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10日星期六

徐光:宪政梦与刘少奇老爷梦


中国民主党人认为,宪政民主是每个中国公民一百多年以来一直追求的梦想,这是毋庸置疑的;宪政有阻力,这也是毋庸置疑的。阻力来自四面八方、阻力来自方方面面、阻力来自东西南北;阻力来自于形形色色、各色各样、大大小小的老爷梦。

老爷梦,是个美梦,一个中国几千年来无数人追求过的美梦。不管老爷被称作主人、父母官、大人、王爷、陛下,还是被称作老板、干部、公仆、领导、领袖也好,反正谁也不想成为被鞭子抽打的奴隶;或者成为瓜农被称砣打死;或者被打成残废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只有去首都机场放炮仗。总之一句话,反宪政者,他们梦寐以求的是成为威风的老爷,反宪政者,不想成为奴隶,也不想成为公民。

想当年,刘少奇老先生也是这么想的。当胡风他们被整的时候,老爷是不需要宪政的;高岗他们被整的时候,老爷也是不需要宪政的;林昭小女子被整的时候,大老爷更不需要宪政的;彭德怀“里通外国”被整的时候,宪政宪法更是不合时宜,成为累赘。只是千算万算,算不到哪天轮到自己被整的时候,老先生要宪法了,要宪政了,堂堂的国家主席,间与王爷与陛下之间的大大老爷,做不成老爷了,拿着宪法想做公民,晚了!你没把别人当公民,别人也没把你当公民。最后,可怜的老先生,当不成老爷、当不成公民、连奴隶也没有当成,被活活整死了,甚至连累家人也当不成老爷太太、当不成公民、当不成奴隶,只能当犯人或者死人了。可悲啊!可悲!

中国民主党人认为:人生而平等,这一点谁都无法改变。每个人出生的时候,一丝不挂的来,每个人死亡的时候,都变成水、空气、无机物,来自于大地,回归于大地,都一样,不管老爷、奴隶,穷人、富人,都一样,起点终点都一样,要是有所不同,也仅仅是过程不同而已。宪政的基础就是平等,人人平等,不管贵族平民、富人穷人、资产阶级无产阶级、人民敌人,没有区别,人人平等。那些想成为老爷或者已经成为老爷的人总不这么认为的。那个北朝鲜最大的老爷就以为自己血统纯正,省份高贵,是北朝鲜当之无愧的领袖,还是当代最伟大的军事天才。其实那家伙脱光了衣服来看,除了多些肉,跟北朝鲜任何一个男人没有多大区别的,其遗传的基因也和世界上任何一个男人的基因99.9%没有区别。而那有区别的0.1%,世界上任何两个男人之间都存在。

每个人都只有两只眼睛、两只手、两只脚、一颗心、一个脑袋一个身体一条命,对谁都一样。如果有老爷们以制造不公平为乐趣的话,那么“顺民”了一辈子、奴隶了一辈子的陈水总们会以一命还几十命的恶行、以另一种的不公平来纠偏。生命是脆弱的,每个人都一样,而且都只有一次。那些被陈水总先生杀掉的无辜者里,谁能保证没有一些过去、现在、将来的老爷、大老爷呢?就被这么个老爷眼里的下三滥杀了,可叹啊!可叹!

宪政者不要老爷、不要奴隶、不要陈水总、要的是公民。那些想做老爷的宪政反对者们,你们去做吧,你们去反对吧,那是你们的自由,当然你们想做奴隶,也是你们的自由,你们也去做吧,反正我们做我们的公民、要我们的宪政。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就象三十多年前,你干你的社会主义公有制,割资本主义的尾巴,我挖我的社会主义的墙脚,发投机倒把的财,到现在那些割尾巴的都进了历史的垃圾箱,而象鲁冠球、宗庆后这些挖墙角的反而成了社会主义的新权贵;就象三十年前,你批你的资产阶级精神污染,我在家偷听邓丽君的靡靡之音,到现在靡靡之音成了经典,批判之声成了笑话。如果中国共产党反对宪政,认为那是资本主义的东东,那么还有中国民主党支持宪政、如果宪政的大旗中国共产党不要,那么中国民主党会要这面大旗的,就让所有支持宪政的中国公民都聚集在中国民主党扛起的大旗下,中国民主党欢迎你们!

那些昨天批、今天批、明天批、天天批宪政的人,但愿你们能够实现你们的中国老爷梦,永远也不象那可怜的刘少奇老爷那样成了恶梦。只是成就了一个人的老爷梦,就需要几个、几十个、几百个奴隶来搭配。记得以前的奴隶是通过战争从别国获得的,因此出于一个中国公民自私的原因建议这些老爷们,有本事就不要奴隶中国人了,到别国去寻找奴隶吧,那也是为中国人做了一件积德行善的大好事。阿弥陀佛了耶!

来源:博讯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