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8日星期四

党报密集倒宪唱三部曲 公知惨被锁喉


      
    一篇被中共官媒新华网重点推荐、各大门户网站奉命转发的战斗檄文——《中国若动荡 比苏联更惨》,捧红了至今只闻其名不见其真容的王小石。时隔4天,也即北京时间8月5日开始,另一喉舌媒体《人民日报》开始密集倒宪,连续三天在海外版头条位置“望海楼”栏目发文,又捧红了三篇檄文的执笔作者马钟成。
      
    与王小石的神秘身份不同的是,《人民日报》在文章末尾明确做了注脚:“作者为海洋安全与合作研究院高级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会主义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从其三篇倒宪文章来看,《“宪政”本质上是种舆论战武器》、《美国宪政的名不副实》、《在中国搞所谓宪政只能是缘木求鱼》好比三部曲,情节既有贯通之处也有各自的兴奋点。贯通之处在于,均有对资本主义宪政虚伪性的揭露,又有对苏联沉痛教训的反思,也有对所谓社会主义宪政提法的批驳。兴奋点则从各自标题中即可一目了然。不得不说,研究员马钟成视力所及之处尽是阴谋论和陷阱,凡是提到宪政,不是美国在蓄谋搞心理舆论战,就是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有意颠覆人民民主专政。
      
    《人民日报》海外版7日头版截图
    党报密集倒宪唱三部曲 公知惨被锁喉
  
    先来说说三部曲中的《“宪政”本质上是种舆论战武器》。马钟成直接将自由主义学者以及“社会主义宪政”提倡者的论述均斥为理论“陷阱”——“由于‘资本主义宪政’一时难以被全党全民接受,于是各类‘社会主义宪政’理论纷纷出现。”而站在美国实施信息舆论心理战的角度看,也是阴谋重重,“为了渗透并颠覆社会主义国家,仅仅依靠那些极右翼的文人或‘脱党分子’等共产主义叛徒,宣传赤裸裸的资本主义,恐怕会适得其反。于是,‘社会主义宪政’、‘民主社会主义’等形形色色的渗透路径就被开发出来了。”
      
    陷阱论之后,作者顺势将话题转向苏联——“苏联解体后,新自由主义休克疗法的大戏在俄罗斯隆重登台,但是在瓦解苏联过程中发挥关键作用的戈尔巴乔夫、雅科夫列夫、叶利钦等人,却是一开始以民主社会主义者的面目在苏共内部活动的。假如当年戈尔巴乔夫们直接以新自由主义者的面目出现,他们很难获得那样大的权力。”文末更是直接将苏联的解体悲剧与中国的宪政思潮之现状进行类比,强大的苏联曾经一度在军事上压倒美国,然而从80年代开始,却在“民主社会主义”与“宪政”这两大信息心理战武器的攻击下土崩瓦解。中国的宪政思潮,也是在美国情报机构扶植的各种基金会的资助下产生并发展壮大的。这不能不让人警醒。
      
    如果说第一部是序曲,即一边将倒宪的目标锁定,一边确定具体的实施手段的基本雏形,那么接下来的第二部第三部则算是进入了重点攻防和各个击破的主题。如《美国宪政的名不副实》就是主要负责撕开美国宪政,也即资本主义宪政的真面目。理由有二:美国宪法不是最高权威,垄断资本寡头的意志才是;美国宪政自由、人权、法治之“名”,完全不符合宪政保障资产阶级垄断生产资料、剥削人民大众权力之“实”。最后的结论便是,为了保障资产阶级的根本权力,美国宪法必须对资产阶级专政的根基即对生产资料的垄断权进行保护。而为了对资产阶级专政的实质进行掩饰,美国宪法必然带有一定的虚伪性。而对中国带来的直接后果,“社会主义国家借鉴美国宪政的结果,只能给资产阶级掌握政权打开缺口。
      
    资本主义宪政的虚伪性之后,自然轮到了由此衍生出来的“社会主义宪政”之说。7日的《在中国搞所谓宪政只能是缘木求鱼》算的上是及时雨,为讨伐社会主义宪政量身定做。与前者的虚伪性对照,后者更多的是迷惑性。首先,“社会主义宪政”理论曲解中国宪法,将“公民基本权利保障条款”看做是最紧要、最核心的内容,并把这些内容解读成“全世界所有立宪国家公认的宪理”。其次,“社会主义宪政”理论主张“消除或者淡化阶级斗争学说给现行《宪法》打下的深刻烙印”,他们污蔑宪法中规定的“人民民主专政”条款是“以阶级斗争为纲”思想的体现,因此要将“人民民主专政”条款删除。最后,“社会主义宪政”理论主张借鉴欧美,用“自然权利的学说”解决“个人权利的本源和地位问题”,他们认为从马克思到邓小平都没有解决此问题。总而言之,在中国搞听上去不同于资本主义宪政的社会主义宪政,只能是缘木求鱼,死路一条。
      
    稍早于《人民日报》倒宪三部曲,与王小石动荡论檄文被新华网推介的同一天,《党建》杂志主办的《学习活页文选》在一篇《马克思主义是普遍真理不是“普世价值”》中,也颇有暗合之意地提到了资本主义宪政的虚伪性和社会主义宪政提法的迷惑性。考虑到《学习活页文选》直接由中共宣传部主管,所以不得不引人揣测——《人民日报》随后的三篇倒宪檄文,原来不过是顺应了中宣部的意志,马钟成不过是充当了笔杆子的角色,传递中共在意识形态上的主导地位才是核心。
      
    当然,这已经不是中共官方媒体第一次在宪政问题上的抢占舆论高地。更早前的一场宪政姓资姓社的大讨论,热度和持续时间远远要比这次更为浓烈和长久。参与其中的党报官媒一度引发令公众凌乱的一场混战——党刊《红旗文稿》说宪政关键元素属于资本主义而非社会主义;《环球时报》说宪政是兜圈子否定中国发展之路;另一边,《炎黄春秋》说宪政既是治国成本最低的方式,也是一个国家与国民的脸面;《学习时报》说民主宪政是政治体制的基础性元素,英明绝伦的领袖替代不了民主宪政。只不过这一次的异质声音,还并未在党报官媒中露头。又或者,主管意识形态的部门汲取了前一次的凌乱教训,秉持着“露头就打”的原则,那些原本计划再说说宪政好话的《炎黄春秋》和《学习时报》之流,只好将愤愤不平化为高温下的满腔戾气自我消解掉了。
      
    最让人费解的还不是党报密集倒宪,毕竟这是中共主管意识形态部门长期以来的分内之事,也不是有无异见声音出现,而是“宪政”一词悄然间成了微博平台中的敏感词惨遭屏蔽。多维新闻记者在搜索栏中输入“宪政”,显示的结果是“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宪政搜索结果未予显示’。”这厢是党报官媒高调倒宪政,那厢却禁止悠悠大众就此发声,多少有点“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意味。不过这样也好,否则众多“微博上的天使、导师、公知们”恐怕又要罪加一等,被王小石一干人等斥为引发中国动荡的罪魁祸首了。
   
     本文来源:多维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