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23日星期五

武德卿:越南人和民主



 大约近三十年之后,越南再次跌入一场新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危机的漩涡中。



    越南社会日趋远离共产主义模式 

    经过约十年长之高速增长,越南的经济在积累已久几十年的政治、社会问题之前停滞下来; 而若果整个制度都不彻底改革的话,这些问题就日趋变得复杂和难以解决。

   此外, 本地区的形势也变得日渐复杂,尤其是中国强势的崛起威胁本地区和世界的安全,而最受直接影响和最危险的,正是越南。


    越南国内和本地区处于极为困难的形势迫使越南领导层需要为国家, 也为其本身的前途作选择, 尤其是此时,似乎任何人都认识到越南共产党只是一个名字存在而已。

  

    在此状况下,张创生( Trương Tấn Sang )主席的美国之行( 201372426 )确立了越美全面的合作关系。

  

    筹备成立社会民主党和释放大学生阮芳鸳( Nguyễn Phương Uyên。阮小姐今年21岁,胡志明市食品工业大学学生。201210月被公安拘捕并调查散发传单事件。20135月初审时以“ 反社会主义国家罪罕有的被判6年,后二审改为3年。2013816日再出庭改为“ 缓刑,立刻释放。译者注 )的事件符合于此种形势的发展。

  

    对于所有关心国家命运的越南人和担任重责的现行当局者来说,“ 改革或死亡 正是日趋急迫的命题。

  

    建立一个多党制和三权分立的制度是漫长又艰难道路上的第一步。

  

   

 

艰难之路

  

   

    有些人仍然认为若果国家实行了从一党专政改为多党制,越南将走上了自由和民主。 然而,此并非完全正确。

  

    以前, 除了共产党之外,越南还有两个政党,它们是越南民主党和越南社会党。 这两党都附属于共产党和自1988年就被解散了。

  

    这两个政党还在活动时,表面上,越南是一个多党制的国家,但是由于1959年宪法总论和1980年宪法第四条规定越南共产党是唯一的领导机器,故此实际上,越南是一个一党独大、非三权分立的国家。

  

   

    越南人和民主

 

    " 实行民主化后的缅甸正成为越南为争取外资的竞争对手 "

   

   

   

    但是,问题并非是越南可以迈出从一党独大转变为多党制的国家的一步与否,而是这转变可否导致自由或民主。

  

    世界上的一些国家虽然实行三权分立和多党制的制度,但仍然被视为独裁的政体,典型的如以前苏哈托时代的印度尼西亚和费蒂朗-马可斯的菲律宾或现在的穆加贝 Mugabe )的津巴布韦 Zimbabwe )、洪森的柬埔寨和普京的俄国。

  

    这说明迈向民主、自由之路实际上是一条充斥荆棘艰难之路, 一个刚刚脱离完全是共产独裁的体制也可以再次跌为个人独裁的政体,例如柬埔寨或俄国。

  

    在俄罗斯, 共产体制的突然崩解曾令到该国陷入一段长时期的混乱。

  

    俄罗斯政府无能为力,不能以新法律维持新社会的秩序,为黑社会势力制造条件从地下冒出, 以其私自的 法例 控制社会。

  

    在鲍利斯-叶利钦( Boris Yeltsin )时代, 财阀界与黑社会紧密结合,掌权的政治人物已操纵和垄断整个社会。

  

    在此况下,民间的各个公民组织也如各反对派政党一样遭受权力机器的箝制, 后者欲想维持其权力的地位不受挑战。

  

    到了普京执政,动用国家权力( 原本也极少受到监察 )控制财阀后,普京以合法的手段急速夺取绝对的权力。

  

    除了使用如 传统 的镇压反对派和严密操控、审查媒体的手法之外,在俄罗斯国会和人民不太警觉之时,普京也不忘使用 民主程序 来夺取和维持其独裁的统治。

  

    1995年起, 俄罗斯宪法规定各省、区的最高领导人必须是以普选模式由选民选出的人。

  

    2006年,根据普京总统的 创见 ”, 宪法规定各省、区、俄罗斯联邦内各自治共和国的最高领导人必须由总统任命。

  

    2008111426日, 俄罗斯下议院( осуда́рственная ду́ма ,国家杜马 )和上议院( Сове́т Федера́ции,联邦委员会 )先后通过修宪,将总统任期从四年改为六年。当时诸多人把此视普京为从2012年计起伸延其执政朝代12年长而所作铺路之行为。

  

   

    越南人和民主

 

    共产制度解体后,俄罗斯又跌入普京式的独裁政体

  

   

    在柬埔寨, 为洪森的独裁政权拖延其寿命的最大 功劳 是柬埔寨宪法并不限制首相的任期。 这也是独裁政体如昔日的印度尼西亚或菲律宾和现在的津巴布韦的政体那样的一种比较普遍的缺陷。

  

   

 

具体的步伐

  

   

    缅甸猛然的转身令整个世界都以惊赞的心态关注其改变。

  

    对于越南,缅甸不仅是实行国家民主化的典范,亦是当今越南须面对的危机的前身体现。

  

    缅甸正成为越南争取外资的第一号竞争对手和将在世界市场上与越南产品竞争。

   为免受“ 车倒马翻 ”, 河内需要制定实现国家民主化路程中具体计划的步骤如下:

  

    - 继续尽快释放正被禁锢的政治犯和异见人士;

   - 允许在越南成立各政治党派;

   - 在将举行的国会大会中尽快颁布关于 不牟利团体 的法律,以便使自由民主社会秩序中的重要基础 --- 公民社会的各样组织可以成立和活动;

  

    此外, 需要扩展1992年宪法修改委员会的职能和人士,邀请擅长宪法法律的国际专家参与技术上的协助工作, 同时也邀请一些非共产组织人士加入修宪委员会。

  

    延长修宪期多六个月,即至2014331日为止,以便能够草拟出一份新宪法呈交予第七次国会大会讨论和通过( 大会预计将于20145月底举行 )。

  

    新的宪法必须提及极度注意关于导致滥用权力状况的潜伏危机。

  

    在国会通过后的新宪法必须以征求意见的方式获取全民讨论和投票决定,整个活动最迟也应该在国会通过新宪法六个月之后举行。再之, 在新宪法获全民通过的、最迟不超过12个月的时间后必须举行新的国会选举。

  

   

 

一个手掌拍不响

  

   

    越南共产党必须实行国家民主化的程序之外,越南国内、外为争取民主自由的人士还需要利用这个条件成熟的时机,迅速作出具体行动的计划.

   

   

    越南人和民主

 

    在美越关系推动展开的时机, 越南各党派人士必须组成联盟,共同对付共产党,同时也需要作民族和解

  

   

    首先,国内、外各非共产组织的人士必须组成同盟并统一力量和意见,以便成为一股足以与共产党较量的组织。

  

    未来的自由、民主的越南肯定将是一个多党派包括共产党在内的国家。 然而,现时的共产党相当强势, 尤其它拥有公安、军队和宣传机器在手上, 而各党派仍然是弱小和分散,将各力量汇集在一旗帜下是极度需要的。

  

    如此才可创造出一股对付共产党的强大力量,同时可团结各斗争的力量, 既可避免被分化又可减弱共产党的潜在能力。

  

    第二, 各反对党和党派的大联盟需要制定一份政治纲领和具体的行动纲领以便可以汇集力量,而只不是口头的表达为自由、民主和人权而斗争。

  

    第三, 至关重要的是各方须以诚心来和解,为共同的目标而实行民族和解: 建设和保卫一个自由、民主、人道和强盛的越南。

  

   

    和解是迈向这最高目标行程中不可缺少的行装,而且我们必须要求共产党人须要有诚心,因为现在已是2013年了,而不是1945年、1954年或1975年。

  

    共产党人不要以为仍可以继续以其意识形态自欺欺人,欺骗越南人民和国际社会。

  

    历史已转为新的一章, 这是共产党人最后的一个机会,曾是共产党员的黎孝腾( Lê Hiếu Đằng )先生和胡玉润( Hồ Ngọc Nhuận )先生( 黎先生曾任胡志明市越南祖国战线委员会副主席,最近发表三篇文章宣布在越南必须成立一个反对党,而他创立越南社会民主党。胡先生是一名著名的知识分子,1975年前曾公开参与反对西贡政府的活动并曾任民选国会议员;75年后也在共产政权内任重职。最近他也发表文章支持黎先生的建议。译者注 )不但只回归民族的一边,而且还要为建设一个新的越南而正色敢言。

  

    如上所述, 民主并非是易事。

  

    它要求力量和牺牲,但它带来的时机和酬劳是完全值得。

  

    越南人民正面对为掌握自己国家命运的时机。

  

    然而,若民众不能勇敢地站起来要求生活之权利、谋求幸福之权利和做一个文明、公平和人道主义社会的国家主人之权利的话,自由和民主就不会到来。

  

    岭南遗民译


    2013822
 
来源:博讯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