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12日星期一

曾伯炎:可笑的“七不讲”——背着历史错误能走进现代吗


大学里,频传“七不讲”,人大会,早宣布“五不准”。中国好像进入NONONO的时期了?记得不久前,新毛左出本书,还羞怯似的:只说《中国可以说不》现在,一张口,大言不惭,就说一串不不不了。

 

眼前错误,不准讲。历史错误,也不准说。正谬不辨,是非不分,黑白混淆,这现代史当代史,都糊糊涂涂,弄成一本糊涂账,难道,毛泽东治国,讲斗争。邓小平治国,讲摸石头。当今治国,又改讲糊涂了吗?

 

历史错误也是个鬼

 

历史错误不讲,就不存在吗?可它也是鬼,会找上门来,附在人体。

 

回忆江时代,就回避讲姓社姓资,叫大家“闷声发大财”,权贵们都大发了,可那姓社姓资争论的问题,不又回来,在红二代中也争得火并吗?文革那讲资反路线之风,早不讲哩!毛泽东压制刘少奇巩固新民主主义秩序,现在刘的二代刘源弄个智囊,不又翻出来讲吗?你们早不讲马列,只讲上下交争利,只讲GDP,官商讲交杯了,男女争讲交欢了,邻国讲交恶了,人们都浑浑噩噩、糊糊涂涂了,官媒再把崛起之声高呼,影视以康乾盛世来影射,昏昏然利令智昏,又像义和团拳民喝了大师兄的神水,毛主席的红卫兵打了鸡血针,俨然不可一世了!那些上街砸日本车烧日本货还打伤中国人的现象,不在重演西太后的义知团打大使馆,杀二毛子,毛主席的红卫兵烧英国代办处,演的还是老戏吗?

 

确乎,这些老戏,方便了统治者治民驭民,可这政治文化与民族智商,仍停留在1910年和1966年了。所谓的崛起,振兴,做中国梦,不仍是愚民术下傻乎乎的状态吗?还有现代的智力与智商吗?别认为现在大学多了,大学文凭生产得多了,这民族智商就提高了,某些有文凭没文化的官吏,买张文凭来升官发财,胡弄百姓,百姓不仍在骂他们是“鸡足神戴眼镜”一一假充正神吗?这不准讲,那不准说,百姓私下的话,禁得尽吗?

 

用克罗齐的名言作镜子照照自己吧

 

不准讲中国共产党统治错误的历史不知是何道理?罗马历史学家克罗齐有句名言:“任何历史,都是当代史”。你们不仍在犯历史错误吗?薄熙来在重庆,不就在摹仿文革史的错误吗?毛泽东大跃进的历史错误,不准讲,这些年,你们不是来了一次教育大跃进吗?你们不准讲天安门六四镇压的政变史,江泽民在位,天天担心陈希同杨尚昆杨白冰政变,胡锦涛上台,不也忧心曾庆红陈良宇起事吗?而现在习近平,不仍然在面对薄熙来的政变,要审判吗?你们不准讲民主,只讲党主,这民主反党主的历史大戏,每天成百上千的由维权民众仍在演出吧?看来:你们的不准讲毫不管用,克罗齐的名言仍很灵呵!

 

历史错误能压死你们红二代吗

 

专制政权63年积累恶政的罪恶,确乎是一大笔负资产,要把专制作为获利的机器,继续运转,可以肯定:罪恶只会不断积蓄,终有最后的那根稻草出来,压死这骆驼(利益集团)你不准讲,不仅历史错误存在,还在发酵,现实错误还不断积累。国外的典型是日本,怕讲二战历史错误,你们不是抓住他们拜鬼(靖国神社)说那二战的罪仍未认未悔,在年年反对么?可笑的是你们也同日本权贵们同样不正视历史错误与改正错误,仍在拜你们的靖国神社,就是毛泽东那纪念馆里的干尸,如果,小泉、安培等还背负着裕仁天皇与东条英机的历史错误包袱,你们不仍背负着毛泽东饿死人邓小平杀学生的包袱吗?可德国人敢面对希特勒的历史错误,向犹太人跪地一忤悔,就轻快卸下这历史包袱前进了。而你们有勇气面对毛时代历史错误的胡耀邦,用拨乱反正平反冤假错案,也卸下历史错误的包袱,才出现改革的动力与活力,打开历史的新局面哩!而且,一度把历史错误这笔负资产,变成正资产,胡耀邦离世24年了,他不是仍活在人们心上是正气,是共党难能可贵的正人君子吗?历史给你们提供了这么多如何把历史错误这负资产转变为巨大正财富的经验教训,不去汲取,却宣布历史错误不准讲,这不准,是不可能增添共党伟光正的光采哟,只是学的逃避问题的驼鸟!

 

中南海的肉食者们,睁眼看看:啥时代了,世界一体化,市场世界化,信息互联网化,你们还能效秦皇帝用李斯的严刑酷法,也“偶语者弃市”把说穿皇帝新衣的孩子,也杀头吗?从你们关诺贝尔和平奖刘晓波,到株连其妻刘霞乃至妻弟,最近又将讲公民社会法学博士许志永抓起来,可缅甸在放政治犯,中国还在抓思想犯,你们这专制的野蛮:不觉太逆反世界潮流吗?

 

睁眼看看什么都准讲的社会吧

 

不准讲,是阿Q的德性,说电灯光,也认为是敏感辞,是讽刺他秃头。今日当局似乎比阿Q更心理虚弱了,每天在网上要设置多少敏感辞删除多少犯禁话呵。开放你们的胸怀和眼光,看看你们天天诅咒很乱的欧美民主社会与制度,那里,洽与你们相反,什么都可以讲,岂只历史,只要是有公职的公众人物,不管他眼前的问题过去的错误,不设禁忌,都可放开讲,从议会到媒体,从网络到街头游行人群,几乎是天天讲、月月讲、年年讲。总统尼克松窃听违法,媒体一讲,他就下台。克林顿的“拉链门”一讲,他不得不公开认错悔过。无论政党的政府的错误,议员在质问、游行者在声讨、记者在揭露、报刊有漫画、舞台荧屏充满幽默与讽刺,讲得铺天盖地,可在那社会,那政权,那些政党,却没见风声鹤唳的胆颤心惊,或用暴力加金钱去维稳,没感到朝不保夕,他们在宪法的规范中,从建国两百多年来,从无政变的麻烦,也无审四人帮审薄熙来的难题呢?岂不是说明:民主,才是社会稳定长活久安的灵丹妙药吗?且更加证明:专制,永远是坐在地震的火山口上朝不保夕吗?

 
来源:民主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