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19日星期一

辛树言: 形形色色的“党国”文化警察



文化警察即中共政治领域中的思想警察,他们自比“人类灵魂的修理师”,时时处处把“脏手”伸入人的大脑;它们有很大权力,不是“纸老虎”——而是随时张口咬人的“真老虎”;他们合法地“咬人”,而不受任何追究。


海关警察


海关警察每天守候在中国无数个边境口岸和出入境的机场,他们有数不清的具体工作,其中之一就是随时检查出入境人员的行李和背包,检查有无被禁止出入境的图书、音像及电子产品、报刊等,甚至包括非出版物的小册子、单张等,凡涉及政治性、宗教性的出版物,都可能被查扣。特别是对一些境外出版物,更是严禁入境,海关内部有一个禁书目录,是不公开的,没有人知道其到底有多少条目;他们若查到此类出版物,即扣押。


2013年3月18日,浙江大学研究人员庄道鹤在香港购买了一批图书,返回杭州时,被海关人员开包检查,扣押了其中哈佛大学麦克法夸尔教授著《文化大革命的起源》(3册)、南京大学教授高华著《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及《谁是新中国》、《双规》各1册。海关为此开具了《海关代保管物品凭单》,保管期3个月,理由为“待审查”,但此后其一直未给出审查处理结论,被查扣的图书也不予归还。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一书,2002年8月5日也曾作为禁书被北京首都机场海关没收,结果引发了一场行政诉讼案件,诉讼的最后结果是北京海关败诉。尽管有此先例,但10年后,这本学术著作还是作为禁书被扣押了。


邮政警察


邮政警察负责检查所有邮寄的出版物和印刷品,他们也有内部禁书目录,同样也不公开。邮政警察主要检查邮寄印刷品中是否涉及“敏感内容”,如政治类、宗教性资料,特别是法轮功的宣传资料。对于此类印刷品,他们除了不予邮寄之外,还可能报警,转交警方处理此事。邮政警察允许邮寄的出版物,必须由国家正式出版单位出版,有书号、刊号,否则只能作为信件邮寄——邮费非常昂贵。并且,邮政警察在检查时,可以不经物主允许,就打开邮件进行检查,凡不符合规定的,他们则自行处理和销毁。他们无视宪法,在党国授权下“合法”地侵犯公民的通信和出版自由。


除邮政警察之外,国家公安机关、安全部门、检察院均可以依照《邮政法》规定,对邮寄的印刷品、信函、信件、包裹进行秘密开拆检查。


网络警察


中国主管互联网的部门有很多,但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即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是其中最主要的部门,其存在并不合乎《宪法》,因为其宗旨就是限制、侵犯公民的出版和言论自由。2013年7月30日,该办下令将107家所谓“非法新闻信息网站”关闭,其中包括有公民个人或民间团体创办的“人民内参网”、“大众社”、“记者新闻网”、“中国百姓网”、“民主法制监督网”等,关闭的理由是:“这些网站未依法取得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资质;未依法进行互联网信息服务资质登记备案;传播谣言、假冒官方媒体及记者进行诈骗等等。”


网络警察存在的目的就是监控互联网,查封“乱说话”、“不听话”的网站。互联网时代,人人都可以有自己的传媒、网站,但是网络警察就是在互联网上监控公民及民间社会,谁说“过头儿的话”、发布“敏感性”信息,就封号、罚款、关网站,甚至一些商业网站,也会无缘由地被关闭。网络警察特别关注“敏感人士”、民间团体的网络活动。


通讯警察


这里,通讯主要指手机短信通讯。通讯警察会在手机运营商短信服务器中设置一定数量的敏感词过滤,一旦设定了某个敏感词库,该时间段所有发送和接受的短信内容都会被检查,并能锁定用户,然后根据性质不同的案情,转交公安部门处理。这就是说,有了通讯警察,发送手机短信也是不安全的,用户往往因为一条短信受到警告和处罚,或停止其手机短信功能,甚至被指控危害国家安全,遭到逮捕。


宗教警察


宗教警察主要是指中共政协、统战和宗教管理部门的管理者,他们负责查处民间宗教聚会场所,以非法聚会的名义对其罚款,或查封这些场所。他们还负责审批宗教出版物及印刷品,核准宗教性书店,如《圣经》只能在基督教会内部书店发行和销售,禁止公开发行和零售。宗教警察有权批准哪些教会可以注册登记,哪些则不能;哪些地方可以建教堂,哪些地方则不能。宗教警察不对《宪法》、法律负责,仅对“党”的指示负责。


传媒警察


国家新闻、出版、文化、广播、电视机构,及其地方的下属部门,这些单位中的文化警察负责监控中国传媒系统传播的信息是否涉及政治性敏感内容,是否有害“党国”,是否遵循了“党”的条例和指令,等等。新闻警察负责查处有害新闻;出版警察负责查禁有害书籍;广播、电视警察负责查处违禁信息和节目,甚至负责查处居民自行安装的卫星电视接收器,一旦发现就会上门强行拆除并罚款。传媒警察无视《宪法》,敢于粗暴侵犯公民的出版自由、言论自由、通讯自由,因为他们的背后是“党国”,他们为“党”服务。


小结


当然,以上列举的只是“党国”的部分文化警察,在其它领域也存在各种文化警察,比如教育部门,大学中的那些政治辅导员、“党”工作者。中宣部则是党国文化警察的直接领导者,其负责监控全国人民的思想、文化、言论、信息传播。中国不但有负责国内安全保卫的警察——国保,还有国家情报系统的秘密警察——国安,但这些还不够,还要有各种各样的文化警察,对国民进行监控、洗脑。当今,中国不愧是警察治国;如此监管,这个国家的人民还有什么言论自由、出版自由可言?
【 《中国人权双周刊》 】   时间: 8/18/2013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