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24日星期五

余英时写信祝贺“天安门民主大学”以网络大学形式复校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荣誉教授、克鲁格人文与社会科学终身成就奖获得者余英时,近日写信祝贺在89“六四”后被迫停课的“天安门民主大学”以网络大学形式复校,他并为学校题写了校名。余英时教授对记者表示,“天安门民主大学”复校是“是值得做的很要紧的事情”,他对这所大学复校“有很大的期待”。


余英时教授5月21日在给“天安门民主大学”复校筹备委员会的贺信中写道:“今天天安门民主大学决定复校后以‘自由人权、民主宪政’为终极的宗旨,号召天下,这是一个天大的喜讯。我深信这一浴火重生的民主大学必能造就大批的人才,最后实现它的宗旨”。

余英时教授日前在普林斯顿的家中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再次对诞生于89民运中的“天安门民主大学”复校表示支持。他说:“当时那个大学虽然只办了几个小时,但是还是有影响的,就是追求自由人权、民主宪政,特别强调的是教育下一代非常重要。所以能在网上办这样一所大学,我觉得是很好的事情,我对它有很大的期待。”

余英时教授接着谈到,“六四”至今24年,是“天安门民主大学”复校很好的时机。他说:“时间是很对的。民主大学是民间办的,中国真要实现民主,一时还看不出官方有什么改变,所以大学教育就很重要。先让大家接受观念,然后作为追求的目标,我觉得这是值得做的很要紧的事情。现在网络发达,在中国影响非常大,这是当年天安门广场没有的东西,现在通过网络,可以传到很多人。”

余英时教授已经同意担任“天安门民主大学”的顾问,并在5月17日,与海内外四十多名知名人士一起发表《复校宣言》。虽然不到十个小时,复校网页便被中国政府的网络防火墙屏蔽,不过余英时教授说:“还不能封得那么死,总是有办法辗转传进去。民主大学在国内让网上公开流行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不会这种幻想说大陆会容许。共产党不容许任何危害它政权存在的东西流行,所以我们只能做自己的事情。我认为事情非常困难但是要办,办的结果我们现在不能预言,我们只能知其不可为而为之,说不定有奇迹出现。”

余英时教授表示,自己的心和“天安门民主大学”在一起,但年事已高,做不了更多的事情,所幸的是现有这样多年轻人参与。他说:“我相信教学人才并不缺乏。从前大陆89年的时候教育还没有开放,普世价值的知识还没有传播到中国区。现在经过这24年,在国外留学的、学成的,甚至在各大学教书的人多得很,现在有更多的条件办好这所大学了。”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CK发自旧金山的报道。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