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17日星期五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中共中央下令高校“七不讲”,中国政治大倒退


 
民主中国首发    时间:5/13/2013
 
全文:http://www.minzhuzhongguo.org/ArtShow.aspx?AID=34373
微博透露高校教师被要求不要对学生谈及普世价值、新闻自由、公民社会、公民权利、党(中共)的历史错误、权贵资产阶级、司法独立等七项内容。七不讲流传引起高校师生和网民的极大愤怒。独立记者、专栏作家高瑜在德国之声发表文章《超过了五不搞》,抨击七不讲超过了吴邦国的五不搞,而前赵紫阳秘书鲍彤更认为七不讲要让中国倒退到辛亥革命之前,所谓中国梦就成了皇帝一人的皇帝梦
 
510日,上海的华东政法大学教师张雪忠在微博上透露,日前接到上级传达的政令,要求高校教师不要对学生谈及普世价值、新闻自由、公民社会、公民权利、党(中共)的历史错误、权贵资产阶级、司法独立等七项内容。
七不讲流传引起高校师生和网民的极大愤怒。消息目前还无法得到官方证实,但除了张雪忠,还有更多的高校教师证实这是真的。中国知名学者、劳动关系学院教授王江松在张雪忠微博后加以证实,他表示我校也传达了中央的7点精神(是中国高校传达通知,要求教学中七个不要讲,普世价值、新闻自由、公民社会、公民权利、党的历史错误、权贵资产阶级、司法独立)
独立记者、专栏作家高瑜在德国之声发表文章《超过了五不搞》,抨击七不讲超过了吴邦国的五不搞,而前赵紫阳秘书鲍彤更认为七不讲要让中国倒退到辛亥革命之前,所谓中国梦就成了皇帝一人的皇帝梦如果这是被证实的,这就是新的主旋律,就代表中国13亿人共同做的梦,就是不要再做宪政梦、新闻自由、公民社会、公民权利的梦……那就是在辛亥革命前做的'皇帝梦',那就是复兴到大家跟着皇帝一起做梦,全国只有一个皇帝可以做梦的年代。
海外媒体纷纷报道传闻高校七不讲
德国之声(DW510日报道:主旋律升级:五不搞后迎来七不讲
继早前中国学者姚监复透露,中央传出七不讲指示,目前再有学者证实高校接通知:普世价值、新闻自由、公民社会、公民权利、党的历史错误、权贵资产阶级、司法独立不要在教学中提及。
(德国之声中文网)510日,华东政法大学教师张雪忠在微博透露该校传达了中共当局七个不要讲内容,就在一些网友围攻张雪忠造谣之际,中国知名学者、劳动关系学院教授王江松在张雪忠微博后加以证实,他表示我校也传达了中央的7点精神(是中国高校传达通知,要求教学中七个不要讲,普世价值、新闻自由、公民社会、公民权利、党的历史错误、权贵资产阶级、司法独立)。早在58日,德国之声采访中国学者姚监复时,他曾透露近日中央有内部人士传出中共中央七个不要讲文件。目前张雪忠在新浪微博的该条博文连带账号已遭删除。
2011年中国两会上,时任人大委员长的吴邦国曾提出不搞多党轮流执政,不搞指导思想多元化,不搞三权鼎立和两院制,不搞联邦制,不搞私有化,被公众称为五不搞。网友戏称: “ '五不搞'之后终于有了'七不讲'” .
《中国特产报》记者肖寒微博质询:第一,哪里来的力量让新君用'七不讲'扇自己的耳光;第二,这些不讲还有什么可讲,这是活活抽空'中国梦'的全部内涵,让梦成魇。目前已被删号的新常识2016”表示:“'七不讲'如此直接地干预教师的教学自由,明确具体地限制教师的教学内容,近年来尚属首次。连新闻自由公民权利都不能谈,还是大学吗?
时政评论人宋石男也认为七不讲的潜台词即是:普世价值不要讲,要讲中国特色;新闻自由不要讲,要讲党管媒体不变;公民社会不要讲,要讲社会管理创新;公民权利不要讲,要讲和谐社会;党的历史错误不要讲,要高举毛邓旗帜;权贵资产阶级不要讲,要讲中国梦;司法独立不要讲,要讲政法委办案。
“'七不讲'如果是真的,中国梦就是皇帝梦
中国知名异议人士、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鲍彤就此向德国之声表示,目前尚不能完全确定七不讲是否属实?但如果是真的,习近平提出的中国梦将一夜回到辛亥革命之前:如果这是被证实的,这就是新的主旋律,就代表中国13亿人共同做的梦,就是不要再做宪政梦、新闻自由、公民社会、公民权利的梦……那就是在辛亥革命前做的'皇帝梦',那就是复兴到大家跟着皇帝一起做梦,全国只有一个皇帝可以做梦的年代。
鲍彤认为七不讲在高校和民间盛传,官方就此应该做出回应,如果属实应该释义七不讲出台的理由及禁区明确的界线,如果不属实,当局亦不能保持沉默,应该在官媒上辟谣如果不是事实,我希望《人民日报》和'新华社'宣布这是谣言,如果不辟谣,又在高校当中流传,这就说明主旋律混乱;他们必须把自己的主旅律明明白白的说出来,而不是遮遮掩掩的盖起来。但愿主旋律宣布,我们非但不反对新闻自由、公民社会、讨论党的历史问题……反而赞同新闻自由、公民社会和把历史上的各种问题敞开谈。主旋律不能是哑巴主旋律,必须有声音。
他们不改,也就没机会再改了
中国知名历史学者章立凡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指中共当局喜欢将口号数字化,从四项基本原则两个凡是五不搞三个代表八荣八耻三个自信等可以窥见一斑,为此章立凡早前撰文《口号数字化,数码别太大》,指当局将其主旋律数字化是为了将其变成一种群众记忆,只是这样的内容从未真正留存在公众记忆中。
而章立凡认为这些口号也体现了中共一成不变的执政思维,尤其是习近平今年一月提出的两个不能否定三个自信及目前的七不讲,完全打破了此前公众冀望的新政,而中共当局僵化的统治必将引发自下而上的社会变革:领导人往回看,坚持毛时代的一些说法,这是体制固有的这套思维,他们失去了最后的机会了,对历史他们没有丝毫的反醒。在这之前我们都有一些美好的猜想,总觉得他们不至于这么笨,本来他们原来的机会就不大,这些表明他们不改,也就没机会再改了;章立凡也认为在互联网时代,七不讲将会失去执政者期盼的效力,因为人们的思想没有那么容易钳制。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510日报道:官方要求高校教师七个不要讲不许谈中共历史错误
今天(510日),上海的华东政法大学教师张雪忠在微博上透露,日前接到上级传达的政令,要求高校教师不要对学生谈及普世价值、新闻自由、公民社会、公民权利、党(中共)的历史错误、权贵资产阶级、司法独立等七项内容。
此前,有高校教授对本台记者透露,近年来,对高校授课尤其是文科与社会科学授课的审查颇为严厉,许多高校在开出新课前要求试讲,即由党委官员试听并检查授课内容。
张雪忠评论说,如此直接地干预教师的教学自由,如此明确具体地限制教师的教学内容,近年来尚属首次。但是,连新闻自由、公民权利都不能谈,这还是大学吗?
张雪忠这一消息引起了微博上轩然大波,许多网友纷纷表示震惊和质疑,有部分高校教师表示,已经看到相关文件,但仍有许多高校教师表示不可思议,难以置信,甚至斥张雪忠的说法是谣言
谣言的指责,张雪忠回应说,确实有高校通告教师,不要向学生宣扬普世价值、公民社会等观念,并称这是中央的精神;既然是中央精神,显然是对各高校的普遍要求,除非相关高校捏造了中央精神;若有官方机关出面辟谣,我将和它们对质。
华东政法的另一名学者证实了这一传达,这位法学副教授说,当时听到这个传达的精神时,老师们都是对视苦笑,尤其是宪法教研室主任,我们戏称宪法教研室可以取消了,或者并到法律史教研室。
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王江松也证实了此事:我校也传达了中央的7点指示精神,要求教学中七个不要讲:普世价值、新闻自由、公民社会、公民权利、党的历史错误、权贵资产阶级、司法独立。
张的说法与之前作家野夫引述的资深右派学者姚监复的北京政坛消息可以相互印证,他介绍,姚监复说最近传出上面七个不要讲,内容与张雪忠所述相同。
此外,据野夫分析今年正值毛冥诞120周年,预计将一面收紧言论及公民社会的空间、一面大规模举行对毛的纪念活动。
今年15日,习近平在中共新进中央委员、候补委员学习贯彻十八大精神研讨班上讲话,提出两个两个不能否定,即不能用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也不能用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
但当时官方对此的解读含糊其辞,近乎左右逢源,但57日,中共党报《光明日报》刊发中央党校学者齐彪的文章,引述未见官方披露的习对毛更为明确的说法,对此问题做了更坦率的表态。
据说,习近平特别强调了邓小平坚决维护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的重大意义,习近平指出,如果当时全盘否定了毛泽东,那我们党还能站得住吗?我们国家的社会主义制度还能站得住吗?那就站不住了,站不住就会天下大乱
野夫对目前当局者的崇毛姿态深感担忧,他说,他的政治表态让党内老人们非常放心,但却是以葬送中国的未来为代价。中国的毛左从其构成来看,多以体制内老人与愤青为主体。前者是毛时代的既得利益者,后者不满中国的今天,但却不了解中国的昨天,尤其不了解毛统治带给中国人的痛苦与绝望。
媒体人杨海鹏并未那么悲观,他说,从短路的大脑不断传出混乱的命令,最后的结果,肯定是肢体的拒绝配合。看北京那些名教授们,一直在讲,能耐他们何?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