手开始“公报私仇”了。

在习皇帝的严打指示中,他们以所谓的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的罪名正式逮捕了他。凡下属走狗做事,只要有这种严打的规定出台,而且还直接得到了上峰的点头(估计抓捕郭飞雄也是通过请示最高领导人批示的),他们就会理直气壮底气十足地干好这类为虎作伥的脏活。因为这样做,对于他们最安全。(已为民主事业坐牢13年的海南民主人士郑酉午先生,还连累到他的妻子,六四期间被以经营非法物品罪逮捕,就是由于没有在六四期间配合海南国保的工作所致,最终,海南国保迫于外界强大关注的压力,最近不得不做出取保候审的方式释放他们夫妇俩。还有在湖南被安徽警方抓捕的上海维权人士李化平先生,当上海国保威胁他时,他干脆离家出走,全国漫步,到处参与围观维权活动,目前仍在被羁押中,等等。)

一般情况下,作为负责专门监管郭飞雄的国保,在对上汇报工作时,都会说郭飞雄根本不配合他们的工作,且表现极嚣张,那么,这便告诉当局,只要是避开他们视线的所谓政治敏感人士,他们都会严加防范,高度警惕的,比如他们会更多地怀疑其有什么更大的动作或超出想象的活动的。因为,他们根本无从知晓他在背地里究竟都干了些什么,而让这些专门负责监管的人,长期以来一直摸不着头脑,无法准确掌握其真正的犯罪事实和证据,因而更把握不了这个被监管的人,无法向上级准确汇报或交代清楚其真正的动向,为此经常被上司责怪,所以就恼羞成怒,怒火万丈,尤其直接影响其拿高额奖金或晋升时,更会让这些为虎作伥的帮凶们怀恨在心,咬牙切齿。在这次严打中,他们肯定要以所谓的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的罪名正式逮捕他。这一定也是国保上峰的旨意,也许也与新任政法委书记孟建柱的点头也有直接的关系。作为下级做事,只要全国有这种规定出台,而且还得到了顶头上司的点头,他们就会理直气壮底气十足地极为卖力地去抓人,并在抓捕后用严刑迫害人,而干尽做绝世界上最肮脏的活路。因为这样做,对于他们本身最安全,他们完全可以高枕无忧,即便干尽做绝所有坏事,他们还能心安理得,无任何后顾之忧,也无任何自责之心,心目中唯一想的,是他们终于借助公权和公器狠狠地在这类浩荡正义的大英雄身上出了一口恶气。

固然,国保所掌握的所谓犯罪证据和材料都是外界所发布的那些东西。而这些,如果要与中国的法律一钉一铆地相扣,只能证明郭飞雄的令人肃然起敬的可佩之处,是这个世界上最佳的公民楷模。但在中共无赖和痞子专政下,他却只能成为黑帮化国家公器重点防范与严酷打压的对象。

三、浩然正气、大义凛然、视死如归的郭飞雄,乃是当代民主志士的典范和楷模。


按照中共的政策,郭飞雄做了很多推动社会进步与发展的实事,只要他妥协让步,或弹性抗争,应该不会受到太多的苦难和委屈。关键是他一旦认定这条道是正确的,他就会坚定不移,坚持不懈,勇往直前,视死如归,丝毫也不气馁,即便九头牛也拉不回来。并且他说,他就是要为这个志向牺牲一切的,甚至包括性命。比如自他为太石村村民的依法选举维权被第一次拘留之后,他就开始进行了长达59天的绝食抗争。以及2006年被正式逮捕判刑后,虽然他的两个年幼的孩子受他牵连被迫失学,妻子被干预丢掉了工作,但他还在狱中绝食抗争,而被迫灌食活命,直到刑满获释。

据他的太太在他被抓后致习近平的公开信披露,自2003年投入维权运动以来,郭飞雄四次被非法拘捕。非法殴打和酷刑,于他更是家常便饭。包括:1、在广州市第一看守所,被疲劳审讯13个日夜,不许他睡觉。2、在广州市第一看守所,被戴上脚镣100多天。3、在广州市第一看守所,被手脚穿插固定铐在木板床上42天,全身不能弯曲。4、在广州市第一看守所,被警察拔头发、搔痒侮辱达20多天。5、在被转押沈阳后,被办案人员戴上死刑犯的黑头套,押到秘密关押地点进行暴打。6、在沈阳警方办案人带到秘密关押地点,坐老虎凳4小时。7、在沈阳秘密关押地点,被办案警察凶残地反吊双手悬空,靠双手肩关节支撑全身重量。8、在沈阳秘密关押地点,被办案警察用高压电警棍电击生殖器。郭飞雄不堪其辱,愤而冲向玻璃窗自杀未遂。9、沈阳警方把郭飞雄与死刑犯关押在一起,绝望的死刑犯威胁要挖他的眼睛。郭飞雄不得已奋力砸破窗户玻璃与之抗争。

2011
年他刑满获释后,与已经举家逃亡的太太张青和两个孩子仍旧远隔天涯,无法相见。为此,广州国保曾多次劝他出国与妻儿团聚(主要为了不让郭再给他们添麻烦),但他就是要放弃这种对于常人来说乃是最温馨甜蜜温暖的家庭小生活,尤其对于任何他人可以说千载难逢、踏破铁鞋无觅处的顺利出国的大好机会,在美国可以享受绿卡及其众多同仁好心捐赠帮助的优裕生活待遇而养尊处优,却要硬是坚守在国内,战斗在最前线,过着苦行僧和修道士般的孤苦伶仃的凄凉惨淡且极为冷清的生活,苦思冥想绞尽脑汁的只是如何帮助弱者维权,切实在自己身边和周围帮助着很多人,与很多冤民一起开展着各种维权抗争,直到中国民主转型的一天。

如今,当他年满47周岁时,在美国,这本来是奥巴马当选总统的年龄,他却要再次经受苦难,或许又是漫长的牢狱之灾。而这种人祸,只有中共恶狼猛犬才能嫁祸于他。这也许是上帝之子耶稣为人类共同罪孽心甘情愿受难赎罪的理由,郭飞雄先生作为走在中国民主维权最前沿的孤胆英雄,正在力所能及地践行着中共法律的有效落实,却寸步难行,还要罹患牢狱之灾,这无疑是对谎言和加暴政的中共的无情嘲讽。

如同郭飞雄的浩荡志士,目前在中华大地上已涌现出了很多人,这些人的名字,如珍珠般璀璨夺目,个个都金光灿灿,洁白无暇,他们有刘晓波、王炳章、杨天水、许万平、刘贤斌、陈西、陈卫、李铁、贺伟华等等数百人,以及今年以来被中共所抓捕的刘远东、刘萍、魏忠平、李思华、赵常青、刘家财、丁家喜、孙晗会、许志永、王功权等一百多名仁人志士。

愿这些一心一意为公益,且豪情万丈、壮志凌云的仁人志士们的苦难经历,切实能感动所有故意纵恶,指挥作恶,以及正在为虎作伥穷凶极恶干坏事的帮凶们,请这些人也能扪心自问一下自己,不要再在好人身上造孽了,在你们有限的生命里,还是多为自己及其子子孙孙们多积些德行些善吧。

郭飞雄,原名杨茂东,之所以取郭姓,乃是由于其母姓郭,去世早,未尽孝心,思母心切,所以随母姓郭。


2013
108

 
来源:民主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