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1日星期四

蒙克:从李天一案谈言论自由、因言获罪




许多相关的网络舆论表现出对被告父亲著名歌唱家李双江的反感。

中国著名军旅歌唱家李双江之子李天一涉嫌轮奸案成为中国网络舆论的焦点。面对舆论声讨,李天一的母亲请求法庭公开审理案件,以消除公众对其家庭和司法的双重误会。但北京的法院认为,根据相关规定,不能公开审理涉及个人隐私、未成年人的案件。

被告家人要求公开审理似乎是为了抵消大量媒体报道对被告声誉造成的不利影响,甚至媒体报道已经导致公众对一个未经审判的案件形成了结论性看法。这种用舆论代替法庭依法审判的现象一般被称为媒体(或舆论)审判。

舆论审判对法律的干预在名人涉及的案件中效果尤其明显。媒体大肆报道以及舆论导向导致群情激愤的事例在中国最近的历史上比比皆是。文革当中群众斗群众,群众都官僚,大部分情况也是在群情激昂、义愤填膺的情况下实现的群众“正义”,政治驱动的群众斗争代替了法治。

文革结束后“粉碎四人帮”,在后来的揭批运动中,中国民众在官方舆论主导下再次显示了同文革中“打倒刘少奇”一样的激情。

如果进一步放宽衡量尺度,舆论影响司法程序的例子甚至可以上溯到100多年前发生的义和团运动。当然那时候没有如今的大众传媒,也没有微博和微信,消息传播主要靠嘴,所以仇外情绪和“扶清灭洋”的政治口号传遍华北地区需要好几年的时间。

言论自由干预司法

西方的法治传统注意到媒体影响舆论的能力可能形成对司法判决的干预。媒体也经常因为报道著名案件受到法律界指责。法庭或政府会下令禁止某些信息和评论在公众领域流传,保护受害人和未成年人的隐私。当然限制言论的法律也会被有钱有势者滥用作为威慑,阻止对自己不利的证词出现。

英国藐视法庭的有关规定限制媒体对被告被逮捕后的司法程序作报道,其用意是避免让陪审团成员参加法庭审判之前受舆论影响,形成偏见,妨碍审判公众进行。为确保法庭呈现的证据成为陪审团员做判断的唯一依据,法庭在审判期间不断提醒陪审团员,禁止他们在法庭以外以任何方式搜集关于受审案件的相关报道和其他信息。

英国有媒体因为报道某些案件审理而受到藐视法庭指控和定罪。言论自由并非没有界限,确保司法程序正常进行,需要在一定程度上限制言论。

缺乏社会共识

不过在西方也有不同观点认为,公众舆论是社会现实的反映,不应该夸大舆论对公众的引导作用。中国社会舆论分裂,激烈程度都高于西方,恐怕和中国社会分化程度高,更缺乏社会共识,体制的合法性受到更多质疑有关。

因此,同样的事情,在西方可能在司法范畴得到处理,很少扩大到政治层面,但在中国,同样的事情就会被上升到政治层面,甚至有可能引发社会动荡。

李天一涉嫌轮奸案引起的强烈舆论反应很大程度上折射出网民对“官二代”,“富二代”的反感。但其中也牵扯到了中国社会的政治裂痕,许多相关的网络舆论表现出对被告父亲著名歌唱家李双江的反感,因为李双江是靠“唱红歌”成名的军旅歌唱家。

当然最能引起中国政治歧见和社会分化的案件莫过于对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的审理,由于担心激化社会舆论与加剧政治观点对立,中国当局严格管理对薄熙来案件的网络讨论。
不同的“因言获罪”

三天前(7月28日)英国警方逮捕了一名21岁的男子,因为他在社交网站推特上发言威胁要强奸并杀死一名女权活动人士。在英国每年都有数百人因为在脸书、推特等社交媒体上发表威胁、谩骂和猥亵言论受到法律制裁。

在南方报系做过记者的活动人士吴虹飞在微博上发帖说要“炸建委、居委会”,在北京被警方以寻衅滋事罪逮捕。她的委托律师说,吴虹飞的言论不过是无害的情绪发泄。

吴虹飞被捕已经引起大量网络呼吁和境外媒体报道。有中国法律界人士发出呼吁,认为警察行动过激,许多人指吴虹飞“因言获罪”。

来源:BBC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