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20日星期日

查建国:民粹之风刮起,震动朝野(与环球时报争鸣之78)


 


民:十九世纪中期民粹主义兴起之际为农民之民,现为平民之民;粹:纯粹、精粹之粹,以民为精华,为本,为至上。民粹主义是思潮是运动,其特征追求公平,极端者可至平均主义;反对精英,凸出民意,极端者可至无政府主义,仇富仇官,暴戾杀气甚重,大局突变后难整合;爱国家爱民族,极端者可至排外闭关。其风在世界近代史上影响极大,挟人数之众,占道德高地,所到之处无不令人热血沸腾,摧枯拉朽。其利其弊,用之防之不同时代不同政派各有千秋。在中国当前民主转型期三大政治派别均极重视之。


毛派:毛泽东本人就是利用民粹之风成其帝业之大师。从湖南农民运动好得很,到土改杀富济贫打天下,到文革造反有理,打倒各级政府,斗争多数知识分子。现毛派也利用百姓不满现状,怀旧思毛之情结形成自己群众基础,俨然已自成一派。


特色派(主流执政派):也想利用民粹之风之利削其包袱(如部分贪官和官僚主义),保其核心利益(一党制),或用其弊吓唬改良者不要走向革命。但同时又怕用之失控伤害自身。环球时报1014日题为民粹主义大发酵不是中国社会之福社评就反映了这矛盾的纠结。社评承认民粹主义已经在中国舆论场上扮演重量级角色,主流社会再也不能回避它,而要正视它,力争化解嫁接在它之上的国家政治风险。环报又为普世派加了一顶新帽子政治极端主义。整篇社评反复强调的是要阻断(环报社评语)政治极端主义与民粹主义结盟环报社评语),对这种结盟可能引发的风暴害怕之极。


普世派(民主改革派、政治反对派)在民主转型期间与民粹之风高度契合。反贪官反特权反镇压,自由属于人民的口号可成共识。当然,民粹之弊之极端应知应防可批评。在官不讲理与法时,在民遇冤,被歧视而求助无方时出现杨佳、夏峻峰极端案可同情可理解(但视杨夏为英雄仍不敢苟同)。对民粹之风借网络为利器、为阵地、为进可攻退可守之大本营的大势,顺势而为,蓄力待发是普世派基本策略。


北京查建国

1019

手机:13661195761 家电:010-67506064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