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13日星期二

查建国:分析苏东剧变的十点提纲(与环球时报争鸣之68)



网上近传署名王小石分析苏东剧变一文,环报对王文再分析,85日发题为“析‘中国若动荡将比苏联更惨’”社评。我也提出如下十点看法的分析提纲:


一,上世纪90年代苏联及东欧8个社会主义国家相继雪崩式剧变,改制换旗,9个国家解体成如今的28国,列宁创建的近2000万党员的苏共一朝下台,至今在野。对此,一直有肯定派和否定派之争。从江泽民的“东欧剧变,苏联解体,是世界社会主义遭受的巨大挫折”,到习近平的“无一男儿”论,到王小石的“很惨更惨”说,到环报85社评讲的王小石“此文的大判断与中国主流社会的看法是一致的”,一脉相承都是“糟得很”的否定派。而我们是“好得很”的肯定派。环报也坦承“自由派人士猛批此文”(王小石文)。世界主流媒体、政界、中国以异议人士为代表的政治反对派是肯定派。两派之间当然认识多元,有很大的灰色地带。

 

二,苏东剧变第一大功绩是改变了苏式斯大林式的一党制政体。其政体之专制,之黑暗残暴,其带给苏东人民,世界历史之灾难罄竹难书。

 

三,苏东剧变第二大功绩是为苏东从计划经济转型到市场经济的经体改,为苏东从重军工业到以民生为主的经济结构的调整扫除了政治、意识形态上的障碍。苏东现人均国民收入及教育、医疗开支占国民总收入比例都大大在中国之前。而中国则因拒不政体改,形成权贵集团,穷富差别、城乡差别进步拉大。

 

四,苏东剧变第三大功绩是结束冷战,为世界和平做出了贡献。把苏联这个假超级大国打回了原形,终结了很多人的“大国争霸”情结。

 

五,对现任俄总统普京的世界舆论评价不一,甚至大相径庭。我认可民主强人在民主转型之初的作用,但对普京的内压反对派,外走反美路线的言行不以为然。伟大的俄罗斯啊,你莫非还要有第二次、第三次颜色革命?俄虽已迈过有无民主这个坎,但民主成长成熟的路还长……。

 

六,苏东剧变之原因一直是人们探求争鸣的重点之一。有“制度造成”论,有“美帝演变”论,有“党内叛徒”论,有“改革失误”论等等。苏东一党专制丧尽民心,一朝雪崩是其必然。

 

七,戈尔巴乔夫承赫鲁晓夫未竞事业,从公开化入手到解散苏共,完成历史惊艳一幕而获诺贝尔和平奖,获2012年俄总统授予的圣徒安德烈•佩尔沃兹万内勋章真乃名至实归。叶利钦铮铮铁骨,在苏东剧变中的中流砥柱作用功不可没。对戈叶之评价尽可多元,但对他们伟大事业﹑历史功勋的矮化丑化终将会被历史淹没。

 

八,在苏东剧变期竞无一男儿逆潮而抗,这就是习近平著名的“无一男儿”论。其实这不符合历史事实,1991年的“819”事件中苏付总统﹑国防部长﹑克格勃头等人组成“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软禁苏总统戈尔巴乔夫,并派坦克和特种部队去俄“白宫”逮捕俄总统叶利钦。在这千钧一发的历史节点上,真男儿叶利钦站出来领导了反抗斗争。千千万万的真男儿——莫斯科市民站了出来,设路障﹑阻坦克﹑团团围在“白宫”周围保卫叶利钦,真男儿军队倒戈了。三天短命的“819”事件直接地、迅速地导致苏共和苏联邦的解体。伟大的“真男儿”苏联人民是历史的主角。

 

九,害怕历史突变时动乱的“恐乱症”现又多了一个“更惨论”。苏联三名公民在“8.19”事件中丧生,这三人被授予“苏联英雄”称号,几十万人为他们送葬。转型时必付出代价的阵痛比专制的长痛还痛吗?这里的关键点是动乱是专制者造成,是客观的存在,而幻想主观避之是“政治幼稚病”病症之一。

 

十,反复地讨论苏东剧变是有很大的现实意义,它告诉我们改良与革命之别,告诉我们什么是历史必然性,这个讨论应是无禁区的,在苏东剧变这块试金石前,政治

分野清清楚楚。

 

北京查建国

811

手机:13661195761 家电:010-67506064 电邮:zhajianguo2012@hotmail.com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