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28日星期三

张三一言:好政府和公民抗命

 

一、怎么样界定正义政府?

在程序上凡是用一人一票自由民主地选举出来的政府,都是正义政府(基于平等的正义)。理由在于民主有一个预设前提:政治权力(最基本的是管理自己的权力)是个人原本所拥有;由每一个个人自愿让度出部分权力来组成政府。因为这个让度体现平等自由原则,所以是正义的。【若有人不承认“权力是个人原本所拥有”的预设,那么用一人一票自由民主地选举出来的就不是正义的政府。不过,这样的人必定会陷入悖境而不能自拔。如果不是“权力是个人原本所拥有”,在逻辑上会推导出这些人是没有权力的奴隶。请问,这些人自己愿不愿意做奴隶?若不愿,事实上你是一个“权力是个人原本所拥有”(即自由民主中的权力)信条的拥护和信仰者。只不过,你同时是一个承认自己的权力否定别人权力的伪君子而已。因为人人都维护自己的原本权力(即自由民主),所以,自由民主是普世的。

所有权力自我扩张和权力者利用公权力谋私利的腐败,但是,民主政府有监督和分权制衡,所以,可能会出现好政府;否则,民主政府也可能是坏政府(民选的埃及穆尔西政府就是一例)。再进一步看,正义的坏政府与正义存在不兼容的矛盾,所以正义必定会修正坏政府;或者说正义政府有自我修复机能,会排除坏政府,取代以好政府。即从整体和长期来说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正义的政府是好政府。

反之,血统承传、指定接班人、外力决定的,可能是好政府,也可能是坏政府。但是,这些政府(例外的是民主外力政府)没有产生好政府的机制和动机、动力,所以,即使偶尔出现为数很少的好政府,也不易持继下去;多数不是一代头好尾坏,就是一代好二代坏。所以,事实的答案是非民主产生的坏政府大大地多于好政府。

有必要说明一下枪杆子出的政权是正义还是非正义的。

就今天政治道义来看,其一,用枪杆子推翻现专制极权政制,取代以民主政制,这样建立起来的是正义政府。打江山后坐江山者是反正义的坏政府。其二,用枪杆子推翻暴政建立的新政府,有可能(非必定)体现正义;用枪杆子建立政权则是不正义的坏政府,用枪杆子暴力来行使权力则肯定是反正义的坏政府。

还可以这么说,你用枪杆子夺权后交不交回权力给人民是判断你正义不正义、是好是坏的标准。你取得政权后不交回给人民,反而用来统治人民,你必定是不正义的坏政府,因为你这个政府必然剥夺民众权利、谋私利。你把权力交回给人民,那么你建立的政府就是正义的好政府。

二、公民抗命

一个民选出来的正义政府,如果它同时还是好政府的话,是不是可保证它长期保持正义性,永远好下去?

答案是否定的。理由很简单,因为即使是正义的政府、好政府,它都是一种权力;权力的特点一是恶性自我膨涨,二是腐败。权力功能就是管制别人,权力膨涨就是加强和扩展对他人的管治;管治意味着对他人人权的侵犯。所以,权力膨涨结果是侵犯人权。凡权力都必定趋向腐败;这里说的腐败是指利用公权力或违反社会道德谋取私利益。腐败的目的和权力膨涨一样是不公义地谋私利;其结果也就必然侵犯他人权利。

制止权力膨涨的手段就是民主选举的权由民授。防止腐败最有效手段就是民众、民意、媒体舆论监督,加上分权制衡。这是老生常谈,不用多说。人们比较少注意的是对即使是好的民主权力,也必须补之以法外抗争、公民抗命限制权力的必要性。

权力的自我扩张和趋向腐败、权力者有强烈的以公权谋私利的诱因和动力,决定了权力必定行恶。可能是隐蔽违法行恶,也可能法内行恶;在这样情况下,会出现法不治官的事实;面对这一事实,人们很多时候无能为力用法律或舆论压力改变它。在这样情况下,公民抗命、法外抗争就成为必要,也是有效手段。

这就是美国建国者们主张他们的民选政府若违背民意时人民有权利推翻它的理由;也是今天埃及人上街反对虽则是民选,但是却走向穆兄会的穆西尔总统的理由。有人说,埃及人上街反穆西尔是打着民主旗号反民主,是不理解公民抗命所致。我说,埃及人上街反对民选总统是正义的。

20130820


 

来源[博讯论坛]


E-mail: zsyy8964@gmail.com
【张三一言近期全部文章】网址:
博讯博客 http://blog.boxun.com/hero/zsyy
天易博客:http://home.wolfax.com/home-space-uid-123-do-blog-view-me.html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