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7日星期三

美国华人学者对宪政批判的反批判


8月5日的《人民日报》海外版发表题为“‘宪政’本质上是一种舆论战武器”;文章说,社会主义中国要拒绝宪政。美国华人学者夏明指出,马克思从未完全否定宪政,邓小平也曾就中国将在条件成熟的时候实行民主政治作出承诺。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去年12月在纪念中国现行宪法公布施行30周年的时候,要求国人“更加自觉地恪守宪法原则、弘扬宪法精神、履行宪法使命”。习近平还说:“依法治国,首先是依宪治国。”习近平这些话言犹在耳,因而当看到马钟成的文章说出“社会主义中国要拒绝宪政”的时候,不禁惊讶莫名。无法相信,这位海洋安全与合作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的文章得到过中国领导层的授权。官方媒体能够发表离谱言论,某种意义上也反映出一定的开放度,但过于离谱的言论毕竟是有害的。

马钟成说,“马克思主义学者反对在中国推行宪政,他们认为,宪政以私有制的市场经济为基础,旨在使保障资产阶级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宪法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说,马钟成这些话与马克思主义不符: “马克思主义最根本的政治观并不是把资本主义的体制完全抛弃掉;而是一种扬弃…. 马克思的本意从来没有说要把资本主义的宪法全部抛弃。”

夏教授说,马钟成的文章与邓小平的理论格格不入: “邓小平在公开的理论层面没有说不要民主选举。”

美国罗彻斯特理工学院荣誉教授朱永德表示,马钟成使用了一些有歧义的术语,其定义是含混不清的: “ ‘宪政是保障资产阶级’,他这个‘资产阶级’是指什么人呢?”

夏明教授也对马钟成所谓宪政 “旨在保障资产阶级财产权”的命题表示不以为然: “宪政的公正性…… 在于各种人群能进行公正的博弈。”

朱教授说,他知道,中国媒体对宣扬西方普世价值一概抵触:“《人民日报》强调说,西方人…… 用宣传的方法来压制中国的发展。”

朱教授说,西方的宪政建立在悠久的民主传统和宗教文化传统之上,而中国的确欠缺这些传统:“西方的普世价值是由一个文化传统积累下来的……其它的文化里面很难有这些因素。”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