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9日星期五

党媒连发反宪政言论遭“人肉”民众:坐等崩盘



【大纪元2013年08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报导)中共喉舌《人民日报》海外版接连三天发表署名马钟成的文章,引起了网络上社会各界愤怒,人们开始“人肉”马钟成究竟是谁,《人民日报》海外版的掌门人又是何方“妖怪”。有教授分析认为笔名“马钟成”之前所用笔名是“任凭”,稍后改名“仲呈”。也有资深媒体人披露该报总编是张德修。该人有军方背景。


针对这些反宪政系列文章出台,有评论认为这是北戴河、三中全会前,各方政治势力跳出来表演施压。有人提出王朝轮回的宿命论,认为中共已经无解坐等崩盘。甚至有评论认为目前是老天昭示大变局就要来临。

反宪政言论作者、《人民日报》海外版总编遭“人肉”

自今年5月出现反宪政逆流后,中国社会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宪政大混战。支持宪政的言论远远占了上风,反宪政嚣张言论才得以遏制。尤其是6月中共政治局连续数天会议后,刘云山等人在会上被“敲打”之后,一度反宪政言论销声匿迹。

但8月5日开始,《人民日报》海外版连续三天抛出署名马钟成所写的反宪政言论文章,包括《“宪政”本质上是一种舆论战武器》、《美国宪政的名不副实》和《在中国搞所谓宪政只能的缘木求鱼》。该言论再度激怒了社会各界人士,网上遭到围攻,浙江大学教授范忠信认为这些文章,是改革开放以来最集中的倒行逆施!人们开始人肉系列文章作者和该媒体掌门人,试图摸清状况。

资深媒体人、足球记者谷正中今天发一条微博,披露了反宪政大本营之一的《人民日报》海外版掌门人是张德修,该媒体接连三天发表马钟成反宪言论。资料显示马(马钟成)为有军方背景、中华能源基金会战略分析师。

而百度百科的公开资料显示:张德修,男,1954年9月生,山东高密人。1972年至1978年在解放军某部服役;1978年至1982年山东大学经济系学生;1982年至1992年工作于农村工作通讯杂志社;后转入农民日报社工作,曾任总编辑、党委书记、社长;2006年3月进入《人民日报》任秘书长,2010年3月任海外版总编辑。

上海有民众“只配抬杠”认为,军队是红二大本营,是“世袭”最严重的地方,没有关系的想升将官很难了。连批宪政的胡锡进也是部队出身。那小撮人的根系之深超过想像。

谷正中分析马钟成可能不是张德修的化名。但是反宪政的言论能够在张主理的媒体上出现,至少说明张不反对这种理论在其媒体上出现。

而华东政法大学教授童之伟则发微博消息说:“某文痞去年初用名‘任凭’,稍后改名‘仲呈’,人日海外版3篇反宪政文章皆源于他今年5月在红色文化网上发表的《宪政神话的覆灭》,只是署名又变‘马钟成’。此文诬蔑‘中国宪政阵营’由三部份人构成:‘丧心病狂的野心家’、‘阴险狡诈的阴谋家’及‘可怜的糊涂虫’。”

而河南的时事评论员张之俭猜测:任凭,《人民日报》评论员。仲呈,忠诚?马钟成,马克思主义的忠诚者。而自由撰稿人“二代症久富田”认为作者应该是《人民日报》的大批判组。大陆某杂志社主笔“时代凯撒”讥讽表示,“这些文章为什么不在人日报的国内版发表呢,真不明白,宪政是国内事情,为啥在人日报的国外版发表。是不是海外有主子,给主子邀功,看我卖力不?”

大陆某杂志主编“私家野史”也被马钟成将中国宪政阵营分为三类而笑倒:“丧心病狂的野心家”——反宪派;“阴险狡诈的阴谋家”——普宪派;“可怜的糊涂虫”——社宪派。

深圳的“哲学老农”估计说,人日登载极左薄粉的臭文章,这是否意味着人日的后台也是薄的支持者?而学者静娅认同表示,“当然,反扑呗。”四川的民众“饮马川水”表示,鉴定完毕:此人和支持此文的系文革余孽,权贵资产阶级的卫道士。

北戴河三中全会前 各方政治势力跳出来表演施压

而北京的“蒙古人陈青林”表示宪政的本质就是限制少数权贵的特权,所以人家权贵们看得很清楚,坚决反宪政。这是保卫集团利益的一个伟大战略。北京的“龙佛书生崔崔”对此评论说,北戴河会之前、三中全会之前各方政治势力出来表演,要施加压力和影响,结果如何?一看最高层的决心、意志和思想倾向;二看各方博弈的综合平衡压力。

曾任雅虎中国总经理的谢文对此认为说,这些东西早就准备好的,从去年憋到现在,认为时机合适了才一起出台。可算是有组织,有计划,有步骤的安排。

民间再提王朝轮回的宿命 天降异象

有北京市民直接公开针对写这三篇反宪政言论的作者说:“致马仔:任凭你无耻无底线的忠诚,也挽救不了它必然崩溃的宿命,盘子和骨头,叼后才有的吃,记住,你主子在崩溃之前最后扔出的盘子和骨头,至少有一个必定有毒,以你的习性,几乎不可能躲过,这最后阴险的猎杀,因为你知道的太多了……。”

对官媒连篇累牍讨伐宪政,北大著名法学教授贺卫方认为此中背景,无从知晓,但效果却显而易见。他总结说:“那就是让已具权利与自由强烈意识之国民绝望,凸显利益集团赤裸裸地把社稷视为禁脔之恶面目。看看这个国家,腐败猖獗,暴力蔓延,族群矛盾加剧,富人纷纷移民,对内依赖压制,对外走向孤立”。他忧虑无宪政何以走出困境?

武汉的一位民众用“王朝轮回的宿命”来对此进行回应中共已经无解,坐等崩盘,他说:“等级专制最大特点就在于它总会把自己给玩崩溃了。对等级特权的追逐和对等级尊卑的维护使其内部矛盾不断激化,谎言和欺诈无处不在,利益集团间相互争斗和政治上近亲繁殖导致精英阶层的退化,使其变得不仅腐败而且越来越无能。即腐败又无能,统治力消弱,社会越来越混乱,最后统治崩溃。”

有江苏学者认为现在是天出“异兆”,他说:“我这里是中国南北结合带,四季分明,每到立秋那天就会明显感觉早晚凉爽,今年却连续高温酷热难当,历史罕见,苏南上海更是多日超过40度。再看危机四伏的政经形势,似乎将有大事发生,也许是老天在昭示大变局就要来临?”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