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12日星期一

陈维健:“马三家女子劳教所”的罪恶与三位第一夫人



    在习近平携夫人彭丽媛出访俄罗斯与非洲,习夫人衣着光鲜笑容可鞠出尽风头之际,中国媒体报导了沈阳“马三家女子劳教” 所骇人听闻的罪恶,该所对女子劳教人员所施的,“电击”、“大挂”、“死人床”、等酷刑令人发指。一位劳教 人员以蝇头小字写下了她们的控诉与呼吁,藏在女性最隐秘的阴道内带出了劳教所的大门。

     其实“马三家“的恶 名早已远扬,几年前“法轮功”的媒体刊出了大量的案例,血淋淋地记述了法轮功学员遭受非人的折磨。2001年联合国人权委员的一份有关酷刑报告就提到了“马三家”劳教所。但因法轮功被中共打成邪教组织,在中共的宣传之下,把“马三家”揭出的酷刑,当作法轮功编造出来的欺世谎言,但事实总是事实,真相总有大白的一天。

     “马三家”作为女子劳教所,管教人员大都是女性,那么作为女性为何对同样作为女性的劳教人员施以这样的酷刑,甚至对乳房、阴道等女性部位进行摧残,连孕妇都不放过。是谁让这些女性管教不但丧失了人性也丧失了女性。女性本是人类善良、慈爱、柔弱的化身,她们应该对那些劳教女性有着不同于男性管教的同情,特别是对于女性生理有着天然的感同身受,但是在“马三家”这些女性管教身上却变相为残忍与暴虐。

    女子劳教所之所以要与男子劳教所区别开来,目的根踞女性的特征给予适当的照顾与不受男性的性侵犯,但“马三家”女子劳教所却以女性的特征来摧残女性成了女性的人间炼狱。对女性劳教人员进行摧残,“国际保障妇女公约”不允许,中国宪法不允许,中国的劳教条例也不允许,但是,她们却以政府的身份在政权的同意、默许、纵容、唆使之下进行,久而久之这些女性管教人员就丧失了她们女性的精神特征,成为精神上变态的暴虐狂,以暴虐为乐趣的女魔。

    “马三家女子劳教所”著名于江泽民时代,继以胡锦涛政权,又到了习近平手里。江泽民对法轮功的政策是,只要是“法轮功”,就不涉及司法政策,打死不负责。有了这样的政策,管教人员就姿意妄为,种种酷刑从那个时候变本加厉,又从法轮功学员身上延伸到其她劳教人员身上。江泽民的夫人王怡平,作为一个女性如果稍有一点同情之心,站在女性的立场上,在丈夫面前吹一吹枕边风,她们的境遇就会好得多,那些在在女犯人身上肆无忌惮地进行酷刑的管教就会有所收敛,如果她能亲自到劳教所去看望一下,情况会完全不同。但我们完全看不到王怡平有着这样的作为。到了胡锦涛这里,胡夫人刘永清也是同样,她们好象都不晓得在她们丈夫治下,女性犯人所受到的酷刑,实际上以她们的地位是应该知道的,即使不知道那也是她们不想知道而已。可见这两位夫人都是铁石心肠的铁娘子。那么现在这位被称为中国的第一夫人,赞誉为母仪天下的习夫人彭丽媛,当她得知有个“马三家女子劳教所”的劳教人员,受到让人毛骨悚然的酷刑时又当如何呢,她会在丈夫面前表示一下女性的关怀,以第一夫的身份到“马三家”去看一看,问一问吗?如果她那美丽的身影出现在“马三家女子劳教所”,摸一摸母亲身上的伤痕,抚一抚女儿精神上的创伤,她的身影一定会变得更加美丽。但是可以肯定,她也会象前两位夫人一样,对此不是装聋作哑,就是视而不见。作为第一夫人,可以不问政治,可以不问疾苦,也可以不问酷刑,但是对女性遭受酷刑,特别是对女性身理性的酷刑就不能不问了。

    “马三家”女子劳教所的酷刑,不但挑战了人类对女性施暴的底线,也挑战了中共政权第一夫人,作为女性最后的底线。但是中国的第一夫人,与“马三家”的女管教们一样,早已丧失了女性的精神特征,没有母爱,没有善良、没有同情,她们在精神上,事业上是一位为丈夫助桀为虐的“同志”。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