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27日星期六

严家伟:坚持韧性抗争,催生制度变革——兼驳所谓“耐心等候”论



今天中国一切渴望变革政治制度,争取民主宪政的人们,绝对不要相信御用文人和党奴们的骗人鬼话。而是要有信心,进行抗争,坚持韧性抗争,催生制度变革。变革制度只能通过民众不断的抗争去争取,像台湾的民进党人那样,像要求官员公示财产的诸君子那样,像千千万万的维权民众那样,不断进行韧性的抗争。否则即便再有耐心等上六十年,权贵集团也不会终止他们的红色盛宴



坚持韧性抗争,催生制度变革——兼驳所谓耐心等候
严家伟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征文


 

习近平新一届领导班子还未上台前,就被一帮御用文人和伪类民主人士吹得神乎其神。这些人故作神秘说他们有内部消息来源确知:“2010122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全体会议在胡锦涛主持下通过了《关于毛泽东思想若干建议意见》的决议,编号(179)号,又称(170179)号,是指第十七届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第(179)号议案。该议案由吴邦国、习近平两人共同提出。内容是:关于党的会议公报、党的工作任务决议、党的方针政策制定、党的理论学习、党的宣传教育、党的政治思想建设、组织建设、政府工作报告、政府有关政策、措施、决议等文件中,毛泽东思想不列入。据悉,当会议宣布一致通过(179)号决议案时,全体政治局委员都不由自主地起立,长时间鼓掌、欢呼。这个决议的作出,是民间重新评毛的推动。在中上层干部中,在知识界,毛泽东思想已成为改革开放,特别是政治体制改革的巨大阻力,必须排除这个障碍,已经形成了共识

请看,有时间,有地点,有人物有决议名称,有文件编号,有具体内容。真个是说得有鼻子、有眼,活灵活现。叫你不相信都很难。然而事到如今只要不是脑残、白痴都知道这是在造谣。而且他们为了增加谣言的神秘性,在利用E-mail电邮大量群发时,特别提出警示,此系内部消息请勿外传。这其实是利用人们的好奇心,欲放故收,以加速谣言的传播。这个谣言的唯一发明人,兼版权拥有者是原中共国防大学教授,共军的辛子陵大校;而传谣传得最起劲的跟屁虫是自封的右派代言人铁流先生。两人一唱一和,一时之间硬是无风掀起三尺浪,把这个谣害传得有声有色。

众所周知,在大陆传播谣言是违法行为,轻则拘留,重则劳教。前不久有人网上发一帖说上海某商场一女孩被保安强暴跳楼自杀。结果女孩跳楼身亡属实。但发帖人无法证明女孩是被保安强暴。而警方却认定该女孩是由一种语意含混的自主性高坠行为而死。于是发帖人便遭刑拘。相比之下,这个拿我们伟大的党中央决议和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来开国际玩笑的行为,那还能不严重一百倍不止。然而该谣言的发明人跟屁虫都平安无事。为什么呢?据说人家的动机是好的。何以见得动机好?因为人家由这一谣言得出的结论是:取消毛泽东思想这个重大议案由习近平提出特别值得重视。习近平在未登大位之前举重若轻,一举挣脱了束缚自己,也束缚党和全国人民的绳索,这反映了他的执政风格和政治走向,他不贪不色,一身正气,关键时刻会有勇气与权贵资产阶级切割,他可能领导中共走向中兴,领导国家走向民主共和。习近平和十八大寄托着全党和全国人民的巨大期望……”

这是在习总未登大位之前,御用文人们给我等草民送来的巨大期望。待到习总亲政之后,这帮人就更来劲了。某人甚至在其微博上称习总必将成为中国的一代明君。加入这个大合唱的既有中共中央办公厅封衔的副研究员吴稼祥,也有披着文化人外衣曾任中共广东省社科院文化遗产研究所所长。现已移居美国被人视为是在海外负有特殊任务的所谓海外赤子的冯胜平。此人竟然主张中国只能让少数人先民主起来。也就是只能让共产党人享有民主权利。而吴稼祥则教导我等草民对习近平这个班子要有信心,要有耐心此人认为对目前这个领导人组合,我个人认为是迄今最好的组合,都是从基层上来的,问题看得准,有能力有魄力
等等。

为了给他们这套理论找依据,有的御用叭儿,还把习总的老爸也抬了出来。说他出身红色家族,父亲习仲勋不但为人正直,关心民间疾苦,而且是党内著名的开放派,在极左年代曾被毛泽东整得死去活来。这无非是文革中的老子英雄儿好汉的现代升级版。尤其是这个出身红色家族,恕我直言,在当今中国已是权贵特殊利益集团的同义语。六.四刽子手李鹏,帮凶陈希同,把个重庆搞得乌烟瘴气的薄熙来,哪个不是出身红色家族?这个家族留给人们的印象就是残暴、贪婪,不择手段。所以叭儿们大概也知道这类话,欺骗麻醉的迷奸作用已不是很强。于是接着又说习是个孝子,有报恩之心。按照这些御用文人的逻辑,因为毛泽东把习仲勋整得死去活来。而习近平又是个孝子,所以他上台就必然要为其父报此一箭之仇,就必然会全盘否定毛泽东,进而在中国实行民主政治。把一个国家的政治活动与政治制度的存废变革,描绘得像旧时家族间的恩怨情仇,甚至像小孩子吵架打闹似的睚眦必报。既体现这些御用文人的浅薄与无知,也说明这些人在吹捧新政,误导民众上已黔驴伎穷。更不懂当今中国的权贵特殊利益集团必须用毛泽东这个图腾作他们统治合法性的神主牌位。就像贾宝玉不能丢失那块通灵宝玉一样。一旦丢失,一旦失此牌位,整个权贵集团的特殊利益就有付诸东流的危险。这岂能与毛、习二家的宿仇旧怨相提并论。习近平即使是二十五孝的大孝子,也不敢去越此雷池

所以这帮子御用文人不管吹得如何天花乱坠,习总却处处用行动去证明他们只不过是落花虽有意,流水却无情单相思病患者。习总用一个又一个的实际行动让这些叭儿难以自圆其说,而语塞,而丢丑。他们的迷奸麻药也不可避免地陷入滞销状态,越来越生意萧条。当然与此同时也让中国民众多了一份应有的清醒。例如习总上台伊始,首巡深圳,于是这些人立刻雀跃欢呼,称这是要走他们亲热地称之的小平同志的南巡之路。是要脱毛尊邓的讯号。并拿胡锦涛的上任便朝圣西北坡作鲜明对比。可是没等他们这剂迷奸麻药卖出去多少,习总便不但去了西北坡。而且在西柏坡纪念馆内,一块展板前久久驻足。因为这块展板上面写着根据毛泽东的提议,而作出六条规定:一、不做寿;二、不送礼;三、少敬酒;四、少拍掌;五、不以人名作地名;六、不要把中国同志同马恩列斯平列。其实这六条规定全是骗人的鬼话。毛泽东从来就不拿它当回事。岂但与马恩列斯平列,而且自封红太阳当代马克思主义的顶峰,自称是马克思加秦始皇。即便是如此欺人自欺的东西,我们的习总非但不是不屑一顾,而是一往情深,久久驻足。几乎无异于信徒对神的崇敬。如果说这还是个偶然的个例,那么此前他更明确指出,改革开放前、后的两个三十年不能相互否定。这其实就是明确告知人们,毛年代搞的一切政治运动与重大决定都是不能否定的。这不但包括所谓土改、镇反、反右、文革、批苏修、等等,甚至批判习仲勋反党集团也是不能否定的。如此则孝子报恩之论也难以成立了。正如有人调侃的那样:这样弄下去,那顶现代修正主义的帽子不知该戴在谁的头上了。

尤其是听其言再观其行,这个新班子上台以后,政治上日趋保守,不断向后、向毛年代倒退。习近平讲话中更是开口毛语录,闭口毛诗词。一会儿六条规定,一会儿两个务必,现在又是什么群众路线,清一色的毛货,老一套的毛教条就是不谈民主,不提人权。上台时做样子的强调了一下中共维护一党专政的“82宪法,但绝口不提宪政,更不谈政改。而以所谓的中国梦,代替宪政梦。强调的是富国梦,强军梦,也就是要更壮大权贵资本,强化共军实力。完全无视民主与民权。甚至被御用文人们浓墨重彩描述的反腐倡廉,整顿吏治,也是雷声大,雨点小。习总斩钉截铁地宣称要老虎苍蝇一起打,但第一个部级的反腐特大案,就放了一个哑炮。原铁道部长刘志军贪污受贿一案,其金额涉人民币超过8亿元,房产374套。美元23万、欧元223万、加元15万、港元8千多万等;股票账户9个,股票山东黄金27700股、佳电股份60万股、300万人民币的理财产品;伯豪瑞庭酒店100%股份,汽车16辆,英才会所100%股权、智波公司60%股权,书画饰品612。什么成克杰、胡长青,在刘部长面前都成了苍蝇一个,然而这样的大老虎,竟以所谓认罪悔罪好,有立功表现便纵虎归山,获得免死金牌。由此可见新政即使在反腐肃贪上也如强弩之末了。

更令人震惊的是对刘志军大老虎心慈手软的同时,对要求官员公示财产的民间人士,却手段强硬,雷厉风行。20135月中国公民袁冬、张宝成、马新立、侯欣、丁家喜、赵常青、孙含会、王永红、李蔚和齐月英等十人因在街头拉个横幅要求官员公示财产,既不违规,更不犯法。当局却以莫须有的非法集会罪名将他们非法抓捕。民间称他们为十君子。近日中国民间组织公盟的负责人许志永先生又被刑事传唤后抄家,家人已经收到刑拘通知书另外,公盟志愿者宋泽亦被失踪。维权人士和律师都指出这次事件是当局预谋打压要求公示官员财产的人士。官方连要求官员公示财产也视为洪水猛兽,这是在倡导群众路线么?如此乱作为,还侈谈什么反腐肃贪老虎苍蝇一起打,实则是对官慈悲对民刁。连监督官员贪腐也不允许,你还能指望它变革一党专政的制度,实行政改,实行民主宪政,以监督政府?岂非痴人说梦?

至于在言论自由方面,新班子上任至今半年多来,不是变得宽松而是日益收紧,不断加强控制。前段时间中国多家媒体报道称,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当前意识形态领域情况的通报》的通知(中办发2013--9),明确透露中共将更加收紧对意识形态的管控。民间将其核心内容归纳为七不讲即要求教师不许与学生讲:普世价值、新闻自由、公民社会、公民权利、党犯错误的历史事实、权贵资产阶级和司法独立这七个方面的问题。连普世价值、新闻自由、公民社会、司法独立等问题,言说讲述都成禁忌,它还会变革制度,开启民主宪政之门?而近日网上更传出,北京巿委宣传部长在髙校暑期哲学、社会科学骨干学习班上的训话。其内容竟是破口大骂,公然称:第一、今后高校教师若敢批评党和政府,评职,课题一票否决。第二、批评党的人丧尽天良,党给你吃、给你喝,你还骂党?第三、号召高校教授开博,拥护党,干得好的,给予奖励。最后这位部长大人更歇斯底里般地嚎叫:什么人才搞宪政?满清,袁世凯,国民党蒋介石,我们共产党能搞吗

决不可认为这是某个官员的什么极左行为。对于这样高度敏感的政治问题,而且在天子脚下的京城,面对高校的骨干教师,没有最高层的指示,谁也不敢标新立异乱说一通。也不要相信那些御用叭儿愚弄民众放出的烟幕。说这是什么刘云山一人干的。甚至说刘云山绑架了习近平。众所周知,在中共中央七个常委中,刘云山连前三名都没他的位置,这么大的事根本不可能由他来君临天下,独断乾纲。这等于是说军长可以指挥总司令一样的无知与可笑。等于说刘云山成了毛泽东一样的缺乏起码常识。御用叭儿们散布这些谣言,就是要欺骗民众:政改的面包会有的;宪政的牛奶也会有的。只是目前有个坏人着不发。于是吴稼祥之流就给了八字真言曰:要有信心,要有耐心。你们不是已等了六十多年了吗?有信心,有耐心再等六十年,到时一定功德圆满。六十年后,他老兄早都驾鹤西去了,问谁去?这伙骗子就是这么套骗术。

因此,今天中国一切渴望变革政治制度,要求民主宪政的人们,绝对不要去相信这伙骗子骗人的鬼话。而是要有信心,进行抗争。变革制度只能通过民众不断的抗争去争取,像台湾的民进党人那样,像要求官员公示财产的诸君子那样,像千千万万的维权民众那样,不断进行韧性的抗争。否则即便再有耐心等六十年,权贵集团也未必肯终止他们的红色盛宴

2013
7月19日完稿
 
来源:民主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