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16日星期五

华府智库:警惕中共假冒的经济改革



【大纪元2013年08月16日讯】(大纪元记者秦雨霏编译报导)中共秋天举行的三中全会上据称将有改革决定。华盛顿传统基金会亚洲研究中心亚洲经济政策高级研究员Derek Scissors在《中国经济评论》上撰文说,一个关键的步骤是了解它们宣称的改变,比如城市化和改善环境,可能并无太大意义并且肯定不构成市场化改革。美国应该推动中国进行多方面的真正改革。
 
文章说,中国缺乏市场经济改革现在被广泛认识到。根据中共党魁习近平的说法,他的新政府将“深化”改革。但是被包装的改革将不会受到党外的欢迎,甚至不被承认。

在秋天的三中全会之前,观察者应该了解什么样的改变将带来什么效果。刺激竞争和私有化的改革将受到通过国家企业主导地位而致富的共产党干部的反对。然而只有这些改革才能带来可持续性的繁荣。

其他重要的行动,比如环境改善和补贴农民,可能有价值但是不是市场化改革。因此评估中国改革的第一步是认识什么是真正的改革。特别是,美国决策者应该意识到中共改变道路并不意味着它将走的是美国喜欢的道路。

没有改变的“改革”

文章说,一些政策行动可能被当作根本性改革来叫卖,但是实际上它们试图最小化任何对现状的改变。比如国务院承诺遏制产能过剩,多年来这样承诺但是完全是空话。真正有意义的是在地方和国家层面撤销监管保护和其他补贴,这些措施令钢铁,铝业和其他行业的国营企业持续供过于求。换句话说,挣扎的国营企业必须被允许失败。没有这个,竞争基本上是假的,这个领域改革的宣称也完全是假的。

第二个例子是创新法令。政府划定新的“战略性”高科技领域并因此给予它们国家支持。这样的支持几乎不构成促进竞争的改革,而是国家改变了发展道路来适应它的计划。改革应该涉及更少的国家指令的创新。

第三套改变更难评估,但是也有假冒的风险。共产党在努力确保农民获得更多的土地征用赔偿。他们也努力提高征用过程的诚信。虽然这些提议可能对现状是一个改善,但它们不是真正的改革。支付更多钱并不构成更大的权利。对于农村土地唯一真正的改革是采取措施走向个人完全的直接拥有权。

工人的情况不那么严峻但是类似。提高退休金和其他补偿不能代替退休金的可移动性,更不要说城市户口制度改革。改革不是强制薪资上涨;它是给予工人更多选择和允许他们得到由劳工市场决定的福利,而不是政府法令规定的。

不是改革的“改变”

文章说,中共必须有市场改革来谋求蓬勃发展,但是在经过十年的坏的发展模式之后,它也面临其他重要的挑战。习近平在他的无所不包的“中国梦”概念当中承认这一点。几乎像梦一样模糊不清的是实现梦想的一个主要方法:城市化。

城市化意味着迁移到城市的人们增加教育,生产力和财富。它本应该让经济模式摆脱投资而走向消费驱动型。但是成功的城市化是一个结果,不是一个政策。现在的实际政策已经夺取了农业土地,令农民陷入悲惨,令城市物理性扩张并增加投资。这些既不会扩大财富也不会重新平衡经济。一个更加切实的问题是收入平等。中国的不平等是多方面的并且是对政治有毒害的。通过反腐败努力,对富人征税和福利支付而重新分配财富是共产党视为必要的一部份解决办法。但是,真正的改革需要允许农民拥有土地和允许私营企业跟国营企业公平竞争,让被干部及其子女侵吞的财富被民众广泛使用。

另外一个实质性的挑战是环境污化。清除污染和监管机构限制污染是完全可以理解的愿望,但是它们将不会很有效,如果北京仍然偏心地投资国营的重工业。他们当然不迎合提高私营企业和开放市场给私营个人和公司的要求。

最后一个困惑的领域是金融。中国早就需要去杠杆化(以对付过量信贷)和金融改革(以让信贷分配更加有效)。这些已经成为突出的问题。今年春天当局为遏制信贷增长采取的步骤是谨慎的,但是它们仅仅限制了总体数量。它们没有通过增加私营份额或提高私人债主权利而朝着商业化金融系统的目标迈进。

警惕中共假冒的改革

文章说,美国人评估中国经济政策的历史记录是糟糕的。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双边谈判并没有取得一个持久的中共对市场的承诺。美国未能预见胡锦涛政府的集权政治复发以及随之而来的中国经济结构削弱。

中共可能将会推出假冒的改革宣称,但其实只是新的国家优先事项,并且当然会有迎合民意的大幅变化。这并不暗示中共将朝着美国喜欢的方向前进。的确,北京宣称的改革可能被用来作为不进行市场化改变的藉口。美国要做的第一步是了解北京意图达到什么目标。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