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25日星期六

六四”枪响后定下的规矩中国人再也不能上街




“六四”24周年临近,中国民间发起各种形式的纪念活动;5月21日,广州三位市民向当局提交“纪念六四”集会游行申请遭当局问讯和威胁。评论人士认为:六四枪响,定下了中国人不能上街的“规矩”。

据媒体报道,"六四"24周年临近,官方依然未有解禁迹象,与之对应的是民间开始发起各种形式的纪念活动,5月21日,广州市民徐向荣在网上公布消息表示,5月22日他将与另两位公民李维国和李文生,向警方提交"六四"集会游行申请。当天在越秀区递交申请时,有关人员受理并称6月2日给予回复,而当天为星期天,一般而言公安机关不会上班处理公务。

5月22日中午12时左右,徐向荣就被国保带走"喝茶"及遭到警告。徐向荣曾因参与"八九民运"而被当局判刑。5月24日,广州律师唐荆陵在网上发布消息,5月23日下午徐向荣和李维国被警察带走。李文生消息不明。目前徐向荣被关押在海珠区龙凤派出所。德国之声打通派出所电话,当值人员表示徐向荣正在被问讯中,但拒绝告知理由。

今年两会前夕,123名"天安门母亲"群体成员曾就一直悬而未决的"六四死难者"问题发出公开信,敦促中国政府对这个政治问题做出法律上的公正处理,并公开交代此事。也有学者认为习近平(专题)如果"平反六四"将为其执政加分,但迄今为止,未见官方任何解禁和平反迹象。中国各大网络上,"六四"也依然为"敏感词"。


"六四屠杀"后现场

"他们得交代是根据哪条法律打死我的孩子"
"天安门母亲"群体成员张先玲和王范地夫妇,早前将"六四事件"中遇难的儿子王楠的遗物,包括他遇难时佩戴的头盔、眼镜、横幅标语、绝食证明、死亡证明、火化证明等,转交给香港支联会并在"六四纪念馆"中对外展出,希望民众一起见证"六四屠杀"历史。
王范地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目前当局对他们的监视稍加放松,他们也于日前向当局提出,不要像以往一样干扰他们对"六四死难者"的纪念,负责监管他们的国保人员答应向上级转达该诉求,王范地对此不抱更多希望:"他们把我的孩子打死,还要迫害家长和不让纪念的话,那就连狗都不如。"
王范地也认为当局丝毫未现"平反六四"迹象,因此对公开的游行申请肯定不会批准。他同时亦表示"天安门母亲"群体坚持向当局提出要求"真相、赔偿、问责"诉求:"我们的诉求很清楚,政治问题法律化,你把我儿子莫名其妙打死了,得交代清楚根据哪条法律打死我儿子,我们强烈要求对话。"


鲍朴:"哪怕是和平、合法的游行,他们也要镇压"

"这是我们今天还活在'六四'阴影中的一个证据"
香港新世纪出版社负责人鲍朴作为"八九一代"曾亲历六四,他回顾当年至少有百万人走上了北京街头,这些热血沸腾的人群,在开枪之前对整个国家及中共领导还抱有善意想象,一声枪响,打碎了人们所有期待,而当今警察去带走和问讯申请"六四"游行集会的人,依然是"六四事件"的延续和后果。
鲍朴表示:"'六四事件'枪响之后,人人都知道这个政府,只要你上街他就会抓你甚至会开枪,政府从此以后也立下了规矩,只要公民去抗议,哪怕是和平的、是合法的,他们也要去镇压,这也就是我们今天还生活在六四阴影中的一个直接证据。"鲍朴也表示,就目前中国官方表现,他对平反六四不抱任何希望。

来源:德国之声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