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3日星期六

官方力推王小石长文是反宪政逆流的创新


    
     来源:法广中文网 上海特约记者:曹国星
    
 

     昨天(8月1日),新华网奉命刊发署名四月网知名网友“王小石”的长文《中国若动荡,只会比苏联更惨》,文章以苏联解体后的种种困难为论据,痛批中国网络舆论中,鼓吹民主宪政转型的右派人士,即王所说的“天使、导师、公知们”。
   
     这篇文章用语杀气腾腾,“西奴”、“带路党”等网络论战用语登上了主流官媒网站,令人侧目。文章本身论据漏洞不少,用语恶毒,引起了许多反击和批评,这本身在目前中文网络上左右激烈对立的语境下并不罕见,更为值得探究的是文章背后的官方意志。
   
     本台得知,昨晚,国新办指示各大商业新闻和媒体网站统一转载发布该文,今天起,许多网站都在首页显著位置刊登该文。网络评论人谢文说,“据说奉命要摆放两天,超过了中央政治局文件的待遇”。
   
     王小石文章首先指控,微博上的天使、导师、公知们天天“造谣传谣”制造社会负面新闻,营造一种中国即将崩溃的末世景象,“诋毁”现有的社会主义体制,宣扬欧美的资本主义宪政模式,不断“煽动”民众怨恨现政权,赤裸裸地“煽动”民众当“炮灰”引发中国社会动荡。
   
     文章又说,冷眼看叫嚣推翻现体制的西奴公知,那些成天在网上忽悠的带路党们,你们诱使中国走向被人欺负、贫国弱兵、给“米国人”当狗、给中国带来耻辱的灾难时代。苏联休克崩塌给俄国人惨烈十年,虽最终觉悟并呼唤民族主义强人普京上台勉强镇住场面,却再也无法止住颓势。中国人均资源的现实,决定中国惨烈会数倍于俄罗斯。
   
     因此,王小石誓言,“居心叵测的天使、导师、公知们,你们若想在中国通过掌控舆论煽动乱局,就必须在我身体上踩过去,我若有一口气,都要让你们功败垂成!”
   
     一个有趣的细节是,为了力证苏联解体是个历史错误,文章罗列了许多俄罗斯的负面信息,对俄罗斯的现状多有贬损。微博上的“俄罗斯之声”官方微博,转发了这篇文章,弱弱地表示了疑问:“这样的文章能在新华网首页发表?”同时@了“微博辟谣”和“新华网”,然后,这条微博就被删除。
   
     不过,有网友发现,至少在许多数据上,这篇文章是谣言的大杂烩。
   
     例如,俄罗斯2000年时GDP约为1992年的57%,是前苏联整个15个加盟国的45%,绝不是像王这篇文章所说的1/10的惨状,更何况缓过神来之后,从00年开始到07年,8年间迅速增加了5倍多,已经超过92年解体时GDP总量的2.6倍,超过了同时期世界平均水平。
   
     此外,文章中提到,俄罗斯军费开支50亿美元,仅为美国的百分之一,有网友评论说,这根本就不用脑子想,也知道可信度的多少。公开数据显示,俄罗斯2012年全年军费开支633亿美元,网友笑评说:“请问剩下的580亿哪里去了,被你们当茅台喝了?”
   
     王小石文章中写俄罗斯的部分,和原王震的秘书、中国社科院副院长李慎明为俄罗斯历史学家罗伊·麦德维杰夫的《苏联的最后一年》写的前言和附录部分一模一样,虽无注明,但或可理解为引用。
   
     2006年,李慎明主持的社科院“苏共亡党与苏联解体”课题组制作的《居安思危——苏共亡党的历史教训》八集DVD党内教育参考片,并在党内组织官员播放学习。
   
     2011年,李慎明的班子又录制并完成了系列电视教育片《居安思危》之三——《苏联亡党亡国20年祭——俄罗斯人在诉说》四集和六集版。并以其解说词为基础,出版了同名《居安思危》系列书籍。
   
     很大程度上,代表网络新兴自干五的王小石的言论与代表传统体制内左派的李慎明一脉相承,但李相对而言更为严谨,王的逻辑和学养则无甚可观。
   
     在一次公开场合中,李慎明曾引用一个数据。
   
     苏共解散前,当时苏联科学院曾进行民意问卷调查,被调查者认为苏共仍然能够代表工人的占4%,代表全体人民的占7%,代表全体党员的占11%,而认为代表党的官僚、干部和机关工作人员的,竟占85%。
   
     他在接受《东方早报》采访时承认,苏共的蜕化变质是苏联亡党亡国的根本原因,体现在苏共的意识形态工作、党风、特权阶层和组织路线四个方面存在的严重问题。
   
     李慎明的这一说法在王小石看来可能就属于大逆不道的公共知识分子的“谣言”。
   
     如果说李慎明是左派的理论家,正规军,周小平王小石就是这个时代的意识形态义和团。从政治传播的角度来看,此次官方以民间网民言论,而非官方学者的学术文章,作为文宣,又强逼民间商业网站转发,属于网络时代的宣传口的升级和“创新”。
   
     此前不就,国新办就曾力推另一名自干五标杆“周小平”。
   
     7月 10日,国新办的马甲中国互联网协会、首都互联网协会举办周小平的文章《请不要辜负这个时代》博文座谈会,这篇奇文也曾被要求广泛转发。
   
     有网友认为,“周小平,王小石头儿——连这样的垃圾都开始用起来,可见某阵营的能量和格调确实已经LOW到啥程度了。”
   
     但学者“破破的桥”认为,“这篇和周小平那篇是一个路数,是信息污染,将几十个从各个角落搜罗的谣言攒起来,然后加上解说,搞宣传的人估计发现效果特别好。”
   
     此前的,曾在网络舆论上沸沸扬扬的中共中央办公厅九号文就意识形态工作给”切实加强意识形态阵地管理的狠话。
   
     “落实谁主管谁负责和属地管理原则,对意识形态领域的敏感事件和复杂难题,要牢记政治责任,勇于担当,敢抓敢管,做到守土有责、守土尽责。加强对各级各类宣传文化阵地管理,完善和落实有关管理制度,绝不给错误思潮和主张提供传播渠道。加强网上舆论引导,净化网络舆论环境。改进和创新管理方式方法,做到依法管理、科学管理、有效管理。
   
     这基本上是刘云山在年初南周事件后,全国宣传部长会议上的原话,王小石、周小平,正是谙熟网络传播的新任国信办主任鲁炜的创新之举。
   
     对刘云山主导的这一波反宪政意识形态逆流,有两种可能的解读。
   
     知名网络公共知识分子赵楚认为,“对外政策和知识分子政策历来为执政党两大核心决策,为一把手禁脔,而在安纳伯格庄园会谈之后,反美之声大起,中俄车里雅宾斯克联演枪声未息,新华网抹黑俄罗斯,表明内部权斗仍处于白热化状态。”
   
     而更为激进的社会运动者则认为,当下执行的正是没有薄熙来的薄熙来路线,体制内反宪政民主是一致的,只有手法区别,并不存在围绕着真正路线分歧的宫廷斗争。
    
     本文来源:法广中文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