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6日星期二

楚寒:曼德拉精神资源是转型国家的“他山之石”



到今天为止(2013年7月14日),生命垂危的南非前总统纳尔逊·曼德拉已经在南非的一家医院卧床一个多月。前几日南非政府发表的声明指出,前总统曼德拉“病情严重但稳定”,他正在依靠呼吸器等医疗仪器维持生命。鉴于曼德拉已将近95岁高龄,他的家人、亲属、医生或许要在未来几天或几周内作出一个艰难的选择:是否继续医疗救助,国际社会也将关注他们做出的任何决定。

曼德拉亲属的任何决定都会牵涉到一个庞大而分裂的家族,甚至有可能影响到南非的政局,如今他们已经在涉及遗产、老人未来的埋葬地、他的精神遗产的决定上发生了争执。尽管在曼德拉家族内部,曼德拉的亲属就老人的医疗及后事起了争执,但在这个世界上,无论是西方还是东方,对曼德拉的人格形象人们几乎没有什么争议,而是众口一词的高度赞誉。正如六月底访问非洲的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塞内加尔所发表的感言:“他是我个人的英雄。我认为他是全世界的英雄,如果他离开人世,我认为我们都可确定的是,他的精神将世代流传。”奥巴马以曼德拉族名“马迪巴”称呼这位南非英雄,声称曼德拉让他体悟到,“当心存善念且正直的人团结一致,可以在这个世界上大有作为。”

确实,在当今世界上,曼德拉是二战战后一位同时赢得东西方、不同种族的人们普遍尊敬的政治人物。三年前,2010年南非世界杯闭幕几天后,2010年7月18日曼德拉生日当天,世界迎来了联合国首个“纳尔逊·曼德拉国际日”,联合国大会决议确定这一国际日,是为了向曼德拉的崇高人格和他遭受的巨大磨难致敬。世界崇敬曼德拉,是因为他为自己的理想信念付出了艰苦卓绝的努力和代价,在他的身上闪烁着罕见的人性光辉,而成为世所公认的一位全球标志性人物。这位当世伟大人物身上的崇高风范,是当今这个纷纷扰扰的世界上宝贵的精神资源,在我看来,也是全球政治转型国家可借鉴的一块“他山之石”。

为了推翻南非不平等的种族隔离制度,曼德拉领导南非民众从事反抗运动,为此他付出了二十七年的牢狱代价,以及长期的各种迫害和折磨,最终使得南非以和平方式废除了长达46年的种族隔离制度。在结束了种族隔离制度之后,曼德拉在1994年南非的首次多种族大选中,当选为南非历史上首位黑人总统。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是,这位黑人总统并没有采取历史上常见的暴力清算、报复、复仇等行动,而是向昔日的政敌伸出了友善的手,展现出宽恕、宽容的姿态,以和解的原则清算历史,从而避免了冤冤相报的可怕后果。

执政五年期间,曼德拉领导的政府推行了一系列新政举措,旨在化解这个非洲国家仍然存在的种族矛盾,在将黑人被剥夺的人权交还他们的同时,他也注意保障白人的各项权利,致力于建设一个和平、民主、自由、平等和繁荣的新南非。为此,曼德拉与南非前总统德克勒克一道获得了1993年诺贝尔和平奖,挪威诺贝尔委员会称:“曼德拉和德克勒克为消除南非种族歧视作出了贡献,他们的努力为在南非建立民主政权奠定了基础。”

对比近来扰攘不休的埃及政局,去年埃及大选产生了埃及史上的首位民选总统穆罕默德·穆尔西,他一方面放任民间要求报复前执政者穆巴拉克的呼声,一方面想方设法独揽大权,从而造成埃及的伊斯兰派与自由派之间的分歧扩大,执政一年,埃及社会的全面和解遥遥无期,埃及社会几成分裂,政局不稳,最终穆尔西成为民众大规模抗议示威要求下台的对象。再来看进入21世纪后处于社会转型期的中国,经历了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在经济获得较快成长、国力大增的情势下,执政当局并没有及时实现转型正义,为过去历次的政治运动中遭受迫害的民众进行抚慰,释放那些因信仰获罪或因言获罪的人士,成立真相调查委员会,廓清历史真相,进而努力实现社会和解。遗憾的是,民间维权人士和意见领袖仍继续受到打压,要求政治改革的意见也被束之高阁。

如今曼德拉的病情安危牵动了全世界的人心,无数的人们为他祈福,为他祈祷,期盼他能够转危为安,长寿且平安地生活在这个喧嚣的世界上。更重要的是,期盼他所带来的精神资源,能够在当今世界上得到传颂,得到传承,那就是:和解与宽容,和平与宽恕,回到人类良知的起点,化解各种纷争,赢得美好未来。《诗经》上说,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我想,曼德拉的精神资源就是当今世界上现存的可采用的好的石头,应能制成本国美好的珍宝玉器,尤其是那些处于社会政治转型期的国家。在此向不屈的曼德拉致敬,为病中的曼德拉祈福。

写于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四日

来源:讯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