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9日星期五

王小宁:批王小石《中国若动荡只会比苏联更惨》


最近官方媒体推出王小石的文章《中国若动荡只会比苏联更惨》,引起轩然大波。反对者指责文章所引的俄罗斯数据不真,又举出现在俄罗斯人均GDP已达12000美元,是中国的两倍,俄罗斯GDP排名已列世界第五,以此对王小石加以反驳。我不同意王小石的文章观点,但对反对者所说也不赞同。我们要尊重客观事实。最有资格评判的是俄罗斯人民,是俄罗斯的专家、学者。他们普遍怀念苏联时期国家的强大。(但并不希望回到专制独裁的苏联)苏联曾是世界上两个超级大国之一,(另一个是美国)其他国家差得很远。苏联解体后,俄罗斯一度跌到世界第十名,现在不过世界第五名。由于中国的崛起,印度、德国、日本等国的发展,俄罗斯想恢复苏联时的位置,几乎是不可能的。俄罗斯人为俄罗斯失去十年时光而痛惜不已。对于俄罗斯人均GDP12000美元,俄罗斯人民评价并不高。GDP国际比较受四个因素的影响:1、本国货币的实际购买力(物价水平);2、货币兑换比价;3、统计内容的差异;4、统计真实性。如果拿俄罗斯人均GDP与中国人均GDP相比,实际上俄罗斯强不到哪去。卢布是自由兑换货币,人民币不是,光这一点俄罗斯就要占很大便宜。如果人民币实行自由兑换,一夜之间,中国人均GDP就会达到10000美元。中国物价水平与周边的国家、地区:日本、韩国、台湾、香港等相比低得多。在中国,大蒜在饭馆免费提供,在韩国饭馆,是切成薄片来卖,如果,中国的物价水平提高到上述国家、地区的水平,那么,中国的人均GDP也会大幅度地增长。我看过一些资料,也许俄罗斯在九十年代,比王小石文章所写还要惨。据说,1985年时,俄罗斯经济总量是中国的2.5倍,现在只有中国的1/5.(此数字也许不很准确,但大致差不多)这对一个曾经不可一世的世界超级大国来讲,其结果确实是太悲惨了。
我不认同王小石的观点主要是俄罗斯的严重经济衰退,并不是由于民主化造成的,也不是由于苏联解体造成的。问题出在叶立钦政府身上。它不应该听信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建议,采取自由主义经济政策。俄罗斯不应该搞所谓的“休克疗法”,不应该搞私有化,不应该放任国有资产、集体资产的流失,不应该造成严重的贫富差别,不应该允许150至200个经济、金融寡头产生,不应该放任腐败,不应该忽视法治建设,等等。我们一定要从中吸取教训。

王小石的出发点是搞民主必然出现动荡,出现动荡必然造成非常坏的后果。这是完全错误的。民主政治制度是有利国家经济发展的。在推翻专制独裁政治制度,建立民主政治制度的政治巨变中,很难避免社会出现动荡,但完全可以避免出现破坏性动荡,出现大规模动荡。苏联、东欧国家1990年至1991年的政治巨变过程中都没有出现大的动荡,没有出现对经济、对社会的破坏。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开始的世界民主浪潮中,实现民主化的众多国家(有不少要比中国社会、经济发展落后)大多数都没有出现大的动荡,出现对经济、对社会的破坏。主要是因为基本上没有出现暴力、没有出现镇压和屠杀、没有出现内战,没有出现打砸抢烧等破坏行为。(只有罗马尼亚出现了很短时间的镇压和很小规模的内战)俄罗斯出现连续九年的负增长,独联体国家、东欧国家和蒙古也出现了较长时期的经济衰退,均不是由于民主化。

俄罗斯最大的教训是:1、前苏联没有为国家准备好的政治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叶立钦等都不行,尤其是叶立钦,更是一个三流领导人,对经济根本不慬.一直到十年以后,俄罗斯才出现普京、梅德韦杰夫等比较好的政治领导人;2、政治反对派中没有出现好的政党。俄罗斯共产党很长时期都是俄罗斯第一大政党;3、俄罗斯知识分子不行,很长时期,他们都思想上盲目崇拜西方,亲美,对前苏联文化持完全否定的态度;4、思想理论准备不足,思想混乱,尤其在经济理论上,不知如何是好。结果问计于西方,问来一个自由主义经济政策。在此之前,南美国家推行自由主义经济政策,遭到失败,俄罗斯领导人难道不知道吗?中国十几年改革开放成功经验为什么不学?由于以上因素,造成了民主化之后的俄罗斯政府采取了错误的治国之策。但是,这些并不是一个国家民主化之后必然发生的结果。中国就不会出现这种错误。特别是有了俄罗斯的教训,有了中国自身的错误的教训后,更不会出现。因此,中国搞民主,绝不会出现大的动荡,会比苏联更惨。中共已由于其严重错误,使国家陷入经济危机之中,经济已出现衰退。中国如果出现政治巨变,实现了民主化,不但不会延续经济衰退,而且会由于政府实行新的正确的经济政策,使经济重新转入较高速度增长的轨道。

只有专制独裁才会造成严重的社会矛盾,引发社会动荡。世界上所有真正的民主国家都是政治上最稳定的国家。俄罗斯实现民主化之后并没有造成社会动荡、经济严重衰退。民主化是实行全民大选,是国民有了政治权利、公民权利,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得到保障,政府、执政党受到监督,这怎么会引发社会动荡、经济衰退呢?民主化不可能解决一切问题。对国家的领导是政府做的事情,如果它做错了,国家会出现严重问题。同样,苏联解体也没有造成社会动荡、经济严重衰退。俄罗斯经济至少占了前苏联的80%,解体后,它的人均经济实力大增。实际上俄罗斯民主化、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停止了对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对蒙古、越南和其他国家的巨额援助,不再承担对落后的中亚五国、高加索三国的巨额财政补贴,对经济发展是极有好处的。

王小石说:“中国是人均资源贫乏的国家,现在中国是世界上第二大石油进口国,大部分资源的第一大进口国,也是世界第一大工业国,如果中国像苏联一样崩溃,一样去工业化,你觉得中国老百姓靠什么为生?卖资源的话恐怕还不如印度人的生活。”“如果中国走了苏联的老路,又没有那么多资源,中国老百姓吃什么?中国会惨几倍?你准备好棉衣了吗?你和你的家人,能撑过漫长的冬天吗?俄罗斯与中国的资源对比,石油储量是中国的40倍。天然气:193倍。煤炭:7倍。人均国土面积:17倍。请问,同样的崩塌,中国会惨多少倍?”中国人均资源是不多,但中国经济主要靠制造业的发展,而不是卖资源。中国是世界制造业第一大国,在制造业领域,世界上很难有一个国家在未来几十年内与中国相竞争。世界上五分之四的国家都是资源贫乏国家。印度有十一亿人口,过不了十年就会超过中国。她的资源远少于中国,照样能生存发展。欧洲国家(不包括俄罗斯)、日本、以色列等国都是资源贫乏的国家,但不影响他们成为最发达国家。其实,人口也是一种资源。没有足够的人口,成不了世界大国,强国。俄罗斯疆域太大,人口太少。从苏联到俄罗斯,上百年了,政府都在为人口过少,人口负增长而发愁。中国人口众多,造就了巨大的国内市场,这就是经济发展的一个基础。中国经济还有非常大的发展潜力,这需要有一个好政府,好的国家领导人。

王小石编造了俄罗斯部分民主精英的忏悔,实际都是不存在的。他们从不反对俄罗斯民主化,反对的是叶立钦政府搞得自由主义经济政策,特别是私有化。长期流亡国外的不同政见作家,号称俄罗斯的良心的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索尔尼仁琴说:“主宰俄罗斯国家命运的是‘由过去共产党政权的上层精明的代表人物和用欺骗手段发了大财的暴发户’变成的一百五十个到二百个寡头。”他对在私有化进程中用各种手段进行掠夺而成为暴富的寡头深恶痛绝,几次要求宣布私有化为非法,把寡头们据为己有的财产还给人民。前苏联马列主义持不同政见者、历史学家麦德维杰夫批判和否定斯大林的“大清洗”和专制独裁统治,但他从来没有彻底否定过斯大林,他对斯大林的历史功绩和斯大林时期苏联的发展是肯定的。王小石说麦德维杰夫后悔批判和彻底否定斯大林,这完全是歪曲。民主精英说:“‘私有化’完全是一条绝路、死路。个别超级大国绝对没有安好心。”但是他们全都没有主张俄罗斯放弃民主政体,回到前苏联的专制独裁政治制度上去。

王小石说:“欧美那一套资本主义政治模式从袁世凯死后一直到蒋介石掌权就一直在中国尝试,但带来了几十年灾荒饿死上亿人,带来了军阀割据土匪横行,带来了日本趁乱侵华屠杀,可否带来富强与和平?直到毛泽东平定了天下,中国才进入了真正和平稳定与独立自主发展的正轨,哪个敢否认?”王小石显然对中国历史知道得太少。袁世凯当上大总统后要称帝,搞封建主义复辟,蒋介石建立的是专制独裁的政权,他们没一个尝试在中国建立欧美那一套资本主义政治模式。毛泽东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以后本来可以使走向民主政体,但是他还是选择了重蹈国民党的覆辙,建立另一种专制独裁政治制度。结果造成了1957年打了56万右派,大跃进、人民公社对国民经济的严重破坏,1960年前后饿死1500~2000万人,十年文化大革命,1989年镇压民主运动,贫富差悬殊,中国人民至今没有基本的政治权利、公民权利,等恶果。中国最大的问题是,没有推翻专制独裁政治制度,建立民主政治制度。专制是最大的恶,民主是最大的善。中国实现民主化,绝对不会带来社会动荡、经济衰退。

王小石在文章开头就说:“微博上的天使、导师、公知们天天造谣传谣制造社会负面新闻,营造一种中国即将崩溃的末世景象,诋毁现有的社会主义体制,宣扬欧美的资本主义宪政模式。在此过程中不断煽动民众怨恨现政权,并痛骂中国人奴性十足,赤裸裸地煽动民众当炮灰引发中国社会动荡。”这段话有几个问题:1、社会动荡、革命不是政治反对派、公共知识分子煽动起来的,恰恰是中共的“内部人”制造的。最主要的“内部人”就是权贵阶层、改革开放中的既得利益集团,他们以非法的、秘密的途径掠夺了至少价值20万亿人民币的属于国家的、人民的财产。造成了极度的贫富差别和不公平,造成了社会矛盾尖锐,造成了社会底层民众的民不聊生。这就是中国发生社会动荡、人民革命(非暴力的,采取宪法、法律允许手段的革命,如同苏联、东欧政治巨变一样的革命)的客观基础。煽动只不过是在大火已经燃起后,加一把火。如果不存在社会动荡、人民革命的客观基础,再怎么煽动也是没有用的。

2、把矛头指向公共知识分子(公知)是极为不明智的,打击面太大了。公共知识分子很多还不属于政治反对派,他们往往与中共体制有一定的联系。不敢暴露真实姓名的王小石,不像是中共高官和理论家、媒体人,水平太低了。公共知识分子的政治立场会决定国家的政治走向。不去争取公共知识分子,却要把公共知识分子推向政治反对派一边,不是太蠢了吗?中共领导人、高级干部政治水平太低,也是中国出现危机的重要因素。为什么要允许王小石们攻击公共知识分子呢?3、公共知识分子基本上是不会“造谣传谣制造社会负面新闻,营造一种中国即将崩溃的末世景象,”“不断煽动民众怨恨现政权,并痛骂中国人奴性十足,赤裸裸地煽动民众当炮灰引发中国社会动荡。”的。在网上确实经常有人发布一些骇人听闻的消息,胡编乱造各种谎言,对他人、对中共、对政府大肆攻击、谩骂,煽动暴力、要讨还血债等等。但这些往往是内心险恶,文化素质很低,极端偏激无理、道德低下的人。这些人与王小石一样往往不敢暴露自己的真实姓名。公共知识分子往往是有很高文化素质,比较珍惜自己的名誉,有修养,讲道理的人,是温文尔雅,让人感到可亲、可敬的人,他们有时也表现出愤怒,说些尖刻的话,但都是所指的人和事太不像话了,太坏、太丑恶了。

王小石说:“我父母需要安享晚年,我孩子正在茁壮成长,居心叵测的天使、导师、公知们,你们若想在中国通过掌控舆论煽动乱局,就必须在我身体上踩过去,我若有一口气,都要让你们功败垂成!”我可以肯定,王小石说得是假话。一个写文章连真实姓名都不敢公开的人敢于与他人以命相搏?只为自己父母安享晚年,孩子成长的人敢为政治献身?说这种话不过是语言“做秀”。如果是权贵集团的成员,其财产之多早已用不着为父母、子女生活担心了。担心的往往是不义之财会不会被收缴,自己会不会失去现在的地位和职务。为此是会与政治反对派拼命的。公共知识分子一般在言论、行为上是谨慎的,因为一旦有误,就会被公众淘汰出局。

王小石说:“延续了三十来年的持不同政见者运动,随着苏联的解体和苏联社会主义制度的覆灭,也就不再存在了。参加这一运动的人并不因他们反对过的制度被推翻而获益或掌权,相反,他们仍被抛在边缘,其中有的人仍然对新政权采取反对派立场,成为新的历史条件下的‘新的持不同政见者’。王小石所说的这一段大致是真实的。很多持不同政见者看到俄罗斯实现了民主化,认为自己的历史使命已经完成,就退出了政坛,专心从事自己原来的职业。这些人内心是非常干净的,从来不想依据自己的付出获得权力和利益。有的持不同政见者成为新的历史条件下的‘新的持不同政见者’,只要他们为了人民的利益,坚持正义、公平的理念,也是值得赞扬的。王小石又说:”这批人过去在反对苏维埃政权的斗争中先是挟外自重,后直接投靠外国,成为外国敌对势力手中的工具。然而结果却被西方抛弃,又受到理应引他们为同道的苏联‘改革派’和俄罗斯新的当权者的冷落,给自己留下的只是一段不大光彩的历史和一堆煞费苦心编造的、正在失去利用价值的谤书。他们的结局具有双重的悲剧性。“这些是歪曲。前苏联的持不同政见者如同中国的政治反对派一样,并非是一派。其中”先是挟外自重,后直接投靠外国,成为外国敌对势力手中的工具“的人仅是其中的很少一部分人。这些人也不见得”被西方抛弃,又受到理应引他们为同道的苏联‘改革派’和俄罗斯新的当权者的冷落,“至于说:持不同政见者”给自己留下的只是一段不大光彩的历史和一堆煞费苦心编造的、正在失去利用价值的谤书。“这是根本不存在的。持不同政见者,即使没有得到权力和利益,也会觉得自己的历史是光荣的,自己的作为成为了苏俄当代政治史进步的一部分,他们何来后悔之感?

王小石继续瞎编:”他们的教训是非常深刻的。他们当中的一些人进行了反思,思想发生了变化。他们的新的认识不是抽象思辨和推理的结果,而是通过自己痛苦的经历和经过内心的激烈斗争得出的,因此值得格外重视。“王小石所说是中共当局所希望的结果,他们想以此来欺骗和劝告中国的政治反对派,只可惜太拙劣了。没有任何政治反对派会相信,会改变初衷。王小石们的欺骗宣传,还不如国保警察,直接以”弄死你,酷刑折磨,判刑坐牢“进行威胁更有效。”

来源:作者博客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