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20日星期二

吴称谋 :反宪政——中共用敌对思维营造专政延续梦


从今年年初的南周事件开始,由于广东省委宣传部长庹震擅自改稿的愚蠢之举,一石激起千层浪,让宪政一词成为了今年中共当局的最敏感词汇。在5月份官方授意媒体对宪政进行了有策划的轮番批判来看,当局的神经已经很敏感脆弱,或许离疯狂就一步之遥了。8月1日,官方又指使各大媒体一齐转载一篇署名为王小石的文章《中国若动荡,只会比苏联更惨》,来吓唬、蒙骗普通民众。紧接着8月5日和6日,人民日报海外版发表署名为马钟成的文章《美国宪政的名不副实》,另一篇没有明确署名的《"宪政"是美国瓦解社会主义武器》,三篇文章都采用老一套的敌对思维,煽动民族主义情绪以求民众能够一致对外,仇视和贬低西方宪政国家,以实现中共的专政延续梦。但这些匿名的大批判文章理论水平实在太差,而且颠倒黑白,歪曲事实,其社会效果只能适得其反,是典型的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足以证明反宪政是不得人心的愚蠢之举。


从2013年元旦的南周事件开始,由于广东省委宣传部长庹震擅自改稿的愚蠢之举,一石激起千层浪,让宪政一词成为了今年中共当局的最敏感词汇。在5月份官方授意媒体对宪政进行了有策划的轮番批判来看,当局的神经已经很敏感脆弱,或许离疯狂就一步之遥了。

8月1日,官方又指使各大媒体一齐转载一篇署名为王小石的文章《中国若动荡,只会比苏联更惨》,来吓唬、蒙骗普通民众。紧接着8月5日6日,人民日报海外版发表署名为马钟成的文章《美国宪政的名不副实》,另一篇没有明确署名的《"宪政"是美国瓦解社会主义武器》。如此多的烂文在如此大国的公共媒体上大行其道,让小鬼们颐指气使,螳臂挡道,真是呜呼哉,国将不国矣!

上述三篇文章都用过去老套的敌对思维,利用民族情绪和假爱国主义以求民众能够一致对外来仇视、贬低西方国家,以实现中共的万岁专政梦。

首先,王小石的文章标题《中国若动荡,只会比苏联更惨》,此提法本身没有什么问题,可以说很多中国人都会这样子认为。但问题的关键在于未来中国的政治转型与社会发生动荡没有必然因果联系,相反,海内外民众促进大陆政治转型的根本目的就是为了避免未来中国发生社会动荡的可能。换句话说,未来不一定是因为政治转型而必然发生社会动荡,而是会因为发生社会动荡而必然导致政治转型。

为了不被他的言论所误导,另一方面,我们还要搞清楚中国动荡的原因和条件是什么?是谁制造了这些不稳定因素?它的根源在哪里?大家知道且不可否认的是中共是唯一执政党,未来中国动荡的原因必定与其执政有关。中国若动荡,首先要从中共自身的执政来寻找原因,主要责任是中共,民众无法控制,但民众又必定是动荡的受害者;其次动荡的条件是各种社会矛盾累积到临界点而最终失控;再次动荡的根源是一党专政独裁,统治权力已无合法性,人民没有当家做主,各类矛盾无法有效及时化解。只有搞清楚了这些问题,人们才不会被他的恐慑言词所恫吓。

文章开始就说“微博上的天使、导师、公知们天天造谣传谣制造社会负面新闻,营造一种中国即将崩溃的末世景象”,王的逻辑就如一个人很害怕得癌症致死,但他又不懂得如何养生,还讳病忌医,甚至怪罪医生给他检查出了癌症来恐吓他会死亡一样。中共自己曾经说过人民是创造历史的动力,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王的话正好印证了中国没有言论自由,没有新闻自由,所以老百姓只好在微博上诉说真话、揭露真相。再者,微博上的哪些社会新闻是无中生有捏造出来的?文章没有进一步取证。文章作者显然是他自己在造谣传谣,他写的文章就是一个最不容辩驳的证据。

王说“在此过程中不断煽动民众怨恨现政权,并痛骂中国人奴性十足,赤裸裸地煽动民众当炮灰引发中国社会动荡。”这似乎是在总结中共的九十年党史。回顾过去中共的某些宣传策略,在革命未成功前是哄骗普通民众参加革命,最响亮的口号是“打土豪,分田地,自己当家做主”。毛泽东1940年发表的《新民主主义的宪政》,也是一种哄骗的策略,用宪政的口号拉拢各种社会和民主力量来共同反对国民党政权。以国共内战为例,据官方编辑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史》记载,“据不完全统计,中国军民在战争中伤亡达2000余万人(包括我军和国民党军的伤亡))”。那些战争中死难的同胞难道不是父母养的吗?他们不是充当共产党实行独裁专政的炮灰了吗?结果怎样呢?折腾几十年,还是回到解放前。

王罗列了不少苏联崩溃后的悲惨现象和数据,且不管他的描述有多少是真实的,但有一点他无法否认,正是因为前苏联的一党专政才导致了崩溃,以及后来的乱象。如果苏共还是老样子下去,纵使那个时候不崩溃,能再拖个十年、二十年,苏联就能逃脱崩溃的命运吗?苏共能最终摆脱败亡的结局吗?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越往后拖只会崩溃的越惨烈越彻底。曾经有人在1989年豪言地说“杀他二十万,安定二十年”,那么20年以后,中国如何办?

王说“欧美那一套资本主义政治模式从袁世凯死后一直到蒋介石掌权就一直在中国尝试,但带来了几十年灾荒饿死上亿人,带来了军阀割据土匪横行,带来了日本趁乱侵华屠杀,可否带来富强与和平?直到毛泽东平定了天下,中国才进入了真正和平稳定与独立自主发展的正轨,哪个敢否认?”此处,可以看出王对历史常识的浅薄无知,每个稍有点历史知识的人都敢否认!中国从袁世凯死后到中共建政前的这段历史乱象,是因为实行资本主义宪政模式带来的吗?众所周知,此与袁世凯倒行逆施皇帝复辟是有一定关系的。在辛亥革命以前,国家民族已经危亡,政府早已腐烂不堪,社会已生灵涂炭,民不聊生了。王不仅否定了辛亥革命的意义,还否定了近代中国向现代社会转型的历史进步的事实。他完全是一幅活在19世纪皇权统治下的封建奴才形象。照他的认知,中国人就不应该革命,不要给社会添乱,更应该甘当奴才地老老实实在大清朝的统治下继续生活着。所谓的毛泽东平定了天下,后来又乱成什么样子?在毛的统治下又饿死、斗死多少人?

“参加这一运动的人并不因他们反对过的制度被推翻而获益或掌权,相反,他们仍被抛在边缘,其中有的人仍然对新政权采取反对派立场,成为新的历史条件下的‘新的持不同政见者’”王的思想意识还是逗留权力至上,以权为本,唯权唯利是图,没有脱离低级趣味的阶段。政府能改革,社会能进步,难道就没有那些持不同政见者的努力付出吗?如果每个人的付出都只是为了权和利,这个民族还有希望吗?国家还有得救吗?有个真实的故事很能说明问题。清末,法国使臣罗杰斯对中国皇帝说:“你们的太监制度将健康人变成残疾,很不人道。”没等皇帝回话,贴身太监姚勋抢嘴道——“这是陛下的恩赐,奴才们心甘情愿。怎可诋毁我大清国律,干涉我大清内政!?” 看来有些人做了奴隶而不知道自己是奴隶,还以为是自由、人权着的病。

由此看来,王小石的文章其观点和内容大有问题,至于文中其它的具体比较,数据和论据错乱百出,不值得去逐一批驳。

再看看马钟成的文章《美国宪政的名不副实》,我们不妨摘录几段来分析:“但美国的宪法本身是一个矛盾体,一方面在根本上保障资产阶级垄断生产资料、剥削人民大众的权力;另一方面又在很多地方谈人民主权、全民自由。这两者是无法同时存在的。”,马本人在文章中也承认,美国的宪政制度已经运转200多年了。至今,美国在民主、自由、人权等方面取得的成就是举世公认的,两党竞选轮替执政从建国直到现在。权且借用马的两个方面的说法(并不认同),它们不是同时存在200多年了吗?

资产和无产是一个相对概念,两者都是以资本来衡量的,所以说,资本是人类的共同价值尺度,资产者和无产者的社会角色会随着拥有资本的多寡而随时发生变化。有形的资本(形而下的层面)是由无形的资本(形而上的层面)所决定的。平等的真正深层内涵是指形成资本的社会环境和外在条件的平等性,而不是资本量上的绝对平等。再说,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是一种宽泛模糊的概念,两者的人群主体是随时会变化的。佛教文化强调因果,因不同,果就不一样。比如,一个好吃懒做的无产者和勤劳致富的资产者能有权享有同等的社会财富吗?所以说人类要共产是不可能的,这是永远实现不了的神话。现在中共权贵资本的存在不也论证了这一点?但它的罪恶在于目前中国大陆的社会环境和民众追求资本的外在条件的严重不平等性。

“美国的宪政之‘名’,完全不符合宪政之‘实’。美国宪政学者及其中国附庸们所宣扬的那种全面民主、自由并体现天意的‘宪政’,在现实中是不存在的。”马钟成是把他脑子里臆想出来的乌托邦式的“宪政”,一厢情愿地强加在了他所谓的“美国宪政学者及其中国附庸们 ”的头上。现在,全世界有绝大多数的国家都实行了宪政,这是人类政治文明的发展潮流,难道不是事实吗?还要怎样才算是存在的呢?

美国是个最能体现的适者生存、优胜劣汰等生存法则的社会,来到美国的人都深刻体会到生存是第一位的,没有白吃的午餐。上世纪90年代初电视剧《北京人在纽约》,本世纪初的电视剧《李小龙》等都是中国人在美国生存拼搏的真实写照。此处也能看出中共对待大陆持不同政见者的一种策略,让他们流亡到美国而为生存所困,为生活所累,让五斗米难倒英雄汉!

大多数从大陆专制政权逃离出来的或被中共主动释放流亡的,有着真正爱国情操和民族气节的持不同政见者们,他们从来不是谁的“附庸 ”,他们靠自己的辛苦劳动在海外艰难地生活着。他们才是最关心民族历史命运的人,是最可爱的人,也是最值得尊敬的人。 他们比“附庸 ”在专制政权下苟延残喘地活着的奴才们、狗腿子们,活得更有价值更有意义。

“美国总统的权力并没有被关进宪法的笼子,而是被关进了垄断资本寡头的笼子里了。”美国宪法规定每四年举行一次总统大选,总统的权力和连任都是宪法规定了的,不是某个人或某个财团能左右的。所谓的“垄断资本寡头”也都必须在宪法的框架内活动。只有中共的党意才没有关进中国宪法的笼子里,大陆老虎级“垄断资本寡头”的贪官们还逍遥在宪法的笼子之外。 不然,全世界都知道的中国当权者的巨额贪腐丑闻,中共就是装聋作哑,不给老百姓答案。薄熙来案的审判,就是不见司法的公正与宪法的尊严!

“对应的则是无产阶级的相对幼稚、弱小以及一盘散沙的形态 ”所谓的美国“无产阶级 ”为什么会幼稚呢?是美国政府信息不公开吗?是新闻不自由而欺瞒了吗?“一盘散沙的形态”是美国政府阻止人们自由结社了吗?都没有,这完全是马钟成毫无根据的凭空捏造!

文章最后提到“戈尔巴乔夫搞的政治体制改革,就是因为以西方宪政为蓝图而彻底失败。”苏联的崩溃和苏共的垮台正是苏联专制政体的失败,是苏共独裁专政的必然结果。中共应当尽早警醒并在此吸取足够的教训!当今俄罗斯的复兴,正是也必须建立在这种失败的基础之上。

另一篇人民日报的文章‘宪政’是美国瓦解社会主义武器”,虽然署名不明确,只是写了个望海楼,但从行文风格和内容上看,很可能都是马钟成的另一杰作。

“‘宪政’是美国瓦解社会主义武器 ”,按王小石的文章来说“  欧美那一套资本主义政治模式从袁世凯死后一直到蒋介石掌权就一直在中国尝试,”那么宪政早就成为了西方资本主义瓦解中国封建主义的武器,而且宪政曾经在上世纪初的中国社会转型过程中发挥过作用。按达尔文的优胜劣汰的自然法则,目前,宪政应当仁不让地再度成为中国向现代文明社会转型的武器。
美国的宪政文明拥有无与伦比的生命力,具有不可抗拒的魅力,是人类文明发展的典范,所以中共习惯把美国当成它实现专政独裁的假想敌人。这种错误的敌对心态不是现在才有的。上世纪50年代中共发动“抗美援朝”战争,本来这是一场完全没有必要卷入的损民伤财的战争,在今年中国官方纪念停战60周年之际,悄悄地改称为“朝鲜战争”了。当年中共说美国要把朝鲜成为了它的殖民地。60年过去了,韩国人承认他们是美国的殖民地吗?事实证明韩国从来就不是美国的殖民地。相比之下,北韩民众至今仍生活在水深火热的专制政权的淫威之下,他们几代人的幸福生活倒是因为“抗美援朝”的战争而失去了。

现在,中共的御用文人又在批判宪政上大做文章,拿美国当泄愤的靶子,来营造虚假的爱国情绪,蒙骗大陆普通民众,以实现它的愚民策略。这些大批判文章都是采用老一套的敌对思维,煽动民族主义情绪以求民众能够一致对外,仇视和贬低西方宪政国家,以实现中共的专政延续梦。但这些匿名的大批判文章理论水平实在太差,而且颠倒黑白,歪曲事实,其社会效果只能适得其反,是典型的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足以证明反宪政是不得人心的愚蠢之举。

来源:民主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