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1日星期四

华邮:中共挣扎应对一连串随机暴力浪潮




【大纪元2013年08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秦雨霏编译报导)一个男子在北京超市购买了一把刀然后随机攻击顾客,包括一个婴儿;另一个人从路边小店偷了一把刀然后开始攻击路人;第三个人跟一个女子发生争吵,然后把她的两岁小女孩从婴儿车里面拿出来摔在地上,把她摔死。


《华盛顿邮报》7月30日报导说,过去几天接连发生的致命的刀具攻击和其他貌似随机的暴力行动—许多发生在首都—让中共政府惊惶不安并且让很多中国公民认真思考这个社会怎么了。

一些事件似乎有政治色彩。一个坐在轮椅上的残疾男子7月20日在北京机场点燃一个自制炸弹,显然是抗议他多年前被保安殴打致瘫而他的申诉被忽略。

上周另一个人冲进广西省计生委并杀死两个官员,他的不高兴可能是因为计生委—负责执行一胎化政策的机构—拒绝给他的第四个女儿上户口。

六月份,一个男子据报导对于他的退休金感到不高兴而在厦门的公交车上点火,杀死47人,包括他自己。

但是一些行动似乎更加随机,就像在河南省一名店主杀死了三名家人,在他母亲早上跟他发生争吵之后。他然后冲到市中心家具店杀死一名妇女,那个人是他的生意对手。他也杀死一个司机。

官方模糊焦点

《华盛顿邮报》报导说,中共当局和御用学者,热切的试图平息可能潜在危及他们统治的社会紧张,把大多数这些事件归咎于精神病患者或者甚至是高温天气。这个解释让很多网民不能接受,他们疯狂的讨论着过去几天这些非同寻常的暴力事件爆发并且许多人认为政府企图逃避责任。

一个评论员充满嘲讽的在新浪微博说,“我真的佩服中国专家的‘深刻’看法。四天四例恶性事件,专家说它跟天气有关。一个退休干部有21套房子:官方解释是,着跟他的职位无关。”

暴力革命蚕食社会信任

《华盛顿邮报》报导说,北京理工大学经济学家胡星斗说,现代生活的压力,加上中国二十世纪的充满暴力革命和动荡的历史,蚕食了连结社会的信任纽带。“目前中国社会是一个人斗人的社会。过去社会的人们经历了长时间的阶级斗争教育。现在的人们活着只是为了挣钱。”
唯一的解决办法,他说,是政府放松它对民间社会和自由言论的束缚,还有允许非政府组织开展心理辅导。“这些案件的爆发是不可避免的。”他说,“如果人们的怨气不能得到发泄,越来越多的类似案件将在未来发生。”

马爱,一名中国政法大学的犯罪心理学家,称人们对习近平领导的新政府缺乏社会改革感到“绝望和失望”。但是他说,精神病人在中国长期以来被忽略,他希望中共政府开始承认它需要给予他们更好的照顾。

公安加强警力戒备

《华盛顿邮报》报导说,公安部上周发誓要启动一个对“极端暴力”的打压,而北京警方说他们将加强24小时巡逻,更加卖力的检查上网咖啡厅,卡拉OK厅,小旅馆,非法摊贩和按摩店以认定“可疑人士”。但是不清楚是否一个安全大扫荡将达到预期效果。

“中共在进行一段时间的转型,这里各种各样的社会矛盾和不满交织在一起。”京华时报周一社论说,敦促政府和中国人民都尊重法治。

枪支犯罪在中国罕见,因为严格的枪支管制。但是高调的持刀攻击似乎在上升。在2010年,在不到两个月时间里,一系列的持刀攻击袭击校园,杀死15个儿童,刺伤80人。

今天,公民需要注册身份证在超市来购买刀具,但是这个条款似乎在遏制犯罪方面没有太多效果。上周横扫北京家乐福超市的男子花时间耐心的记录他的名字,然后才开始他的致命疯狂攻击。

(责任编辑:林诗远)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