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28日星期三

查建国:埃及再乱给我们的启示(与环球时报争鸣之72)


数百万群众再次走上开罗街头,要求新民选总统穆尔西下台。在新的对抗中,军方出手,引发更激烈地流血与对抗,埃及再乱。世人迷惑,评论纷纭。环报8月22日26日连发社评,以终于又找到了否定阿拉伯之春机会的暗喜心情大讲埃及走“悔棋”了,“人民尝受了挫折”,这个“悲剧例子”“埋单的只能是埃及人自己”。“迄今为止,美国在中东收获的几乎都是教训,……”阿拉伯之春“陷入目标的混乱”。环报8月20日还发署名文章,题目直指“埃及式民主悲剧”。环报结论是否下得太早了?请别“悔棋”!下面谈谈我的思索:埃及再乱给我们的几点启示。

 一,一个国家稳定或动乱取决于这个国家社会是否出现重大分裂。而能造成重大分裂的重大矛盾可有几个:一是民主与专制的矛盾,如苏东剧变﹑阿拉伯之春、中国大陆现状;二是世俗与宗教的矛盾,如眼下的埃及;三是民族矛盾,如苏联﹑南斯拉夫﹑捷克斯洛伐克等国动乱而解体,中国藏疆地区;四是宗教矛盾,如印度的印度教与伊斯兰教,缅甸的佛教与伊斯兰教;五是教中不同教派之争,如伊斯兰教中什叶派与逊尼派之争,温和派与极端派之争。

二,在上述人类社会的重大矛盾中尤其引人注目的是极端势力。极端势力是反现代,反人类,崇拜暴力的毒瘤。其生命力极强,如癌细胞发展机制不明,一动手术反易扩散,真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越压迫越反抗”,至今人类无解。近代世界史出现三大极端势力:种族矛盾中的法西斯主义,阶级矛盾中的马列毛主义,宗教矛盾中的原教旨主义、恐怖主义。这三大毒瘤为所欲为,真乃全球百年动乱之源。
 三,在上述重大矛盾斗争中要强调的是其中一种重大矛盾的相对解决不代表、不代替其他重大矛盾也同时被解决。如民主战胜专制,不必然将其他重大矛盾也随之解决。专制下可用强力压制其他重大矛盾中的一方,矛盾没有解决,只是延后,形成假稳定表象。民主了,其它重大矛盾上升为社会主要矛盾,继续造成动乱。民主之过?此乃人类之谜﹑之哀,避之不得,免之无解。
四,当几种重大矛盾同时共存,纠结一起时,局面更加复杂,解决起来往往全是两难题,极为棘手。如当前埃及﹑叙利亚乱局乃专制与民主,世俗与宗教,宗教不同派别这几种重大矛盾纠缠如乱麻,宗教极端势力两头插手,如鱼得水,怎么办?不要找非黑即白标准答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顺势而为,人类社会就是这样发展,我是现实派、乐观派。
 北京查建国 8月27日 手机13661195761 家电010-67506064 电邮zhajianguo2012@hotmail.com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