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28日星期二

陈一谘:李鹏会被钉在耻辱柱上




六四临近,香港新世纪出版社出版了“六四”后旅美学者陈一谘的回忆录。其中一个章节真实记录了“八九民运”时当局镇压内幕,及作者联合其他人士为反对武力镇压而发出的《关于时局的六点声明》。

(德国之声中文网)5月24日,在"六四事件"24周年纪念日前夕,香港新世纪出版社最新出版旅居美国的异议人士陈一谘撰写的《陈一谘回忆录》。这位在"六四"后被迫出走、现年73岁、已是癌症晚期的学者,倾注最后的精力,写成了这部60余万字的回忆录。该书回顾从陈一谘出生的上世纪40年代到1989年"天安门事件"近五十年的经历,本书所披露的史实,打破了官方诸多禁忌,也纠正了坊间若干传闻。披露了一系列重大历史秘辛,包括作者和邓小平、胡耀邦、赵紫阳、习仲勋、胡乔木、邓力群等人的谈话内容。其中涉及对"大跃进时代"的调查、1975年"驻马店大水";1987年的"索罗斯事件"等。

其中在第八章中详细回顾了"八九民运"期间,当时中国面临的改革困局及胡耀邦病逝后,成为当年学生运动的导火索。事件推进过程中,学生和平理性的大游行,遭到邓小平、李先念等中共元老强力主张的镇压,这些元老势力也战胜了当时的中共总书记赵紫阳、及另一些中共开明派胡启立、万里等人为扭转局面所作的努力。1989年5月19日,时任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所长的陈一谘在该所会议室召集了一个三十余人的会议,中午即发出了《关于时局的六点声明》。该声明首先肯定"学运"是以大学生为先锋,绝大多数社会阶层广泛参加的爱国民主运动;事件演变到严重的地步,完全是由于中共和政府在决策上的失误和拖延所致;事态恶化,当局采取军管等举动将会导致真正的动乱;为此声明呼吁,公开高层的决策内幕和分歧,召开全国人大代表特别会议,进行审议。
回忆录中还描述:"1989年6月3日夜,最不愿听到的事情发生了,从夜里11时起,枪声不断响起,所里的年轻人满身血迹地不断从木樨地、六部口、天安门跑回来,痛哭失声的描述军队杀人的情景……"6月4日凌晨3时,陈一谘起草了辞职和退党声明,指责以李鹏为代表的既得利益者发动了清算革命的军事政变,中共公开以人民为敌,屠杀手无寸铁、和平请愿的民众,已堕落为法西斯式的政党。该书也披露中共元老之一的万里托人带给陈一谘口信"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陈一谘心领神会,于6月5日逃至海南,再经由法国后辗转逃亡美国。
陈一谘早年就读于北京大学物理系和中文系,1965年向毛泽东致信《对党和政府的若干意见》,信中批评中共的不民主而被打成"反革命分子";1969年到1978年期间被下放到农村进行劳动改造,在此期间也对中国的经济、教育、农村社会问题等进行了大量实地调研。上世纪80年代,陈一谘出任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所长等要职,流亡期间在法国筹建"民主中国阵线",1990年于美国创建"当代中国研究中心。"
"六四是中国人永远的伤痛"
陈一谘在病中接受了德国之声的采访,他回顾自己当年在"六四"后成为李鹏制定的黑色通缉名单中的首要人物,而这不仅是他个人的悲剧命运,更是一个国家从此走向另一种境况的转折点,而这些转折点的炮制者就是邓小平和李鹏们。
陈一谘认为,尽管"六四"还未解禁,但对于这段历史国人从不会抹去和遗忘,李鹏等人也会被钉在耻辱柱上:"我曾和李鹏有很多接触,他这样无德无才无实无能的人能当上中国国家领导人,只有在中国这种特定的制度环境下才有可能,当然他扮演了历史上一个很耻辱的角色。我觉得他早晚会被钉在耻辱柱上,这是毫无疑问的。李鹏之所以把我定为头号秘密通缉犯,理由是很可笑的,他认为我是赵紫阳的'黑线'和学生运动的'黑手的枢纽',其实我当时所做的事情,一方面和政府官员沟通,希望和平解决问题;一方面派联络员和各高校沟通,希望学生退出广场,总不希望流血的局面发生,谁知道中国还是发生了我们最不愿意见到的情况,六四是中国人一个永远的伤痛,虽然过去这么多年了,我相信中国人是忘不了这段历史的。"
"六四枪响,一代人失去了理想,没有了正义的声音"
这位"八九民运"的亲历者在采访中仿佛重回那段历史,他的痛心、他的悲壮也象最初去国时一样不曾减弱一分,他向德国之声表示,当时北京男女老少二、三百万人上街,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本账,中国能真要走向大的进步,直接的政治变革是不可缺少的,枪响之后,年轻人的梦想、百姓的期待全部破灭,中国八十年代政治上的"小阳春"也一去不返,一个可能在政治和经济上都飞速发展的中国停止了脚步甚至开了倒车。
陈一谘说:"八九年学生打出的主要口号是'反腐败、反官倒、争民主、争自由',当然学生有理想化的一方面,所以王丹的一个说法我赞同'学生有错,政府有罪',对和平请愿的学生和民众用武力镇压是绝对错误的。因为镇压了八九,所以现在出现了官员腐败及引发的全民腐败、贫富悬殊、社会没有正义和公理、道德沦落、环境破坏等,一代人失去了理想,没有了正义的声音。这些问题的存在都和当年强力镇压了学生和民众的合理要求,而后没有了任何舆论自由、权力不受制衡有极大的关系。"

"不进行政改,中国将面临一波又一波危机"

陈一谘把近半个世纪对中国的观察、调研、思考浓缩在这本回忆录中,他向德国之声指出,虽然中国目前的经济发展很快,但很多深层次的问题,想要从根本上得到解决,必须要进行政治改革,否则中国要面临一波又一波的危机。

他也认为中国自建政以来就打下了一个抵御民主制度的根基:"为什么从鸦片战争后,那么多人为了争取中国的民主和自由都牺牲了,到现在中国依然没能实现民主,这是有非常深刻的原因的。因为在1949年之后,毛泽东把中国社会几千年来发育出的政治、经济、法律、宗亲组织全部都扼杀和破坏了,所以使得中国的基层社会缺少民主的元素。"

因此他对目前新执政层领导下出现的新的一轮"反对普世价值"、"宪政"等左潮也给予警示:"批判西方的宪政就象'螳臂挡车',只有在一个信息封闭的社会才能用这种蒙昧的作法欺骗民众,在一个真正开放的社会,大家在各种信息的基础上对历史有比较,会逐渐走上人类社会发展的主流。"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