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8日星期四

曹长青:中国走俄国之路真的更惨吗?



近日中国各大网站都奉命转载了新华网首发的一篇文章,据说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下令,要求在网页重要位置放两天。有评论说,这超过了中央政治局文件的待遇。该文标题是“中国若动荡,只会比苏联更惨”,署名“王小石”。文章主要说,苏联解体后走向民主,结果社会动荡,经济萧条,民不聊生,国力下降。由此警告说,如果中国也走这条民主路,结局会更惨。该文一出来,就受到网民的痛斥,认为它编造事实,抹黑俄国民主变化,且语气痞子化,杀气腾腾。

中共高层为什么重视这篇文章?后被查出,王小石是假名,文章真正作者是中国社科院副院长、党组副书记李慎明。

从网上可以查到的李慎明2011年接受上海《文汇报》记者李扬的采访(http://www.qstheory.cn/gj/gjsdfx/201108/t20110815_102301.htm),其中很多话都原封不动挪到这篇文章中,口气一样,包括李慎明跟俄国持不同政见者麦德维杰夫的几小时谈话,跟俄罗斯远东研究所长季塔连科的“深谈”,连引用的季塔连科这段攻击俄国民主化的话都一字不差:“苏联的民主化﹑私有化完全是一条绝路﹑死路。”

堂堂的中共社科院党组副书记,不敢用本名发表文章,而是用假名(不是笔名,因为所谓笔名,人们知道作者是谁,例如“鲁迅”是笔名,但人们知道他是周树人,他的形象,他的背景)。这个假名本身,就说明文章作者“没脸见人”,知道自己胡编乱造,只好带上面具,躲在暗处放冷箭。

李慎明的文章在批判俄国时,用的基本是2000年或之前的数据。且不说这些数据是否准确,只是这个“资料使用法”就是不公正、不地道,甚至是不道德的。因为讨论这么重大的问题,怎么可以用13年前的旧资料做论证,而不用最新的?俄国的民主之路才走了二十几年,再用十多年前的资料,怎么能证明其今天的真实呢?

即使文中引用的几处新“数据”,也明显有错误。例如王小石(李慎明)说俄罗斯的军费开支可怜到每年只有50亿美元,就是编造的。今天是网络时代,很多信息随手可从网上查到,例如研究全球军费开支的权威机构是瑞典的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SIPRI)。据它的最新报告,俄罗斯2012年军事预算是719亿美元(在网上打“各国国防预算列表”就可查到该图表)。可是到了中国社科院副院长那里,楞是被改成“50亿美元”,这种编造也太明显、太愚蠢、太学术流氓了点吧?

另外,王小石(李慎明)说,俄罗斯民主之后,人均寿命还不如苏共时代高,现才58.6岁,这也是明显的谎言。也是网上可查到的公开资料(见维基百科俄罗斯词条),俄国男子的平均寿命2012年是64.04岁。怎么到了社科院党组副书记那里,就寿命缩短了呢?李慎明既不“慎重”也不“明智”,信手扯假数字已到了明知故犯的地步,为的是凸显俄国人短寿、悲惨。其实不是俄罗斯悲惨,而是李慎明卑鄙。

文中这种误导数字比比皆是,例如说俄罗斯2001年外汇储备只有200亿美元,但却绝不提今天的数字——截至2013年5月,俄国外汇存底已达5184亿美元,排全球第五,是美、法、德三国的总和。
这种编造事实,玩弄数字,文字流气,口气野蛮的人,居然能当上中国最高研究机构“社会科学院”的副院长。仅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中国学界是多么黑暗。在当今中国,能步步登上高位的,其人品都值得质疑。这不仅在官场,学界也同样。陈慎明是社科院党组副书记,曾任军头王震的秘书,原是军队少将,摇身一变,成了学界的社科院副院长。当然了,中国的人民日报社长也有军队中将(邵华泽),党不仅指挥枪,也指挥笔,指挥所有大脑;现在指挥不灵了,就加强洗脑,李慎明的文章,就是一副洗脑剂,要把中国人的脑浆变成浆糊。

王小石(李慎明)文章强调,中国国民生产总值(GDP)有多大,俄国根本没法跟中国比。但实际情况是,俄罗斯的GDP有两万亿美元。中国GDP是俄国的四倍,但中国的人口(13.54亿)是俄国(1.48亿)的近10倍!如果按人口比例计算GDP,中国还低于俄国。

王小石(李慎明)的文章回避了俄国民主选举、人民有了政治选择权的重大变化,只是比较经济等,强调俄国生活水平低于中国。但即使只比生活,李慎明的“数据”和结论也是错误的。首先我们看收入:

看一个国家的繁荣程度,不能只看其经济规模和GDP,而要看能展示老百姓是不是富有、生活水平如何的人均收入。苏联解体后,俄国开始了三个重要的10年:第一个10年,从解体的1991到2000年。这个阶段俄罗斯确实比较艰难,因为从公有制过渡到私有制,从共产专制跨越到民主选举,无论从制度、操作,还是民众心理上,都是一个艰难的过程,那是一个给前苏联的癌症做手术的10年。王小石(李慎明)引用的俄国数据,多是这个时期。但第二个10年(1999到2008年),俄国出现经济起飞,走向健康的方向。但这个期间的数据,这位社科院副院长几乎都没有引用,因为它们多是正面的。例如在这个期间,俄国人的工资增加了500%!普京所以能连任总统,拿到压倒性选票,就是因为俄国经济在这10年发展迅速。这10年,俄国平均经济增长率是6.9%,高过世界平均水平的4.7%。第三个10年,从2009年开始,俄国经济开始减慢,因整体世界经济衰退;同时也跟普京政府又开始推行错误的“强大俄国”政策、放慢企业私有化速度、并国家控制石油、能源、军工等(多为国营的)大企业有关。

从国民收入水平来比较,中国的人均收入2012年是4700美元,而俄国已达1万2千700美元,是中国人均收入的一倍以上!你说哪里的生活水平高吧?

而且中国的人均收入真有官方所说的4700美元吗?那等于说中国13亿人,不分城市农村,每人每月平均收入2500元人民币。你到中国农村走走,农民能每月收入2500?城市的工人一般收入也没这么高吧。中国的统计数字有水分,是公开的秘密。但即使按这个4700美元,中国的人均收入也不到俄国人的一半。

2012年底统计出的全球130个国家人均收入排名,中国排第127位,倒数第三;俄罗斯排第77名,远在中国前面。在全球国家中,中国按人均收入,排在伊朗、突尼斯、多米尼加、利比亚、哥伦比亚、塞浦路斯、阿尔及利亚、秘鲁、黎巴嫩等等这些国家之后。

第二个我们看住房。中国城乡建设部公布,中国城市人均住房面积30平方米,农村33.6平米。但这个人均32平米是不真实的。据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学休伦学院终身教授徐滇庆的研究,中国的数据“反映的只是有房者的平均住房面积”,中国“约2.16-2.36亿城镇常住人口则没有自己的住房”,实际上中国人均住房面积“只有19-20平米”。

在苏联解体时的1991年,俄国人均住房面积是16.5平方米,现已增至22.8平方米,超过中国的实际平均20平米。当年苏联的住房(跟毛时代一样)都是公家的,多达一千万人缺房,平均等待分房子的期限是20年。俄国民主后,通过了住房私有化法律,现在俄国70%住房是私人的,房产已进入市场,不再是政府垄断。普京政府近年大力建造经济适用房,并严打房产业腐败和垄断,承诺2030年(再有17年)从根本上解决俄国住房问题。

俄国房产不仅私营化,而且很多俄国人有别墅(普通人也很多在郊外有个房子),因为俄罗斯国土广阔,有1700万平方公里(世界第一),是中国960万平方公里的近一倍。中国人口密度每平方公里140人,俄国是9人。所以俄国人的住房和别墅,有更大的空间。

而且俄国的城市人口比例(73.7%)接近美国(82%)。 而中国城市人口官方宣称刚超过50%。所以俄国的人均住房面积(多是城市人口)更有实质意义。

第三,我们看私家车。除了收入、房子,人们就开始买汽车了,有车被看作富有的标志。中国每千人有83辆汽车,俄国每千人有271辆汽车,是中国的三倍以上。如果一个家庭按三口计算,那俄国人每100个家庭差不多就有一百辆汽车,等于家家有车了。所以,仅从汽车数量也可看出,哪里的人民更富有。

王小石(李慎明)的文章强调,俄国军费只有50亿,虽然是编造的数字,但俄国军费下降,是个事实。但这恰恰体现俄罗斯的进步。当年苏联有军队400万(中国现在是230万,美国140万),军费开支高达GDP的30%。现在俄国军队被削减到100万,俄国人把军费转移到教育上。早在2003年时,俄国的教育经费就超过了军费开支!

俄国还实行教育免费(连教科书也由学校免费提供),全民医疗保险(看病,手术,住院,治疗都不要钱),连日常所需的冷、热水也免费(全天24小时供应)。这是普京政府延续了原来苏联的一些社会福利。有中国网民看到这些“免费”感叹说,“怪不得有人总说俄罗斯人开朗、乐观、坚毅,你要能过上这样的生活还会闷闷不乐吗?”

而这些数据都是王小石(李慎明)的文章中回避不提的。这位社科院副院长更刻意回避的是,中国人不仅根本没有这些福利,更存在巨大的社会不公!几年前中国有个网络民调“下辈子还做不做中国人”,高达64%的中国人说不做!理由是做中国人太憋屈,生不起,活不起,死不起(买不起昂贵墓地)。2013年3月5日香港《明报》做的同样民调,说来生不再做中国人的竟高达92%。理由同样,说做中国人没有尊严、没有公正、没有希望。

在俄罗斯,没有听说像中国那样成群结队的上访者,更没有把上访喊冤的百姓关押迫害的。也没有报道说政府可以强行拆毁民房,百姓无处喊冤告状的。

在俄国,总统每年开一次记者会,最近这次,有俄国和西方等1200名记者参加,话题不限。而中国的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从来不敢公开自由回答问题。习近平当上国家主席首次亮相,不敢接受记者提问,更不举行记者会。中国政治不仅黑箱作业,领导人都像是没有吃黄连的哑巴。

俄国的经济不仅走向市场化,而且在税率方面,还走到了美国前面。2001年,俄国实行了单一税率(flat rate),把个人所得税从30%锐减至13%(当时欧洲只有爱尔兰的12.5%税率低于俄国),企业税从35%减至24%。而美国的企业税至今还是世界最高(39.2%)。俄罗斯实行单一税率后,税收反而增加,因缴税底座扩大,逃税者也减少。看到俄国单一税率的好处,很多国家跟进,现全球有53国实行单一税率,其中29国的税率还低于俄国,而且很多是原东欧共产国家,他们深知专制时代百姓被重税之苦。

俄国的住房私有化了,军队国家化了,土地也私有化了(1.68亿公顷农业土地全部可自由买卖,外国人也可租用,租期49年),至今已有四次总统选举,两次全民公决(通过新宪法,废除共产宪法),数十次的国会及全部89个地区(每个地区三次)的州长选举。

《华尔街日报》曾发表社论“俄国的复兴”赞赏说,现在俄国的状况可能是彼得大帝时代以来最好的。跟列宁斯大林的共产时代比,更是天壤之别;跟当今中国比,也是远远走在了前面。只是跟英美等西方成熟的民主国家比,俄罗斯还有很多问题,但这些问题,都不是民主化和自由经济带来的,恰恰是民主转型不够、经济市场化不彻底造成的,或者说,共产主义的后遗症还没完全消失造成的。

但俄罗斯再回到共产时代已完全没有可能。斯大林们的共产党被叶利钦政府查禁取缔,后来合法成立的新的俄国共产党,也表示赞同民选制度等;首次国会选举,他们拿到40%席位,第二次选举,其支持率降到25%,第三次只有12%。在八千万选民注册的俄国总统大选中,87%的选民说,他们可以自由表达意见;俄国有了选举和言论自由。

可悲、可卑的是,头脑被阉割了的王小石(李慎明)们,却在清晰地昧着良心(否则为什么用假名、假数字骗人!)为中国专制政权的延续而唱“俄国悲惨论”。他可以在短时间内、在一个范围内继续蒙骗一部分中国人。但是,那些想了解真相的、真正会对中国的民主化起到作用的中国人,早已翻墙上网,不受这类卑贱的政府御用者的愚弄了。

事实上,即使再蒙昧的中国人也知道,中国人不仅要收入,要房子,要车,更要选票,要活得有尊严、有希望、要做自己命运的主人。而王小石(李慎明)这种既得利益者,试图再用毛时代的撒谎手段,只能是自取其辱!

2013年8月7日于美国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