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4日星期日

华生:利益集团压榨﹑掠夺了农民工

二代农民工回不去的,三代更回不去了,历史上流民多了就要动荡的,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好几亿流民,说乱,中国社会就乱了。他们看到现代文明,却无法享有,这就是大动乱的基础,火种就在这里,到处是干柴,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新领导层看到了问题和未来。他们有一个道路的选择,选得好道路,中国可以走得好些;选择的道路不好,中国可能就是第二个印尼和第二个菲律宾;选了台湾、韩国之路就能较顺利实现现代化。


●城镇化已成為中国新一届政府的大目标,也是争议最大的经济议题,有人甚至说,「城镇化极可能是无可比拟的未来光明前景之所在,也可能是前所未有的灾难之凶兆」;城镇化发展方向成為中国未来改革的生死牌。

提及城镇化,不少学者担心,美丽乡村变为城市,最终还是「新型」的房地产化,成為利益集团的新乳酪,那将是中国经济增长中的新一轮悲剧。燕京华侨大学校长、经济学家华生对亚洲周刊特别强调,「新型城镇化,最大的差别及核心是人的城镇化」。华生说,农民进了城,离乡不离土,还是农民,年龄大了还得回去,这算什么城镇化?真正的城镇化要改变强制性的垄断的户籍制度,否则「有违人的权利,经济发展也是问题」。农民不能变为市民,没有消费需求。从经济发展、内部需求、提升劳动力素质,还有产业更新换代,以及人的基本权利等多方面需求都面临困境,从多方面的角度都要考虑转型。从人的角度讲,有投资会带动消费,但最根本的是人的权利。不能抹煞人的权利,就是城市人的基本权利。凭什么都是国民,农民工进城了,仍不能享受和城里人一样的基本权利?

华生说,农民进城打工,土地就会升值,周边的土地都跟著升值。升值的利益被四种利益集团拿走了。哪四种利益集团?首先是地方政府,地方政府有吃有喝,办公楼建得如此豪华,办公室内还搞个大睡房,中午好休息,他们不愁钱,靠的是卖地;第二是城中村和城郊的农民,如深圳靠著香港,深圳的农民每家千万、亿元户不算啥,凭什么?是土地升值,不是因为平白无故的升值,是城市化后升值了。孙中山当年说涨价归公,现在全归他们了。中国农民一户平均只有十万资产,他们几千万成了新贵族;第三是开发商,手里囤了好几块地,时间放得越长,地价就增加,你成本有增加吗?全是土地在升值,而且都让他赚走了;第四是那些囤房子的人,囤一套房子就可以到美国移民了,美国一个教授挣一辈子也不如在北京囤一套房。分配歪曲到这种程度,能好得了吗?所以我说,真正的难度是调节这四部分人的利益。

华生还说,二代农民工回不去的,三代更回不去了,历史上流民多了就要动荡的,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好几亿流民,说乱,中国社会就乱了。他们看到现代文明,却无法享有,这就是大动乱的基础,火种就在这里,到处是干柴,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新领导层看到了问题和未来。他们有一个道路的选择,选得好道路,中国可以走得好些;选择的道路不好,中国可能就是第二个印尼和第二个菲律宾;选了台湾、韩国之路就能较顺利实现现代化。

来源:法广中文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