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5日星期一

郭永丰:中共审薄凸显国家机器黑帮化



一、以黑打黑,以权压法,党权凌驾于国法之上,就是中共的本性。


古今中外,无数史实充分证明,凡实行皇权体制的朝代,即便被异化为后来的法西斯独裁专制,以及今天的共产独裁专制,这类组织其实就是世界上最大且最邪恶极致的黑社会组织,只因这种黑恶组织是以国家和政府的暴政形态悍然存在的,人们被各个孤立分裂,根本无法凝结成有效的团队力量,所以便根本无力无法与之相抗衡,而真正迫使其能够有所收敛或者真正改邪归正的。长期以来,由于做奴隶习惯了,人们也便习以为常,要么甘心做奴隶一辈子,要么争取做其帮凶和奴才而倒行逆施坚决捍卫之。自有人类以来,由于中国从未成功实现过民主政体,所以,聪明的中国人便总结说,古往今来,官匪是一家,官员都是黑白通吃的。实际上,在这样的组织中,官匪不是一家绝不可能。

当年,毛泽东、朱德等人发动两次起义失败之后,便带领被击败的造反队伍上了井冈山,这应是中共正式落草为寇的开始。好在这个土匪是受当代最先进思想和理论包装的,确实是在所谓正确理论的正确指导下进行所有一切实践活动的。比如毛祖师爷的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马克思理论必须与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枪杆子里出政权等等,这肯定是最符合中国国情的最高超的理论。尤其是把本来匪气不足,实际也追求自由、民主、人权和宪政的马克思的理论完全否定掉而彻底中国帝王将相化了,成为名副其实建设和捍卫党皇帝独裁专制最忠实的理论武器。也难怪今天有很多人指出,推动中国民主进程,必须要有符合中国特色的理论指导,否则一事无成。这也许确实很有道理,但这种理论又该由谁具体撰写或提出呢?新近新公民运动的倡导者许志永的被抓捕,似乎也预示着这种符合中国国情的民主化的新努力,在尝试短暂的一小段时间之后就彻底被熄灭了。比如对参与新公民运动以及其它各类活动的人士的大抓捕。显而易见,许志永和他的新公民运动,由于民间反对派力量扎根不深厚,发展实力远远不够充分,所蓄积能量和资源极为单薄无力,就公然公开唱高调似乎是有意公开挑战,这便注定必然要失败。当然,这种失败绝对是光荣的,伟大的,是要重重写入中国民主化的史册的。正如民主墙运动,八九学运,九八年的组党,镇压法轮功,公民监政和零八宪章签署活动等等。

无论笔者2007年所发起的万人联署申请成立中国公民监政会活动也好,还是许志永的新公民运动也罢,即便多么温和、理性、依法、符合中国的国情和中共的政策需要,只要是组织化运作的任何事情,中共都会彻底铲除,并消灭于萌芽状态的。这便致使中共永远一党独大,而让中共各级的党皇帝们永远骑在中国十三亿人民头上称王称霸作威作福,而不可一世飞扬跋扈下去,中国广大人民只能永远生活于水深火热之中,遭受党流氓——所有官权们的残酷奴役、盘剥和压榨,永远活着生不如死。当然,所有中国人,凡是做下级和群众的人,活着就永远不可能拥有完整的人格和尊严,而是任由强者凌辱和羞辱。

二、审薄大戏即将开始,民间要求公开、公正、公平审薄的签名活动遭压制。


2012年两会刚一结束,中共的西南王薄熙来由于其最得力的助手王立军叛逃美领馆,而被彻底掀翻,被中共当局绳之以法了。当时,温家宝在记者会上针对薄熙来与王立军事件指出,中共一定会对历史做出一个正确的交代,而且还是经得起历史检验的。如今,当王立军与薄谷开来案陆续审结之后,此次大案的主角,在过去近一年半之际,才迟迟被推出来,准备正式面向国际社会举行公开的审判。有国人便发起敦促中共政府公开、公正、公平审判薄熙来一案的签名活动,笔者认为这种签名活动没有多大问题,于是便大力推广之,短短两三天时间,实际也没有发展到多少人的热烈响应与踊跃支持,只弄到了区区可数的二十多人的签名支持,就遭到了当地公安的郑重警告:如我还要继续推广此种签名活动,就一定会将关心薄熙来案的所有眼球吸引到深圳来,深圳将成为全球新闻的最焦点,因为我会为此被逮捕,全球媒体的目光肯定会盯向我和我的家人的厄运困境。

固然,作为行公义已遭遇杀身之祸及牢狱之灾的笔者,肯定不想再被这样了,所以就爽快地答应了他们不再推广此种签名活动了。这正如许志永的被抓捕,笔者立即撰写《习近平抓捕许志永又在催生诺奖的获得者》一文在《参与》网刊的发表,同样遭到了国保亲自上门的警告,于是笔者为了自保,也答应不再参与声援营救许志永的任何活动了,都是一样的道理。

如此说来,在中国追求公义乃是一件多么艰难和不易的事情,一定会让任何凡是追求公义的人都要付出极为惨痛的甚至是牺牲性命的代价。由此同时也说明,作为逮捕薄熙来的前任总理所说的话,纯粹就是放屁。作为如此赤裸裸完全黑社会化运作的中共政权,哪里来的资格和能力对历史做出一个正确的交代,而且还是经得起历史检验的?

三、薄熙来在重庆打黑,只是把这种黑恶本性纯粹化,现代化了。


中共在抓捕薄熙来时,说薄熙来在重庆打黑是以黑打黑,如今的中共审判薄熙来,何尝不也是以黑打黑的审判模式呢?一个大流氓审判一个小流氓,这司法系统,能体现公平正义吗?正如国保对我简短的问话:你认为薄熙来案能得到公正审判吗?我答:绝不可能。”“那你为何还要这样做呢?

如此说来,薄熙来在重庆黑打,是源于中共本身的黑恶本质,是仗着有更黑恶无比的最大黑社会组织——控制整个国家的机器作为其强力保护伞支持的。否则,在任何民主国家里,哪个地方的官员胆敢会如此无法无天,黑恶无穷尽的挑战国法底线?很明显,任何独裁专制国家,其本质特征,国家机器才是黑帮化无限无穷作恶的最有力的武器,在金字塔结构中,从上到下,上级控制下级,直到最基层黑帮组织的设立,而自成最牢固高效的一体化。各级更换领导人,一般均无丝毫大碍,唯有最高层的更换,才最危险,有震荡可能就是最致命的。

薄熙来主持重庆全盘工作,有充分理由、依据和把柄完全可以在重庆一隅王者天下,独霸一方,想怎样就怎样。只要高层没人直接怪罪下来,尤其当高层缺少如毛泽东、邓小平的铁腕领袖之后。中共现代的所谓集体党皇帝的领导模式,恰好正是铸成薄熙来在重庆一隅急速膨胀野心,仅仅称霸重庆远不满足,所以才打算窃取全国大权,且雄心勃勃壮心不已的。只可惜他称霸全国,王者中国的野心太过急躁,简直到了急不可耐的份上,以致他对他最得力的助手,最大的功臣也过早动了杀心,致使泄密过早。

也许上帝造人,早就预备好了这样一种性格决定其最终惨败的命运结局了。同样,上帝也成就了毛魔王的宏伟事业,让他活着时虽然寝食难安,比如在睡眠时必须吃大碗的安眠药,但也确实得到了那种众矢之的王者天下的荣耀,虽然只是短暂的甚至完全是虚假的,但在当时,他确确实实得到了,而且还极为充分饱满,以致今日的毛粉丝依旧恋恋不舍,追思不忘。

自从笔者信仰基督教之后,才发现,荣耀原本是属于上帝的专利,任何人轻易染指不得,但是,作为也属半个神的人本身,尤其是被撒旦的邪灵乘虚而入加剧诱惑时,人人都是最神往的。尤其在缺少强力高效监督体制和机制的独裁专制官场,如果让这种邪恶本性不无穷无止境无极限地放大,这是绝对不可能的。因为,中国民间有俗话,叫人心不足蛇吞象成年人的心不足,登上天庭还嫌低

四、曾成杰死于中共劫财害命的抢杀财政,这已让中国企业家全面警醒。


伍凡先生新近指出,中共的邪恶本性之一便是不择手段地掠夺财富,它对社会财富的劫掠也从未停止。目前共党的劫掠方式大致分,1、针对社会大众的抢劫。如导致去年辽沈罢市的大范围强征苛捐杂税;2、针对民营企业家等民间富者的抢劫。先将莫须有之罪强加于一人或多人,后通过杀人灭口和治罪入狱,达成以合法没收为名的霸占民财。此两类方式合而构成中共劫财害命的抢杀财政,曾成杰便死于第二类模式。

民营资本家曾成杰为营建吉首三馆(湘西州体育局的体育馆、州文化局的图书馆与群艺馆)项目发起民间集资,期间并未用诈骗手段,所以应是合法集资。曾获罪只因原伪州长、伪巿长倒台后,现行伪地方当权派欲清算前任为自身立威,更欲获取前任的财源为己所用,从而缓解伪地方财政困局。所以之前的民间集资,便立刻被诬为非法集资。而下令杀害曾的伪高法负责人周强,曾任湖南伪省长,也是处理湘西集资案的五人小组成员。地方伪政权与其勾结,以集资诈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职务侵占为由,于712日在未通知家属的情况下,将曾秘密枪决于长沙【在伪法律体系中,枪毙是死刑的两种法定执行方法之一,近年来它渐被注射死刑取代。此次再行枪决含威慑死者家属与大众之意】。如此一来,地方伪政权就可将卅六亿集资款合法据为己有,同时杀人灭口,借此恐吓集资户,封堵讨还集资款的悠悠众口。

万科董事长、企业家王石先生在《共识网》撰文,《判处曾成杰死刑就是图财害命》。这一事件本身对广大民众的高效启蒙开导作用,尤其对所有企业家的警醒作用,不能不发人深思。毕竟作为中共本身,真正能够代表中共并能真正说得上话的人,不过就是中共中央政治局的那七个党皇帝及其为数不多的几个元老而已。至于其他奴才和帮凶,纯粹只是奴才和帮凶而已,一定都是见风使舵的,一旦大势来临,不可阻遏,谁还会硬着头皮碰壁呢?其实,纵观古今中外历史,凡是冲刺在反抗最前沿的人,才是真正的硬汉和大英雄,绝大多数这类人都为革命铺路献身了,而这体制内最顽固保守的力量,一旦大局已定,他们才是最积极活跃冲刺到最安全地带要求变革最坚决彻底的人。

五、民主维权反腐人士的被大肆抓捕和关押,中共黑打还要坚持到何时?


为了写最温和的微薄,既能启蒙民众,也能找到大空间——比如不被删除或加密。我特地写了这个微薄:【党领导未必就是党官可以权大于法,任意违法】中国问题,只是让党官如何严谨守法,绝不违法,且能高效违法必究。现体制就是包庇从容党官首先犯罪的温床,因对其没有强力监督和制约。党领导就是各级最高党官垄断一切,形成事实官爷模式,与黑帮无区别。党官拒绝监督公布财产,如同无赖强盗公然耍流氓!

此微薄刚一发出就被加密了,由于我的微薄被当局列为黑名单,新浪的审查机制一下就发现了,致使转发和阅读均为空。当然,此微薄内容在国外根本算不上什么,但在新浪微薄上却是被严禁的。

中共新政以来,据有关人士统计,已抓捕民主维权反腐公民启蒙及其家属成员有郑酋午、郑酋午妻子、朱承志、何祖华、周历、顾义民、邓志波、浣铁军、丁家喜、赵常青、孙含会、王永红、齐月英、袁冬、张宝成、马新立、李蔚、刘萍、李思华、魏忠平、邹桂琴、苏美生、刘晖、姚宝华、刘远东、魏贤力、马传汉、谢建儿、黄文勋、袁小华、袁奉初、黄怡剑、汪健、陈文生、吕成、程玉兰、吕动力、赵振甲、张福英、杨霆剑、任拉成、李文习、范舜辉、范万成、关维双、张福英、周晓山、李勇、蔡从富、余全红、方彬、杨桂香、杨志燕、胡福庆、史未安、郑炳元、沈爱斌、吴萍、瞿峰盛、丁红芬、许海凤、赵爱军、沈军、张继新、赵广军、王素娥、白银红、初东芳、于丽华、朱萍萍、陈载忠、李小成、应金仙、李贵锁、杨桂香、黄丁香、肖玉兰、姚金莲、杨承香、龙运香、唐英、张向忠、李刚、李焕君、宋泽、魏勤、王扣玛、许志永、施根源、张林、马胜芬、吴虹飞、李碧云、吴金圣。以下人员已经取保:陈剑雄、李银莉、侯志辉、罗亚玲、杜斌、杜导斌、姜力钧、黄勇华、田青山、魏锦泉、洪汉民、赵福君等超过了百人。其中绝大多数人,比前任所抓捕人员温和、理性,且所做之事,根本算不得什么。尤其让不明真相的广大被蒙骗的民众看了,还以为是中共体制内的人在做工作,根本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这正如前些年笔者所发起的中国公民监政会,笔者将纲领拿给一些人看,很多人都说,一点没有新意,与中共政策毫无二致。

如今,中共新政的统治手法,应该称之为彻底撕破谎言和画皮而自我进行彻底否定的阶段。当然,这种公然的耍流氓,对于开导启蒙被长期蒙骗的麻木不仁的大众来说,才是最有说服力的,即便多么愚昧无知的民众,即便多么对中共深有感情的人,即便多么巧舌如簧擅长狡辩的奴才都是无言以对的。如果此种打压确实对于被蒙骗的广大民众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尤其确实让越来越多反对派的成员和力量迅速递增,全国范围内迅速全面崛起,直到达到中共暴政机器根本无法控制局面时,中共统治者才会不得不最终放弃一党专制,首先开放党禁和报禁,释放所有政治犯,这才是最大的功效。也许这才是习李新政的最大贡献和最佳政绩:也许是歪打正着的,也许是有意而为之(比如明知不可为而故意为之)。

这便要求,抓捕刘远东、郑酉午、丁家喜、许志永等人,必须只有把中共的黑恶面孔完全阳光化,就公然向全国人民完全彻底地摊牌出来,让全中国人民全面知晓中共集团历来都是以黑打黑的。这审判薄熙来一案,实际就用的是大流氓审判小流氓的传统模式,是纯粹党家法的所为,以此来全面激怒稍有良知、正义感和道德底线的全国民众,如此一来,也许才会像捅破的马蜂窝,而让广大民众蜂拥而起,各自为阵,在全国范围内拉开坚决反抗中共痞子无赖政权的大序幕,这也许才是真正让中共专制寿终正寝的最佳契机。

 
来源:民主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