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27日星期二

鲍彤:薄熙来庭审直播的味道



被称为“世纪审判”的薄熙来案,中国官媒控制了全部舆论,正用大批判语言要把薄熙来案办成铁案。但是当局对庭审出人意料地采用微博直播,这使得中国公民可以在茶余饭后大谈特议。前中共中央委员鲍彤也谈了他的观感。

我几乎不同意所有评论家的意见,所有的评论家都认为这是一个内斗,我认为不存在任何内斗的重要的因素,我认为有内斗,但是内斗并不重要,内斗根本不是一个重要的问题。我认为没有内斗的因素,只有做戏的因素。

大家都是毛主席的好学生

说做戏,从头到尾都是做戏。说内斗,有没有内斗的因素?有,但是这个因素是微乎其微
的。

谁跟谁在斗?有人说跟现在的领导人在斗,我认为没有;有人说跟当时的领导人在斗,我认为也没有;有人说跟此前的领导人在斗,我认为也没有。我一直认为,当时的领导、过去的领导,现在的领导,跟被审判的人,大家都是党的好孩子。都是毛主席的好学生。当时的领导姓胡,现在的领导姓习,之前的领导姓江,我认为跟被审判的,现在这个犯罪嫌疑人,大家都是毛主席的好学生。

之所以,这方面是被告,那方面是原告,或者是公诉人,我过去讲错了一句话,我过去讲是一个巴掌打出来的,我收回这句话,或者是纠正这句话,我认为是一个巴掌打到美国领事馆才闹出来的。

如果不存在王立军到美国领事馆问题的话,现在也许7个常委当中有一个姓薄;也许9个常委当中有一位姓薄。大家都精诚团结,都在解决前三十年,肯定;后三十年,继续肯定,我们大家一起共同纪念毛主席120周年。

被迫演出,按剧本办事

现在这场审判就是被迫的,被迫的因素,就是说他的手下到了美国大使馆,一到美国大使馆,当时有个政治委员姓薄,叫薄熙来,就变成大便。这堆大便顶在脑袋上实在不好看,只好拿出来审判,是被迫的。如果打一个巴掌王立军趴下了,也没这事,照样七常委中间有个姓薄的。

根本的问题是王立军跑到美国大使馆,变成一个国际问题,就变成一个无法理解的,无法掩盖的国际问题。就是说薄熙来,连同薄谷开来,连同杀人,连同海伍德,这些事情加在一起,别的事情先不说,起码变成一堆大便,这堆大便硬顶在脑袋上,是成何体统?那就是说两千万人牺牲的革命成果就要毁于一旦。在这种情况之下,叫做被迫演出。
被迫演出的这场戏。那么就是说,按剧本办事,剧本可以不断修正,但是必然按剧本演戏,一步也不会错。你放心,剧本可以修正,昨天剧本今天改了这是可以的,但是剧本决定的东西,你不能越雷池一步,这是肯定的。

现在我们有一个词,叫庭审直播,庭审直播跟现场直播毫无关系,现场直播拿出的是当时的,庭审直播是事后的。最快五分钟以后,最慢五个钟头以后。人家拿出的图像、音像,我拿出来的是文字,文字是经过处理的,经过删节处理的。也许没有删节,如果没有删节,那就是这些东西我都认可了。但是如果我认为其中一个字不行,这个字都不拿出,我只要有一个字不拿出来,这就是经过我选择的东西,经过我的咀嚼,来让你尝尝味道。

因此他要达到一个目的,什么目的呢?就是品尝我选择以后的味道。叫你认可什么呢?认可我是坦荡荡的,我是依法办事的,我不是做戏,我是依法审判。很好,就细节来说,我一点都不知道。阁下知道他犯的什么罪吗?不知道,没有一位知道。别人说,网上说的很多,网上说的是真的是假的我也不知道。

演出要达到什么目的

但是不管怎样我有一点是知道的,第一他不是为了反腐败,你相信不相信?如果要反腐为什么要抓要求公布财产的十君子?许志永为什么要抓起来?如此可见,他不是要反腐败。第二,他也决不是说要实行法律,如果要实行法律,那么为什么薄熙来违反法律的很多事情都不提,这个就是大家刚才讲的很多事情,重庆抓了5千人,判了1千3,多少亿的财产,只有百分之点几交公,剩下的百分之九十九点几不知道到哪了,为什么?

也可以说这些事情都是假的,那么我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演出以后给大家一个印象,印象是什么?中国的官真清廉呀!一个政治局委员,干了多少年,才贪污了两笔,一笔叫两千万,一笔叫五百万,那个玩意是个村长的水平,还是个乡长的水平呢?哪是个政治局委员的水平?政治局委员真这么做,人民就幸福了。所以目的不在于反腐,目的在于表示中国官员的清廉,中国政府的公正,中国政府的无私。

看审薄大戏要让全国人都进入角色

别的事情都不是本案,大家看了以后义愤填膺,有的人骂薄熙来,“好家伙你狡辩!”你这样说,你就进入了我思想的牢笼。就是说你嚼我吐出来的东西,你越嚼越有味道,那你就被我同一了,你已经投入到里边去,自己在这两者之间找是非,就是说我本来是设计一场戏的人,就是说你完全走到戏里面去,进入角色,目的就是要全国人民进入角色,相信中国的司法是公正的,是透明的,中国的官员是清廉的,一个政治委员干了多年,就贪污两笔我马上查出,其中我们也是根据法律办事的,他自己申辩我们认为他是有道理的,我们就接受;认为没有道理的我们又坚持原判,中国的司法多么有力量呀!

只要认为他不是戏,就达到目的了。你如果要认为是唱戏,那么他就失败了。

现在是可以审薄熙来三个月都可以,薄熙来做得越热闹,法庭越显示公正。最后人家说这个对中国反腐败有作用吗?对中国的法制有作用吗?对中国的人权保障有作用吗?对中国的宪政的实施有作用吗?想一想你们就觉得这是南柯一梦。

本来不乐意演这场戏的,这是被迫演的一场戏,不演实在太难看了,不切割不行,不洗澡,不照照镜子不行,因此就决定演场戏。诸位阁下需知,革命就是演戏。你如果觉得这是做梦,那我就告诉你,所以下一步很可能是“毛邓三科梦”五个东西,毛邓三科一场梦。



作者简介:鲍彤,原中共中央委员会委员,中共中央政治体制改革研究室主任,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零八宪章》首批联署人。因"六四事件",鲍彤于1989年5月28日被 捕,1992年7月,中国当局以"泄露国家秘密罪"和"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处鲍彤七年有期徒刑;1996年,鲍彤刑满释放,目前一直被中国当局软禁

来源:德国之声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