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30日星期四

天安门母亲张先玲:中共恐惧六四“像小偷看到人就害怕


作者: 郑汉良

中国著名琵琶艺术家王范地今年3月已经获得中国宋庆龄基金会的邀请,到香港担任今天29日举行的琵琶比赛的专家顾问,但在出发前夕突然遭到北京警方阻拦,原因相信是王范地的妻子张先玲是天安门母亲成员,当局害怕他们趁机出席香港举行的悼念六四活动。张先玲接受香港传媒访问时说:比赛跟六四完全无关,他们(中共)心中有鬼,像小偷看到人就害怕。


原定在28日抵达香港的王范地,除了担任琵琶比赛的专家顾问,还将发表演说,比赛结束后,61就启程返回北京,张先玲则因为需要照顾丈夫的身体而陪伴同行,两人本来就没有计划出席香港举行的悼念六四活动,但却遭到北京当局多番阻挠因而取消行程。

张先玲的儿子王楠在198964遭到解放军杀害身亡,王楠遇害时被子弹射穿的眼镜和头盔较早前在香港的六四纪念馆展出,对当年那段血腥的历史作出无言的控诉。

张先玲告诉苹果日报,中共曾力阻她陪伴丈夫来港,大概一周前警察来找我,说六四快到啦,问我能不能不去香港,香港很紧张,很多人筹备活动。张只说丈夫有心脏病,身体不好,要有人照顾,还未到六四,我61就回来啦,我去就是去照顾王老师的身体,你们怎么那么的恐慌啦

张说,过了3天,再有警员上门,今次还带来两箱苹果,说是看看我,问我什么时候走,没说不让我去的话啦,又问我六四当天有什么活动及安排。两老以为可安心来港,怎料前晚(27日)约6时,基金会突通知王范地取消行程。张先玲引述称,基金会职员语气明显受压﹕不好意思,我们很为难,六四快到啦,很敏感,香港那边挺敏感,老师你就不要去啦。她透露,有警员朋友指警员已在机场等候,如果他们乘飞机去香港就会遭扣留。

王范地与张先玲对事件表示愤怒,一个文化交流活动,完全没任何政治色彩,准备这么长时间,人家精心准备的

今年是中共习李新政府上场后的首个六四,但张先玲指中共打压手段越来越严重,我家孩子给你打死啦,就算跟六四有关,或者是我们天安门母亲,难道我们不应该有其他正常个人学术活动吗?我们违反什么法啦?宋庆龄基金会职员称,王范地未能成行的原因,他们也想知道。

24年来从未间断在香港主办悼念六四烛光晚会的支联会主席李卓人说,事件反映中共要制造寒蝉效应,打压六四活动,他说:中共对六四活动监视得越来越紧,他们(王与张)不能来的原因,可能是王楠的头盔在六四纪念馆展出,刺激到中共,担心他们帮我们宣传六四烛光集会,或者担心他么在香港讲天安门母亲立场,刺激更多人在六四当晚去维园。

谈到儿子王楠被杀,张先玲说,早前借出王楠遇害当晚被子弹射穿的眼镜和头盔,放在香港的六四纪念馆,是希望别人看到后认识到六四开枪屠杀是真的、是实实在在的事情,不是演电影,不是拍照片而已,实实在在是有人死在枪弹下

(民主中国网站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