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31日星期五

张伟国:六四是悬在有良知人们心头的一桩公案冤案




随着“六四”24周年的临近,各类纪念和要求平反六四的行动渐趋增加,而美国白宫的请愿网站最近也出现了一些有关六四的请愿书。其中一条英语请愿书5月26日由署名纽约B.T.的人发起,内容说世界永远不会忘记和平示威者遭武装部队屠杀。要求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六四24周年之际,“正式向中国政府提出释放所有天安门民运人士,以及结束对这些人和活动人士的迫害。”而白宫网站5月7日由署名T.H.发起的另一条中英文请愿书,题为“毋忘八九六四”已获得2900多支持签名。如何看近日出现在白宫网站的六四请愿?是否会影响即将举行的“习奥”会?我们请居住在美国的香港动向杂志主编张伟国先生谈谈他的分析。

提起白宫网站签名,人们对不久前因清华大学学生朱令中毒案十万人签名白宫网站还记忆犹新,而对于平反“六四”,历年来呼声始终不断,此次临近周年之际,相关诉求出现在白宫网站上,您怎么看?

我相信这个事情等于是一桩公案、一桩冤案,悬在所有有良知的人心内,不管中国人还是美国人,或者以前是中国人现在是美国人,很多人都需要在这个时候来检验一下。

在“六四”24周年到来之际,白宫网站出现这些呼吁请愿,当然也有它特殊的意义,因为习近平就在六四24周年不久马上要到美国访问,与奥巴马会面,我相信这个呼吁信会给奥巴马一个强烈的提示,至于奥巴马是不是会在与习近平见面时把这个问题提出来,我们现在还不知道,但是我相信奥巴马对美国民意的了解肯定超过中国这些中南海的领导对自己国家民意的了解。他们之间的互动,对美国社会政治稍有熟悉的人都有了解,奥巴马是这方面的行家里手,白宫之所以设这样一个网站,就是为了沟通与老百姓的交流。
在美国,我们都知道“六四”后来了大量的中国移民,也许是美国有史以来,在美国一次性获得合法权最多的就在六四以后,美国政府帮助了几万留学生,包括他们的家属,应该有十万多人。有很多美国华裔、留学生或在美国工作学习生活的人,多多少少都与“六四”有点关系,或者说,对“六四”都有所了解。其中已经有很大一部分归化成美国公民了,在白宫网站作为美国公民向自己的总统表达一个请愿和呼吁,我想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今年的“六四”,这样的机遇,既有历史的,也有现实的,的确使得悼念“六四”与往年有了一个不同的新局面。
今年“六四”是中国新一届领导人执政后的第一个“六四”周年纪念日,因而尤其引发关注,有维权网说今年是89年以来在“六四”前“对民主、异见人士控制打压最严厉的一年”。您怎么看?
我也有同感,因为邓小平在当年镇压“六四”之后,他自己也感到理亏,所以是不断地降级、淡化处理这个事情,一会儿讲“事件”,一会把它称为“风波”,最好大家都不要谈及这件事。对民间的一些悼念活动,邓、江、胡都采取是淡化的处理,甚至“天安门母亲”丁子霖他们前几年还到木樨地他们孩子遇难的地方祭奠。而今年情形好像大不一样,有一点 “逆转”。一方面是“毛左”、一些舆论机器开足马力批判“宪政”,批判普世价值,而其中的根子应该与习近平上台后提出所谓的“不能把前后两个三十年割裂开来”,也就是说,邓小平为了改革开放去纠正毛泽东的错误其实在他眼里是一回事,而并不是一个拨乱反正,是一个整体,共产党都是对的。这样一种无视历史、无视民意、无视大家对社会公正的呼吁,刚愎自用、顽固不化的态度,也表现在他们最近在政治局开会的决议里。据说在四月底的政治局会议,对于党内外呼吁平反“六四“、修正“六四”历史结论等提出针锋相对,采取“三不”,即不平反、不修正、不改正,就是坚持这样的一个错误。而且把它们变成共产党的一种执政模式。

“六四”我们都知道它用武力去镇压不同意见的和平民众,变成了其一种统治方式,在“六四”以后遍地开花,在天安门广场是一种大屠杀,然后我们可以看到,各地面对访民,拆迁户、以及各种各样的群体事件,动不动就采取军事镇压,这样一种血腥的场面在过去这些年里,越见越多,越来越普遍,尤其到了少数民族地区,就表现得更加激烈,矛盾更加突出。这个国家已经到了,因为“六四”这个问题把所有的矛盾都集中在一起,临界点都汇集在这上面,这对于执政党、执政者本身来讲,也是极不聪明的。因为它不是在“卸包袱”,而是把这个“包袱”背得越来越重,越来越大。

【 RFI 】   时间: 5/31/2013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