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8日星期四

陈破空:《人民日报》批宪政,警告党员官员



近日,中共官方首席喉舌《人民日报》,连发几篇文章,批判宪政理念,标志着,中共“十八大”之后,这场有关宪政的争论,从民间的双向讨论,进入官方的单向批判;而且,批判潮升级。

《人民日报》海外版,连发两文,作者署名“马钟成”。其文之一,题为《“宪政”本质上是一种舆论战武器》。该文声称:“在持续多年的宪政争论中,大体上展示了马克思主义与自由主义思潮的对立。”

摆出一副马克思主义捍卫者的架势,难怪作者给自己取名“马钟成”,暗含“忠诚于马克思主义”之意。而众所周知,与自由主义对立的,是极权主义;该文说法,无异于把马克思主义等同于极权主义。对此等号,且不说当年的马克思本人,是否同意;即便今日那些马克思主义的原教旨主义者,也未必赞同。毕竟,在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的名义下,厉行极权主义,所谓“某某特色的社会主义”,原是那些急于夺权的共产党领袖们,杂交出来的一种专制怪胎。
马钟成等左类,咬文嚼字,不仅把宪政分割为“资本主义宪政”与“社会主义宪政”,还把“社会主义宪政”的提法,也斥为“陷阱”,并把苏联解体归咎于宪政主张。连邓小平都说“不问姓资姓社”,马钟成们竟然比邓小平还“大牌”,重新和公然问起姓资姓社来了;而且,马钟成们,不仅抵制社会上谈宪政,也抵制中共党内谈宪政。这是一种恐吓:准备随时清除中共党内的不同声音,严防出现中国式的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实际敲打的,就是习近平和李克强,警告习李:不得变天。

紧接着,马钟成又发表另一篇文章,题为“美国宪政的名不副实”。搬出“生产资料”、“剥削”、“垄断寡头”等陈旧的马列主义术语,将美国的资本主义与中国的社会主义,进行彻底敌对的描述。

然而,即便借助于马列主义的词汇,作者却无法自如地运用马列主义的理论,通篇逻辑混乱,论点支离破碎。作者既然断言:美国宪政是“根本不存在的宪政制度”,那么,又何必大费笔墨,大谈美国宪政,并硬将宪政贴上“资本主义”的标签?作者只需回答一个简单的问题:以官员垄断、官场腐败、官商勾结、权钱交易为本质的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是不是“根本不存在的社会主义制度”?

作者一口一个“美国资产阶级”,却无法指认,这个从一开始就是由移民搭建的国家,究竟谁是或谁不是资产阶级?试问:中共官员、家属、子女,携带巨额财富,大举移民美国,他们是资产阶级还是无产阶级?

马钟成们一再提到苏联解体的教训,仿佛那是人类最大的一场劫难,超过中国的文化大革命,超过中国的大跃进、大饥荒,超过中国的“六四”大屠杀……那十四个先后被俄罗斯武力吞并、并被强迫组成苏维埃联盟的国家,即便受尽大屠杀、大饥荒、大浩劫,也应该像中国各族人民那样,永不分家,永不实现民主与自由,甘作共产党的奴隶,为贪官污吏当牛做马。

一个叫做“王小石”的左类,更发表题为“中国若动荡,只会比苏联更惨 ”的“宏文”,竭尽对中国社会恐吓之能事。王小石描述苏联解体和俄罗斯的阵痛,通篇截至2001年、甚至1999年,完全不提最近十几年俄罗斯的复兴,更无视俄罗斯再次跨入世界高收入国家行列(年人均收入达1万2千700美金)的事实。

实际上,共产党治下的中国,正在动荡,必然更加动荡,就像所有专制国家一样,时间越长,越陷入动荡,并最终陷入大动荡、大崩溃,苏联、东欧国家、突尼斯、埃及、利比亚、叙利亚……无一例外。动荡,崩溃,都是独裁的结果,而绝非民主的产物。

其实,王小石等左类话中有话,他们所警告的,并非中国人民,而是中共党员官员:如果中国变天,中共党员官员的下场,只会比苏共党员官员的下场更惨。王小石们心中有数,论屠杀和腐败,论血债和经济债,中共之罪孽,比苏共之罪孽,超出何止百倍、千倍?

故而,王小石最后高喊:“你们若想在中国通过掌控舆论煽动乱局,就必须在我身体上踩过去,我若有一口气,都要让你们功败垂成!”歇斯底里的乱喊乱叫,听上去,像是发誓,发毒誓,也更像是绝望的哀鸣。

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