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16日星期四

雷鸣声:刘萍被刑拘与习近平的“中国梦”



    刘萍女士是江西新余的独立参选人,她不仅积极参选人大代表,而且还热心帮助其他人维权,在中国民间强烈要求官员财产公开的最近半年中,刘萍甚至还大胆地与他人一道走上街头,举牌表达这一诉求。刘萍可以说是维权人士当中的巾帼英雄,也是公众眼中的公民榜样。然而,就是这样一位遵纪守法且德高望重的女士,却被当局刑事拘留并扣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政治大帽子。这种欲加之罪的政治打压暴露了习近平的“中国梦”真相——企图在中国建立他心仪的普京式的威权统治。
   
   
    
    4月27日晚上,江西维权人士刘萍在家和网上朋友聊天时,被突然闯进的多名新余警察强行带走,同时被抓走的还有维权人士魏忠平、李思华、雷文胜、李学梅、刘喜珍等人,随后多人下落不明。一周后的5月4日,廖敏月为母亲刘萍委托律师张雪忠为其代理律师。5月7日,维权律师张雪忠得知,刘萍已经被警方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涉嫌罪名刑事拘留,羁押在新余看守所。
   
    刘萍是江西新余的独立参选人,她不仅积极参选人大代表,而且还热心帮助其他人维权,在中国民间强烈要求官员财产公开的最近半年中,刘萍甚至还大胆地与他人一道走上街头,举牌表达这一诉求。刘萍可以说是维权人士当中的巾帼英雄,也是公众眼中的公民榜样。然而,就是这样一位遵纪守法且德高望重的女士,却被当局刑事拘留并扣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政治大帽子。
   
    几乎就在刘萍被以政治罪名刑事拘留的消息令外界知晓的同时,中国国内媒体高调报道了最高法院常务副院长沈德咏最近撰写的几篇文章。在其文章当中,有令人欢欣鼓舞的部分,也有令人扼腕叹息的部分。比如说,沈德咏坦承很多冤案是因为法院受到了压力奉命行事。的确,在公安局长普遍兼任政法委书记和党委常委的情况下,只要公安机关想为谁定罪,法院往往难以阻止。不过,沈德咏在承认法院制造了不少冤案的同时,却以法院没有让蒙冤者人头落地来为法院开脱,让不少人觉得是恬不知耻。
   
    不可否认,古今中外都不乏蒙冤受屈的案例,因为各种原因,冤案的形成具有一定的必然性,但是,事实上,只要执法机关能依照法定程序和相关法律条款公正执法,绝大多数冤案是可以避免的。即使不小心制造了冤案,也能有机会让蒙冤者沉冤得雪。然而,中共建政至今,人为制造出的冤案早已是恒河沙数。无法无天的十年文革时期尚且不谈,就是在江泽民执政时期,因为三天两头“严打”,形成的冤案也是数不胜数。胡温时期,虽然情况有所好转,但冤案依然不少,各类敏感人士成为了冤案的最大受害者。
   
    敏感人士原来只包括民运人士、异见人士、法轮功学员,如今,敏感人士的范围已经不断扩大,还包括访民、维权人士以及敢言的体制内媒体人等。刘萍作为一位普通女性,原来并不为公众所知,就因为在新余当地独立参选,成为了众所周知的独立参选人。刘萍不畏权势的举动令人肃然起敬,她如今被刑拘也格外引人注目。
   
    在刘萍被刑拘后,据维权网报道,5月2日,她的女儿廖敏月到袁河分局向有关负责人索要关押通知书,对方却拒绝出示,并唆使同是警察的廖敏月的父亲殴打自己的女儿。由此可见,在当地警方的眼中根本就没有法律,既不出示关押通知书,又唆使刘萍的丈夫殴打自己的女儿,实在是丧尽天良。5月7日上午,张雪忠律师向新余巿公安局袁河分局递交了委托文书和会见申请,但是涉案部门未予批准,而廖敏月一直没有收到母亲被拘留的通知书。
   
    有知情人告诉廖敏月,她母亲刘萍可能会被判刑至少4年以上。从刘萍的涉嫌罪名看,她被判4年以上有期徒刑是完全可能的。因为自从刘晓波博士被以相同的罪名判处11年有期徒刑之后,同类案件的量刑显然加重,被判10年的有好几位。刘萍此次被刑拘,显然是凶多吉少。
   
    从海外媒体的报道看,刘萍最近这两年主要是参与维权活动,几乎看不到她撰写的批评执政当局的文章。这跟以往的情况明显不同,在以往,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拘押和判刑者多是自由写作的异见人士。刘萍虽然很少写文章,但她平时在微博或者一些聊天群组中,多少会发表一些批评官方的言论,这或许就是警方刑拘她的“罪证”。不过,在微博风行的今天,又有多少网民没有这类言论呢?显然,警方刑拘刘萍又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构陷。
   
    沈德咏在他最近撰写的文章中高呼:“宁可错放不可错判”,这似乎跟真正的法治精神吻合,但是,从刘萍等人被构陷的情况看,中国的司法机关依然只是把法律当作维护中共集团统治和惩罚普通民众的工具。刘萍尚未被法院定罪判刑,但是,无需太长的时间,肯定会走到这一步,到时候,刘萍案就是公检法联合制造的一大冤案,这岂不是扇了最高院和沈德咏一记耳光?沈德咏“不可错判”或许是假,而“宁可错放”却是真的,这从不计其数的贪官不被绳之以法或以保外就医的名义提前获释便可一目了然。
   
    “十八大”之后,最高院副院长江必新在官方理论杂志《人民论坛》发表的文章中,呼吁把民主、自由、平等、法治、公正、诚信、和谐等理念纳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并把“宪政”作为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三者有机统一的基本路径,令外界赞赏。王胜俊在担任最高法院院长之后,被人称之为“法盲院长”,如今,有法律背景的周强接替王胜俊,让人重燃了对中国法治的希望,然而,大的政治环境决定,法治对于中国而言,还依然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
   
    习近平上台之后,时至今日,中国的政治改革和司法改革并未启动,虽然在反腐败方面,习近平显示出了能力与魄力,但从新闻、言论管制并未放松,各类敏感人士仍然举步维艰,甚至像刘萍这样被以莫须有的罪名抓捕等情况看,习近平的“中国梦”与宪政民主和法治无关,而只和中共千秋万代的统治有关。这样的梦对于执政者而言或许是美梦,对于民众而言却是噩梦。
   
    有宪政学者认为习近平近期的政治举措表明:他上台后感到权威不足,急需立威:因此,在党内发动“洗澡”整风;对民间采取“剃头”打压——严打出头的人;企图建立他心仪的普京式的威权统治。的确,习近平的作为越来越像普京,只是,今天的中国不是今天的俄罗斯,在民众的权利意识日益觉醒,公民社会不断壮大的趋势下,习近平若不能在其任内启动政治改革,“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千古定律必将再次被验证。
   
    2013年5月8日
转自《民主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