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14日星期三

杨子立:共产党顽固的拒绝开启任何地方自治的口子



和王小宁的讨论:

1,赞同联邦制,不赞同独立。不赞同独立的原因不在于要维护大一统,而是因为目前反对藏独和疆独的人仍占主流,强行独立就会引发暴力冲突。通过联邦制,给予地方以高度自治权,使得各邦成为加拿大的魁北克或英国的北爱尔兰一样的实体,长期和平共处使得当地人民倾向于留在联邦之内,这是最好的结果。自治20-30年后,如果还有非常大的独立声音,再进行住民公决。

原文认为高度自治变成了民族自治,这种担心有道理,不过高度自治肯定是指住民自治,不可能因语言文化划分成不同政治等级。以色列还有阿拉伯议员,新疆西藏的自治肯定也是以人人平等为基础,只不过附加一些特点,比如藏语在西藏成为官方语言及教学语言等等。

2,对于原文符合人权基本原则的建议都赞同,比如取消刑法中的分裂罪。如果有人担心某些势力会鼓吹民族仇恨甚至挑动仇杀,可以用刑法249条的煽动民族仇恨的罪名进行制裁。

3,原文中有些地方的提法不成熟,比如独立之后五年内还要再举行是否回归的公决。假如真的独立了,是否还要公决回归,以及中国是否接受,这都是新的政治实体要决定的事,而无法预先规定。假如要有这种类似约定,也只能是在联邦制的框架内,自治的地方还有遵从联邦宪法的义务。

4,假如真的将来允许这些地方举行独立公决,许多附带的条件都是不必要的,比如不得恢复落后封建制度一类。因为真的一旦独立,这些都会成为人家的内部事务,中国就不能再居高临下要求什么。共产党的教科书里所讲的民主改革及西藏的封建农奴制并不一定就是真正的历史,而且当地人的理解更不可能从我们的视角出发。

5,西藏和新疆的问题非常难解,藏人已经有上百人自焚,新疆频繁发生暴力袭击事件。这是持续政治高压的恶果。解决的办法最好也是从县市级开始自治,再到地区自治,再到省的自治。通过自治可以训练并观察民族融合的进程。共产党几十年的民族区域自治政策其实并没有任何意义的自治,反而强化了少数民族身份的自我认同,再加上户口制度导致的禁锢人口流动,这是导致今日困境的主要原因。如果经过长期自治,再由住民(肯可能是现住民的后代)来决定是否独立,这时无论独立与否,都不会影响各各民族正常的安定生活和人权保障。

6,现在最大的危险,在于共产党顽固的拒绝开启任何地方自治的口子,导致将来可能会出现雪崩式的民主化进程。这种柏林墙倒塌式的巨变将给西藏新疆带来巨大的危险。新的民主政府(包括临时政府)既没有精力也没有足够的意志去镇压这些地方的独立势力。而且在没有经过民主训练的情况下,民族独立势力的发展很可能带来民族仇恨和民族仇杀。假如这个过程在达赖喇嘛老死之前到来,借助达赖喇嘛的宗教号召力,藏区或许可以避免民族仇杀。但是在充满暴戾之气的新疆,人道主义灾难出现的概率就会非常大。

7,共产党和民主派里的主流都是不希望新疆和西藏独立的,但原因不同。共产党的价值观是大一统,担心领土面积会缩小。民主派的价值观是人权,担心的是暴力冲突造成人道危机。纵观世界趋势,用暴力维护大一统的模式无不崩溃,南斯拉夫这种撮尔小国竟然还分裂成6个国家。但自由体的联合,如欧盟则正在形成新的大一统。由此观之,以自由民主人权为基础,自由联合体越联越大,而以维护老大帝国为目的,无不分崩离析。正如老子所云:是以圣人后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这里的圣人完全可以用于一个国家或民族。

来源:博讯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