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21日星期二

吴祚来:习近平是否在搞政治倒退?


[日期:2013-05-21] 来源:BBC  作者:吴祚来


习近平的改革策略面临着重大的政治质疑。

近期,中国媒体重提“两个不能否定”的重大政治意义,引发中外媒体热议。

尽管人们普遍认为,习是毛时代以来,最集中重权的领导人,但习并没有邓那样强大,习在扮演新的“三个代表”,一是代表国家利益,提出“中国梦”,复兴国家;二是代表改革开放力量,在不同的场合讲到过:要把公权力关进笼子里,依宪法治国;三是代表左翼,要高举毛思想作为指导思想,不用改革后三十年否定改革前三十年,这是向左翼红色阵营致意。习需要通过如此政治表态,以安抚左翼。

在“比红”的政治游戏中,习即便不想当毛孙子,也得装成毛的孙子,他的政敌不是主张自由民主宪政的力量,而是薄熙来这样的同党异梦的力量,他政坛上升过程中得到左翼的支持,红色传统文化的浸染,使他身心不自觉地沾染着浓郁的毛时代精神气息。

左右博弈

习近平如果没有遗忘的话,应该知道那些极端毛左势力,正是当年迫害自己父亲家人的团伙,而习现在政治语言倾向,正在向自己往日的敌人投诚,正在放弃做习仲勋儿子的尊严与责任,屈辱地成为毛泽东的孙子,替毛时代掩罪饰非,试图用所谓的其它领域的发展来掩盖政治领域的滔天罪恶。
如果习近平替改革前三十年政治罪恶掩盖,他将面临重大的政治质疑,在党校讲话代表党中央还是代表个人?如果代表党中央,那么,如此重大的政治问题,即中共已通过文件否定了文革,否定毛在文革中的作为,否定文革的毛思想理论核心: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如果要重新肯定,中共应该通过党代表会议,正式通过决议,而不是如此简单地一句话:不能用改革开放后三十年,否定前三十年。
前三十年,不仅文革是灾难性的,人民公社化、反右都给国家人民酿成巨大的灾难,都是毛错误思想指导下的造成的,如果习肯定改革开放前三十年,那么他应该动议重新评价文革、重新评价人民公社运动及反右运动。

有人质疑习近平是否会重新发动文化大革命。
是毛思想让中国稳定,还是法治中国、宪政中国会让中国长治久安?邓小平时代刚刚走出文革,一些人可能无法适应去毛的心理断乳期,所以邓小平挂着毛像,打着社会主义的旗帜,走上了资本主义的道路。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打左灯,右转。
到江泽民时代,中共公开吸纳资本家加入党组织,中共已改变了所谓的无产阶级性质,成为权贵集团的利益同盟。这个时候如果习发自内心的走毛路线,承认改革开放前三十年,那么,资本家们又将面临着国有化改造进程,反右仍然有合理性,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也可以成为打击异已、维护稳定的一种斗争方式。
尽管反右与文革的方式还或隐或现地存在于我们社会现实中,但它不可能是大规模地由政府发动全民参加的运动,政府有关部门在或明或暗地动用专政手段对付异见者,习近平要缝合的,也不是真正的反右与文革时代,而是那些对那个时代情有独钟的文革遗老遗少们。
习因为自己出身红二代,所以与红二代们有着天然的情谊与同盟关系,这些人中或左或右都曾是他的助选团成员,对他都怀抱政治期待。所以,当改革派后代胡耀邦的长子胡德平与习谈薄的问题及政治改革愿望时,崇毛派胡石根就展示自己与习吃饭合影照。习现在所有的政治语言,多与身边的这些左右力量博弈有关。
政治代价
两种力量在习身边博弈,习的语言也就忽左忽右,但“不能以改革后三十年否定前三十年”,则完全是为了缝合自己身边两派兄弟观点,结果是使自己滑向了历史虚无主义泥坑。
习甚至要为这句话支付巨大的政治代价。习这一观点的辩护词是,文革及其前的时代,我们党带领人民还做了许多有利于人民的事情,各方面都有发展。但习应该知道,政治家要对重大政府决策负责,政治家不是生产队长,政治标准不是以挑了多少土,修了多少水库,产了多少钢铁与粮食为标准,而是政治决策是不是大范围侵犯了公民政治与经济权利,使法律失效,造成巨大人为灾难。
政府顺应社会发展与人民生产生活,是正常的事情,不需要肯定,而造成重大灾难,才是要反思、忏悔与问责的。我们没有看到习对前三十年反思与忏悔,反而为了满足极左势力心愿,将前三十年与后三十年缝合起来,使对他抱有政治改革期待的人们,陷入失望与绝望之中。
政客与政治家
政治家不同于政客,政客是没有原则、不问是非地混淆一切,而政治家需要有政治智慧与政治判断能力,对历史有反思能力。如果习希望自己成为政治家,他应该反思的是:为什么毛不能落实毛思想(实事求是的原则、群众路线等)?毛时代为什么没有政治力量可以制约毛对社会造成的巨大危害?为什么自己团队不致力于建设宪政法治社会,而却寄望于毛思想来稳定社会?习近平自己也说过,要把公权力关进笼子,毛制造的灾难,是因为毛拥有的公权力没有任何笼子可以关住,现在,习自己拥有了毛那样强大的政治公权,我们要追问的是,什么力量能够制约习重新发动一次文化大革命?
要把前三十年拿到当下语境中,即便要承认那个时代的某些生产领域的进步,也在首先承认政治上的黑暗与不正常,对当政党与领袖造成的罪恶要有忏悔与反思,要找出其中根本性的动因,你继承了当政党的权力,应该背负其历史重责。
当年邓小平在给一所小学校题词时毕竟有面向现代化、面向未来、面向世界这样的政治眼光,而习现在给世人的印象,却是反其道而行之:谈国家复兴、中国梦时,面向的是清末国耻,反腐败廉政建设时,面面古代帝制寻找借鉴,回顾中共党史时,混同改革前后三十年。经济学家韩志国在微博里悲叹:“中国政治改革已经彻底没戏 :连改革前30年都不能否定,那还谈什么改革,还幻想什么自由、民主和人权!”
习时代最需要缝合的,不是改革前后三十年,而应该是中国特色与普世价值,如果不将宪政民主、自由人权、公平正义当成政治追求,习时代没有希望,没有出路。

注:作者是《零八宪章》首批联署人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