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25日星期六

盖戈:习共集团:中国宪政最后最大敌人




中国梦醒时分,是中共党露出狰狞面目之时。盖戈感谢杨晓青,勇敢的抛却中国知识分子的道德操守,替中国人民揭掉了蒙在中共头上六十年写着代表中国人民利益的党旗红布;盖戈感谢环球时报胡锡进,以其一贯党的亲儿子的孝心替党说出党的心里话:宪政是中共不可回旋的敌人!

赞赏习共集团光明磊落:终于站起来走到宪政对面,向全中国人说出中共是宪政最大敌人这一六十年秘密

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百年屈辱后中国人民用巨大民族牺牲赢得了对外战争胜利,中华民族第一次站在民族复兴十字路口。国民党拒不实行宪政,继续党统。毛共集团用宪政作武器,用联合政府作旗帜,召唤起渴望中国宪政梦想已百年的知识分子的巨大渴望,仅仅三年之间,腐败国民党倒在巨大的农民革命战争海洋中,中国宪政梦露出实现一角,至1954年宪法一出,新民主主义革命取代民主革命,经57年阳谋捕杀,最后一批坚持宪政梦的做梦者成为雨打漂萍,难以生根。从此,中国宪政梦断中共之手,宪政成中共招摇撞骗口号,掩盖专制倒退面具。

邓共江共时代,巩固中共统治力融入世界是中共首要任务,中共不敢明确喊出不实行宪政的声音,专制力量持续加强,但要实行民主宪政的声音从不绝于市,六四事件用暴力给中国砌起了一面墙,宪政力量与洪流被压制但从没有消失。温胡共时代,中共党内力量力量分化,继承赵紫阳胡耀邦精神的温家宝率先喊出普世愿望,但中共整个集团鲜有响应,中共依然把民主宪政说在嘴上,手上绳索越拉越紧,刘晓波在监狱中成和平奖得主。
中国知识分子从1978年改革春风吹来之时,宪政梦想之苗也春风吹又生,三十年过去,在中共欺骗和打压的循环中生了再灭,灭了再生,对中共一直抱有那一丝比丝还细的幻想。十八大之前,吴敬链和贺卫方大声疾呼建立改革委,被明确否决之后,幻想依然继续,这些知识分子心中永远存在着一个美好但可笑的想法,宪政是人类共同价值,中共再反动、再落后、再顽固,如果从巩固中共长远利益出发,中共肯定会实行宪政,所以他们一直在等,等中共实行宪政那一日的到来。
宪政是人类共同价值没错,但专制从来以维护当前利益当前为先,在巨大的民意期盼中,今天习共集团终于以非常诚实的态度和为中国人民负责的精神向全中国人民明确宣布,宪政与中共,是水与火之关系,为生与死之不容。至此,所有的幻想都已破灭,习共集团非常干脆的推开了贴在中共冷屁股上的那些不愿挪开的期期艾艾热脸,很清楚的告诉所有对中国民主文明前途抱有理想的人士,中共不会在宪政问题上让土一分。这一表态,盖戈想明确表态,所有努力中国进步之人士都要感谢习共集团的不欺骗、不做作、不忽悠,捉迷藏游戏进行了六十年,中共烦了累了不想玩了,习近平终于忍受不住,跳出来大喊一声,别玩了,我在这,你们看着办吧。这对于找了六十年梦根的那些找梦者,难道不是好事,又有何悲观?你们难道还要玩下去?
宪政与中共集团互为敌人之后:宪政只会加速到来,中共走向更大分化
盖戈欢迎习共集团的诚实和自信,习共集团将自己宣布为宪政的最后最大敌人之后,对中国最大的贡献是中共从此不再浪费中国宪政进程的时间,因为中间没有等待时区。中国宪政形势非常明朗,要么宪政被中共消灭,火种等待下一次春风的吹生,要么中共淹灭在宪政的汪洋之中。这就是阵线分明、目标各异、道路分开之后的好处,中国宪政之路再也不用徘徊在中共欲说还休的暧昧态度上,再也不用纠结在是否和中共分离的难以取舍上。中共用绝决态度告诉宪政,对决已提前到来,中共已做好准备!
宪政,你准备好了吗?抛弃幻想之后的宪政征程,只留下一个实现的窗口,就是将中共排除在中国宪政版图之外。排除的手段无非是革命从下到上,此为其一;中间派别的分化,中共专政力量消弱,被迫非情愿重回宪政之路,此为其二;中共自我坍塌,宪政从中共内部萌生。此三种道路已在中国百年宪政道路上不至一次的上演过,因而对中国而言不陌生,很熟悉,对中共而言很在行,有经验。清末慈禧剿灭了康党维新,以宪政者的生命阻断宪政进程,但螳螂之臂怎能挡历史洪流,1905年杀宪政者的慈禧自己搞起了宪政路,1908年慈禧死,1912年清朝亡!这就是历史,这就是中国,这就是专制,这也是宪政,这就是今天,有不一样的地方吗?熟悉过去,所以对今天不恐怖,也对明天很坦然。包括康有为弟弟康广仁在内的戊戌六六君子,谭嗣同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用鲜血验证了中国宪政道路的艰难崎岖,但阻挡宪政之路的专制者的生命不但没有延长,反而提前终结!对比昨日之波澜,心潮澎湃看明天!
习共集团狂妄自信催生中共自我分野。中共内部对宪政渴望的力量从来没有湮灭,反而一直生长在路边涯上,以李锐、杜导正、吴思为代表的中共良心者,亲身经历中共文革对中华民族的滔天罪责,一直保持着宪政火苗在中共内部得以延续燃烧,当习共集团傲慢的吹灭宪政之火时,最先走开的是这一群中共良心守护者,中共也驱散了党内健康力量存在,将中共更加快速和坚决的树立在中国民主宪政的路障之上。
中共党内平民派技术官僚集团将中途下车。习共集团是中共整个集团的一部分,代表了中共建政时付出第一滴血的创建者的利益,今天得以掌权,基本国策非常明了,就是要清除最高执政集团对中共建政没有付出过汗与血的势力,将目标直接对准了中共党内平民派和技术官僚群体。习共中央非常傲慢的把权力收进太子党的口袋,分给了邓小平的孙子,叶剑英儿子的儿子,其他中共官的儿子不合规则,就地清除。下半年的清党大戏直接开出与留的条件,党内所有平民势力全都出列,交出党票,先干活,再表忠心,然后领回党票,重回组织,这就是清党整风游戏的本质,别扯什么纯洁性,那是中共的语言,你不纯洁只因你没有太子党的血统!
一大群知识分子被迫站队,要么成为杨晓青,做喇叭手,要么成为胡锡进,成为党的看门狗,要么成为老舍、傅雷,用生命捍卫尊严。中国历史上每一次对知识分子的大屠杀都是社会进入巨大变革年代的先兆,邵漂萍被北洋政府枪杀,但无法延长北洋军阀的生命,闻一多倒在国民党枪下,但无法挽救蒋家王朝选择台湾,毛泽东把知识分子赶进牛棚,但无法保证文革被全盘否定。今日,刘晓波在监狱,陈光诚在美国,但宪政并没有由此而停步,更多的人已走在宪政的路上,向那堵墙走去,向那个巨大的漩涡走去,百年来,中华民族的脚步慢下来过,但从来没停过!
当中共一直不表明态度时,中国人民付出的是宪政实现漫长无终点的时间成本,换来的短暂的和平与民主的遥遥无期。当中共成为中国宪政民主的敌人之后,中国人民付出的将会是流血的成本,但得到的是宪政的加速到来。但现在,中共已划出了时间线,中国宪政之路不再摇摆而是专一!
当习共集团自信的宣布中共是宪政的敌人之时,我非常清楚的感受到了中共面临宪政时的胆颤心惊,宪政是中共专制天然克敌,当局之所以如此明确的发出战斗命令,只因为宪政之常识已成社会之常理,是历史趋势,不可阻挡,中共已亲身感受到了宪政的巨大威胁,才不得已撕下伪装,露出獠牙,发出威胁,但有过满清王朝瞬间瓦解,蒋家王朝偏安台湾岛,今日之中国,难道还会害怕习家王朝封嘴闭言?

且看那明日之习共,再见,还是要游到钓鱼岛?

来源:博讯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