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4日星期日

严家伟:城管的秤砣粉碎了瓜农的“中国梦”——中国人权状况恶劣的又一缩影



中国农民从毛泽东年代被禁闭在农村不许外出的农奴,到今天进城当所谓农民工,其处境只不过是从18层地狱上升到了17层。那么不进城、守在本乡本土土里刨食的农民,其人权状况与生存处境能好点吗?湖南临武瓜农邓正加的遭遇为人们作出了一个具体而生动的回答。

邓正加是湖南郴州市临武县当地种瓜的模范瓜农。在党文化的词典里这劳动模范从理论上讲应该算一顶光环。在习总号召的中国梦中,自也应有其发梦与表演的一席之地。然而接下来的事则只能令人无语。他辛勤劳作好不容易盼得了瓜田的丰收。2013717日他半夜三点便摸黑起床去摘西瓜,凌晨五点天色未明与老伴黄细细一起装车出发,七点钟到达县城解放南路摆摊叫卖。人家走的自然是勤劳致富的正路。应该完全符合习总号召的中国梦的精神教义。而且这即使在万恶的旧社会反动政府治下,也不犯哪家的王法,也是允许的合法行为。可是上午10时许,我们人民政府的一群如狼似虎的城管队员,大约是经不起又大又甜的西瓜的诱惑,这群穿着酷似警察制服的执法土匪,一上来就了几个西瓜放到执法车上去,成了他们的财产。夫妇二人,忍气吞声只得敬献上一张印有毛泽东光辉头像的百元大钞。城管人员笑纳后不开任何收据。但恩准放行。

邓正加夫妇惊魂稍定后,连忙转移到文昌路和河滨路交叉处再去卖瓜。这个地方是当地政府划定的农民自产自销农产品临时销售区。这既不违规,也不是什么占道经营。该是小民一个可以卖瓜找口饭吃的地方了吧!可是另一批城管人员就像妖精想吃唐僧肉一样的又来执法了。他们一上来更凶横,不但抢瓜,还要没收秤。没有了秤,人家还能卖瓜吗?这不是存心断人家的生路?正如俗话说的哑巴逼急了也要叫喊。随后,正如中国互联网上绘声绘色描述的那样,邓正加因与城管发生争执冲突,便被视为抗拒执法,遂遭城管围殴。最后升级到城管人员用秤砣砸向邓正加的头颅,导致瓜农邓正加当场死亡。后来尸检也发现邓正加颅内及蛛网膜下腔均有大量淤血。一个模范瓜农的中国梦便被党国的城管如此一举粉碎了!

中国戏曲中有句唱词叫百姓心中有杆秤。在老百姓心中的这杆上,所谓的的城管,不过就是一群进行合法打砸抢的暴徒。一首仿流行歌曲《常回家看看》对此作了最生动的描述:找点空闲,找点时间,开着专车,出来转转。带上罚单,带上证件,掖着棍棒,马路上看看。摊上没收了一些拖鞋,中午混来了一桌好饭。收来罚款给领导数数,没收的秤砣让领导看见。常出来转转,出来转转,哪怕是砸个西瓜摔个碗,咱比起公安还是不咋滴呀,一辈子不容易啊,就欺负个商贩玩玩。这是对城管所谓执法及其心态最真实的写照。

这群所谓的城管人员,既非军人,也非警察,在宪法或其他中共的正式法典中根本没有城管的合法身份。也未经全国人大讨论批准,便由各地政府自行招募成立的一支杂牌队伍。所以它根本没有执法之权。在任何一个法治国家诸如小贩设摊经营、城市噪音管理,以及乱搭建之类的事,都只有由警察来管。我们在电影里都可看到很多类似的情节。即使法制严格的新加坡、香港等地,也都是如此。然而中共多年来已经习惯于不依法行事。因而各地方政府的行政权力便恶性膨胀,于法外施,自行招募人员组成了这样一支非军、非警,却胜过军警,可以随意没收财物,罚款、抓人、打人穿着自行设计的制服,还戴着一些四不像肩章、臂章的流氓队伍。从其成立至今,在全国各地,可谓作恶多端,罄竹难书。民众恨之入骨,一见城管出来,百姓们尤其是小商贩、进城卖农产品的农民之类的弱势人群,更是闻风丧胆,侧目而视,重足而立,呼之为鬼子进村皇军扫荡来了!

他们之所以敢如此进行合法的打砸抢,还不是就因为有党国的官府护着,出了天大的事大不了拿几个钱来摆平就是。而且这钱还是公款,羊毛出在羊身上由纳税人买单,更无所顾忌。所以这次临武瓜农被打死后。最会玩文字游戏的央视赶在第一时间便出来定调称,邓正加在与城管冲突中突然倒地死亡。也就是说,邓正加未受到任何外来伤害,是他自己不想活了,便来个突然倒地死亡。别小看这六个字,经典极了,既是对我中华刀笔吏文字技巧的光荣继承,也是为党国新名词库中作出的又一大倾情贡献。是继临时性强奸,调整式涨价,礼节式受贿、保护性拆迁,政策性下岗,通涨型紧缩,轮流发生性关系……”等等一系列天朝现代化新名词后的又一伟大创新。定可功在当代,名留千秋。但可惜的是,730日郴州市公安局法医根据尸体检验情况及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病理组织学检验结论综合分析也不得不承认,临武瓜农邓正加系外力作用诱发脑部畸形血管破裂出血死亡。又是多么高级的文字游戏!人家不说死者头部遭击打(当然更不能提那不雅观的秤砣),而名之曰外力作用,多么文雅的物理学名词,而这外力作用便导至死者畸形血管破裂出血死亡。这就是说,你死者的血管生得不标准,不规范,是畸形的。所以才突然倒地死亡。所以官方虽然有错,死者也出有因。双方各打五十大板。血腥野蛮的暴行经此一番描述,便弱化、淡化了。实在不得不佩服党国的高明。

此外,新华社旗下的《环球时报》也立刻站出来为当地政府说话。呼吁一线城市的媒体应该体谅地方干部。不要还是不依不饶,对临武县基层工作的全方位痛批,把整个临武县政府都拖下水个模范瓜农,一个善良的无辜百姓,被一群假执法之名,行抢劫之实的暴徒打死了。凶手尚未被惩办,党的媒体就出来封舆论之口。要大家体谅地方干部,好像打死个农民,算不得什么大事,你们别不依不饶向政府问责,对政府痛批。并警告说这样下去会把当地政府拖下水。也就是说会损害我党和政府的光辉形象,如此重大的政治负面影响尔等负得起这个责吗?作为党中央高层的喉舌,发出如此恐吓,当然是在给临武地方当局撑腰。

所以临武当局更加有恃无恐,竟在光天化日下出动警力强行从现场将邓正加尸体抢走。于7月19日将邓正加尸体下葬。实则就是销毁证据。并威胁死者家人推迟一天安葬少付10万元赔偿金。更莫明其妙的是,邓正加的女儿邓艳玲,在父亲下葬当天,先是通过新浪微博认证为瓜农邓正加女儿表示,政府只手掩盖事实的做法不能接受。该微博迅速引发关注,转发量超过10万条,网友纷纷对其表示同情并谴责临武官方做法。可是数小时后,即当天下午,该微博账号将此条微博删除,并重新发言称,现在政府已经妥善安抚好了家人,我们整个家族对政府的处理表示满意。同时说,感谢市县相关部门的妥善安置。网友纷纷质疑此微博非邓艳玲本人所发。但一切都在官方的控制之下,谁能去查明真相呢?而且一个瓜农的女儿,一个农村弱女子,敢不听话?能得住多少压力?

至于对强行抢走邓正加尸体一事,警方更辩称:是在协助家属将死者遗体运回村庄。更说,这是死者家属提出这样的要求,尤其是死者的女儿,再三要求把他的父亲在当晚送回去;其次,事发地在城区,时间久了影响群众正常的生产生活;第三,让一个死者的遗体在大街上,我们认为是对死者的不敬。真是满口仁义道德,好话都让他们说尽了。


现在这一事件虽然被当局软硬兼施、强行维稳地压了下去。又从纳税人的税款中拿出几十万元来给家属作了赔偿。但一条鲜活的人命岂是几个钱能弥补的?更重要的是城管的恶行,因有当局的袒护,仍不时在各地上演。仅仅被曝了光的就是一长串,如昆明城管围殴商贩,连云港城管围殴商贩,成都城管围殴商贩,延安城管爆踩商贩头颅;727日,四川康定县情歌广场城管暴力殴打卖唱残疾人,引起民众强烈不满,千人围堵抗议,当局于是派来大批警察,强力驱散人群。……早前更有沈阳城管围殴夏俊峰,最后夏俊峰在面临死亡威胁前,奋力杀死了城管暴徒,最后被判死刑,现还在狱中命悬一线。说这些城管流氓黑恶,五毒俱全,十处施暴欺民他们九处在,也一点不过分。其实城管和这些商贩、农民、卖艺残疾人并没有任何私人恩怨,这些城管只不过就是为了有份好工作,可以吃香喝辣,于是便昧了良知,像狗一样,官员叫他们去咬谁,他们便去狂咬而已。

而每次城管施暴作恶后,便有党媒体出来为城管暴行撑腰。以貌似公正的所谓社评之类的大块文章,对城管和小贩各打五十大板。称城管不能暴力执法,但是小贩也应该接受管理。对这种观点,大陆著名作家李承鹏反驳道:“每当批评城管,就会有一脑子沼气池的家伙冲上来说难道小贩违章占道没错吗?’——违章占道就得把人打死,你违章占道开车是不是该被爆头”?何况邓正加被打死时,既未占道,又未违章而是在你地方当局指定的农民自产自销农产品临时销售区售瓜。照样被城管打死,这又该怎么说?!

这就是中国大陆今日盛行的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这就是中国人权状况的缩影。在如此的独裁专制和黑恶势力相结合的体制下,所谓的中国梦不过就是权贵集团的强权梦与发财梦罢了。哪有普通百姓的份?!

来源:民主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