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28日星期二

民主女神像与六四运动的精神征候


“六四”被镇压了。民主女神手中的火炬被暴政之手无情地掐灭。年轻的民主战士失去了全部依凭,陷于漫长的黑暗当中。经过艰难而又痛苦的精神反思之后,我们从近年来中国民众中兴起的公民维权运动中,看到了另一种希望。或者可以说,公民维权运动,是“六四”民主运动的延续,并且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六四”的精神缺陷。《零八宪章》的出现,可以看作是“六四”以来中国民主运动的总结和未来纲领。中国民众,尤其是中国知识份子并不缺乏追求自由的热情和理想主义精神,如果这个国家在民主化进程中还有希望的话,实现宪政,是当务之急。




民主女神像与六四运动的精神征候

作者:(乌克兰)Юри Сабинович
译者:基甫


1989
6月。北京,天安门广场。一群美术学院的学生将一座雕像竖立在广场中央。这是一座女性的全身像,一位年轻的女子,双手高举一支火炬,面对着象征专制权力的古老城楼。城楼的正中,是中共红色政权的创始人毛泽东的画像。毛以一种神秘莫测地表情,默默注视着眼前的这位年轻女子,以及围绕在这座女子雕像周围的人群。二十多年前,毛也曾与这样的人群面对。那时,尚健在的毛,多次以精神领袖的身份,正在天安门城楼上,检阅着他的年轻的崇拜者队伍,接受他们的狂热欢呼。然而这一次,广场上聚集的年轻人,已不是他的崇拜者,而是另一种神明的“信徒”。他所听到(如果他还能听得到的话)的也不再是“万岁”声,而是挑战的抗议声。面前的这位年轻女子,也不是打算来为他老人家佩戴红袖章的女红卫兵,而是被称之为“民主女神”的无名氏,她手中的火炬可能会以燎原之势,令他的画像和他所经营的红色帝国灰飞烟灭。不过,这一令人难堪的局面,已无须他老人家劳神应付,这是他的政治遗孑们所要面对的困境。


邓小平及其政治扈从解决困境的办法是直截了当的。他们调集了数十万正规军,包围了首都北京城,并在随后的几天里,以坦克和装甲车开道,攻占了示威者所盘踞的天安门广场,对和平抗议的学生和市民,施以残酷镇压,酿成所谓“六四事件”。而广场上刚刚竖立起来的象征着六四民运精神的“民主女神”像,也被执行镇压的军人所捣毁。1980年代中国民主浪潮暂告终结。此后的二十年里,“六四”镇压暴行成为中共当政者的一桩严重的心病,每到春夏季节就要发作。
“六四”民运功败垂成,令人扼腕。检讨“六四”民运的得失,也一直是中国知识份子的重要功课。
自“五四”以来,在新青年中流行的民主观念,更多地是一种激进的革命民主主义。同样发生在天安门广场上的“五四”运动,开启了激进民主的先河。这一理念被日后国共两党政治精英所继承。双方以民主的名义,大打出手。但双方都在不同程度上走向了专制。国民党一方终于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开始了宪政民主进程,而共产党方面至今依然维持着一党专制的政治格局。
这几代中国人所理解的民主,乃是“五四”民主理想的延续。有趣的是,“五四”所遵奉的民主精神,被赋予了男性形象,民主(德谟克拉西)被称之为“德先生”。“六四”则赋予民主以女性形象。这一现象的转变,或许意味着在“六四”时期,民主相对更为脆弱、更为理想主义化和美学化。
民主女神显示为一位年轻女子的形象,但这位女子的形象并无特别的神圣化的倾向。她与自由女神不同,头上没有神圣的光环,也不像自由女神那样,有妩媚中带有威严的静穆表情,甚至也不像东方女神(观音、妈祖等)那样,有一种柔美而又慈祥的母性。她更像是革命文艺中的女英雄,表情刚毅、坚定。从这个意义上说,民主女神恰恰成为“六四”一代人的基于平民主义理想的革命民主主义精神的写照。
这两尊塑像之间更为重大的差别,在于两位女神的身体姿态。美国的自由女神像,应该是从德拉克洛瓦的《自由引导人民》中演化而来。她本就为法国人所捐赠,带有较为浓重的法兰西精神色彩。法国,正是革命民主主义的故乡。自由女神右手高举火炬,左手抱着一部《独立宣言》。理想主义的自由精神和现实主义的宪政,构成了美国民主政治的基本架构。或者说,来自法兰西的自由主义乌托邦精神,在北美大陆上通过宪政的政治实践,得以完成。
中国的民主女神像,虽然是对美国自由女神像的模仿。但“六四”的民主理念却不是美国式的。而民主女神则是双手持火炬。她只有一个维度的精神——自由。只有一个精神性的诉求,一种理想主义激情。也许,雕像的制作者也曾考虑过左手的动作,可是,那些年轻的中国艺术家们,又能给民主女神的另一只手上放上什么呢?她只能以双倍的激情、双倍的梦想、双倍的勇气,矗立在1989年的天安门广场之上。
“六四”运动中的学生所能理解的民主理念,更接近于法国式的革命民主。 “六四”一代年轻人,实际上是在专制阴影下长大的一代,在他们的学习年代,很少有机会接受完整的现代民主教育。民主意识的产生,更多地出自一种本能。自发的民主意识,当然是至关重要的,但它显然不能称之为成熟的民主思想。对于西方民主的了解,一般仅限于法国大革命、巴黎公社革命和俄国大革命,而对于其他民主政治模式,如英国的光荣革命、北欧的民主社会主义,等等,尤其是宪政民主,缺乏了解。宪政维度的缺乏,是“六四”一代中国青年知识份子致命的精神缺陷。这一缺陷,集中体现在民主女神的塑像上。
“六四”被镇压了。民主女神手中的火炬被暴政之手无情地掐灭。年轻的民主战士失去了全部依凭,陷于漫长的黑暗当中。经过艰难而又痛苦的精神反思之后,我们从近年来中国民众中兴起的公民维权运动中,看到了另一种希望。或者可以说,公民维权运动,是“六四”民主运动的延续,并且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六四”的精神缺陷。“零八宪章”的出现,可以看作是“六四”以来中国民主运动的总结和未来纲领。中国民众,尤其是中国知识份子并不缺乏追求自由的热情和理想主义精神,如果这个国家在民主化进程中还有希望的话,实现宪政,是当务之急。
如果有朝一日民主女神的塑像能够重新矗立在天安门广场的话,这位女神或许会右手高擎自由火炬,左手抱持着《零八宪章》。

 

来源:博讯论坛

 

 

民主女神像的政治含义:六四运动的缺陷与精神延续

/基甫

「六四」天安门广场上的民主女神,更像是革命文艺中的女英雄。宪政意识的缺乏,是「六四」一代中国青年知识份子的精神缺陷。这一缺陷,也体现在民主女神的塑像上。「零八宪章」的出现,可以看作是「六四」以来中国民主运动的总结和未来纲领。

《阳光时务周刊》第56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