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13日星期二

贵州人权研讨会重要成员全林志先生讣告

全林志先生是《零八宪章》的首批签署者之一,他与陈西先生一样,都是贵州人权研讨会的标志性人物之一。全林志先生的不幸逝世,是中国民主、宪政事业的一大损失。我们怀着十分崇敬的心情祝福全林志先生一路走好。末日的疯狂后必将是曙光!




    
     贵州人权研讨会重要成员全林志先生因病医治无效于2013年8月12日下午3时不幸逝世!
   
     全林志先生与陈西先生一样,都是贵州人权研讨会的标志性人物之一。全林志先生因出生于贵州黔西的“地主”家庭,从少年时代就备受歧视艰难求学,强烈的求知欲与超强意志力使其的学习成绩每每在当地名列前茅。全林志先生从小即爱好广泛,天生一副好歌喉时常在学校为同学们演唱;坚持锻炼出一副好身体,百米赛跑在全县当时无人能及!因此深得学校老师和同学的喜爱。全林志先生曾被贵州省体委选拔集训为田径运动员,在省体委评选运动健将时因其的家庭成分不好而被排斥。一气之下回到了黔西县被黔西一中接纳为教员。全林志先生多才多艺曾经报考中央音乐学院,也因出生不好被拒录取。
   
     全林志先生自幼好学,有丰富的社会学知识与人文积淀,先后在三所中学任教。学子们都对全老师喜爱有加十分敬重。
    
     全林志先生一生善良,为人平和却嫉恶如仇!“89.64”前后就积极投身于中国的民主、宪政事业,常常与陈西等朋友商讨相关问题而通宵达旦。在贵州人权研讨会的所有活动中,从不惧高压,以敢言、敢于行动而著称。全林志先生是《零八宪章》的首批签署者之一,其在国内外网上都有文章发表:全林志 《贵州人权研讨会》随想;全林志:乐与川人刘贤斌君并肩 ……。在陈西被枉判后更与卢勇祥先生共同作、词谱曲声援
   
   
     因此全林志先生也其他贵州人权研讨会的朋友一样长期遭受当局非法迫害。4月27日吴玉琴的母亲去世时,全林志先生的身体已经明显不适再加上当局非法管控,不能亲自来的全林志先生,居然让看守他的人把礼带来了,此人一到就说他是全老师的学生,全老师不能来,他给全老师带礼来了。全林志先生随礼金还有一张字条,上面写着:“小吴、双元:老人仙逝,兄深感悲切!但又不得亲至灵堂叩悼慰唁,心实不安!望妹子兄弟节哀保重。老全。”
   
     
    
     在今年5月上旬有朋友得知全林志先生被确诊为“肝硬化”后期住院,朋友们分别去医院探视,却遭到当局国保的强制带离……。可想而知当局对重病中的全林志先生恐惧到何种程度!
   
     
    
     今天得知全林志先生的噩耗,当局国保们又不知要如何的疯狂!
   
     
    
     噩耗传来很多朋友已泣不成声:遗憾啊,全老师。您没有能看到为之奋斗的民主、宪政事业成为现实的这一天!遗憾啊,全老师。您没有能看到迫害狂周永康书记被正法的这一刻!
   
     
    
     全林志先生的不幸逝世,是中国民主、宪政事业的一大损失。我们怀着十分崇敬的心情祝福全林志先生一路走好。末日的疯狂后必将是曙光!
   
   
    
     贵州人权研讨会   
    
     2013年8月12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